第一百零九章 落草殇-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零九章 落草殇

    狂风涌动,雷声隆隆,当然,并不是说真正就有雷霆降下,就是狐族至尊复生,也没有那种通天的本领。

    所谓的雷声,只是形容那风雷拳的威势,狂风伴随着沉闷的声音,让人震撼。

    这是一种威势,仿佛真的有九天神雷降下,要毁灭一切有形之物。

    十五位狐族强,皆脸色大变,同样施展风雷拳,与陈飞对抗,只不过,他们的风雷拳似乎太差劲了一些,有瑕疵,虽然同样威势浩大,但比起陈飞来,却是要逊色了一些。

    不过,他们占着人数上的优势,一时间,倒也和陈飞战了个不相上下!

    只是,这也足以让他们惊骇了,他们可是有十五人,而陈飞只有一个人。

    风雷拳对风雷拳,十五人对一人,十五个人的风雷拳叠加在一起,才勉强和一人打成平手,真不知道该说是这人的风雷拳太强了呢,还是他们的风雷拳太垃圾?

    这样的战况,恐怕就是开创风雷拳的狐族至尊复苏也要疑惑。

    怎会如此?

    同样的拳法,竟然没有在狐族之人手上绽放光华,反而在人族手上展现出了真正的威力!

    这不寻常,说不过去,要知道,风雷拳本来是狐族至尊开创出来的,是最适合于狐族人修炼的拳法,现在竟然全都反过来了,这简直是一场笑话,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下方,小昭在战场上纵横,长刀所向,无人是其对手。娇小的身子,穿梭在落草营地中的各个角落,身后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这是一场屠杀,很血腥,也很残暴,但却避免不了,这些土匪,丧尽天良,留下来只会成为人族的后患,死亡,才是他们应有的归宿!

    无尽的鲜血,沾满了她的衣衫,她已经成为血人了。脚下也是鲜血流淌,汇集成为了小溪,触目惊心。

    毕竟只是九岁的孩子,她眼中有不忍,甚至已经流出了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但是,她知道,她必须要这么做,没得选择!

    也许,这么做会很残忍,甚至会留下屠夫的骂名。但是,她必须要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这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着!

    至于将来的事情,是名垂千古,还是遗臭万年,那就让后人去评判吧!

    “既然你说你是人族,有本事你不要用风雷拳。”有狐族之人说道。

    他认为,人族孱弱,无法修炼,根本就没有人族自己的拳法,就算有,那也是普通人开创出来的三脚猫功夫而已。

    陈飞冷笑,道:“如你所愿!”

    金色光芒绽放,陈飞的拳势一变,施展出了远古人王开创出来的专属于人族的无上拳法,碎金拳!

    ‘嘭!’

    一名狐族强者与陈飞的拳头接触,顿时飞出去了,浑身的骨头全部断裂,在半空中就没有了声息。

    “嘶”

    所有人倒吸冷气,这是什么拳法、威力怎能如此之大?

    特别是那个让陈飞不要施展风雷拳的人,更是后悔死了,真是嘴贱,自己找死!

    可惜,他已经来不及后悔,施展碎金拳的陈飞,威势大盛,整个人犹如是一尊无上王者一般,在空中迈步,拳头所过之处,但凡与之接触的人,全都死了。

    “这人不可敌!”

    这是所有人的念头,有些人已经萌生了退意,因为他们知道,留下来只能等死!

    只是,陈飞既然已经来了,怎么能让他们逃脱呢?

    他绝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杀!”

    他大喝,身形展动,与剩下的人大战,甚至不惜承受敌人的拳头,也要把敌人打爆在自己的拳头之下。

    “哪里逃?”

    他的双眸,太极神图出现,璀璨的光华仿佛是炽盛的太阳光一般,照亮了黑暗的夜空,锁定了其中一人。随即,他迅疾的迈步,金色的拳头随着他的步伐出击,一下子就打爆了那人的脑袋。

    无头尸体坠落,在地上掀起了厚厚的灰尘,一股悲凉的气氛浮现,仿佛有灵魂在哭泣。

    但是,陈飞无觉,神色冰冷,展动身形继续追杀狐族强者!

    战场上只有你死我活,没有怜悯,怜悯换来的,只是对自己的伤害!

    到最后,这场战斗完全成为了一面倒的战斗,陈飞师徒二人,对抗整个落草的大本营,无人能挡!

    毫无疑问,狐族人全部被诛杀了,而土匪,逃走了一些,大部分人都死了,有少数人活了下来,但也失去了继续为恶的能力。

    因为,随着狐族之人的死去,土匪们的被杀,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劳工以及奴隶们,压抑已久的愤怒完全的爆发了,全部发泄在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土匪身上。

    那些人,不要说继续为恶了,就是能否活下来都成了问题。

    “你们自由了,想回家的就回家吧,不想回家的,那就去黑水村吧,那里会有人安顿你们的。”陈飞说道。

    “谢谢大侠,谢谢仙人。”

    “请问大侠您高姓大名?将来我们怎么报答您?”

    人们跪拜,无以为报,只能以这种方式略表心中的感激之情。

    “不必了。”

    陈飞说道,一把火点燃了落草的营地,然后带着小昭飘然远去。

    “真是活神仙啊!”有人惊叹。

    “可不是吗?”

    对这些人来说,这简直就像是一场梦,一场很不真实的梦。

    被土匪奴役,被妖魔奴役,每个人最终面对的都是死亡。谁能想得到还会有恢复自由的那一天?

    “我们回家吧!”有人提议。

    “回家?哪里还有家?”有人伤感,叹息,忍不住哭泣。

    家,自从成为土匪的奴隶之后,家这个字就已经离他们而去了。事实上,很多人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曾经的家,如今或许只剩下了一堆残骸而已,说不定连残骸都没有!

    在这乱世中,天下之大,何处为家?

    “去黑水村吧,恩人不是说过吗?不想回家的人就去黑水村。”

    “好,就去黑水村!”

    “可天下那么大,黑水村在何方?”

    “我知道,我就是黑水村的,我来带路!”

    月光下,山野间,一堆篝火,两个人!

    月光如水,倾斜而下,空旷的山野就像是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衣,看不太真切,但更显神秘。

    “小昭,为什么不说话?还在为此伤感吗?”陈飞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