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老树的力量-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二十章 老树的力量

    “这片山脉以南,三百里的深山中。”有人说道,带着敬畏。

    树木成精,绝对非同小可,那个地方之所以成为禁地,就是连狐族强者都忌惮,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一尊恐怖的无上存在!

    狐族当年战败,强者皆陨落,到如今也只能蛰伏,最大的敌人乃是陈塘关的狗族,而不是那神秘的长青树。

    长青树的存在,与他们毫不相干,何必要招惹?

    陈飞了然,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他实现了他的诺言,放过了这剩下的六人!

    刀光一闪,六颗人头相继滚落,皆睁大着眼睛,临死前都不知为何会死?不是已经说好了饶他们一命的吗?

    “师父说饶你们,我可没有说。”小昭收刀,凝视几人的躯体,冷冷的说道。

    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呢?

    不说他们妖魔的身份,就是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人族的鲜血,就已经该死一万次,放过他们,岂不是便宜他们了吗?

    留下他们的命,将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到伤害?

    “师父,我这么做对么?”小昭问。

    杀戮太多,她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可是,如果不杀,又能如何?

    陈飞叹息,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世道如此,你并没有错,错的只是这个世道!”

    可不是么?大环境使然,人族与妖魔,注定不能和平相处,注定将要爆发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谁也无法置身事外,如今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死去的人,就是淘汰的人!

    就连陈飞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走到最后?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他已经传下了人王经,就算有一天他也陨落了,人族也仍然有希望!

    或许,千百年后,能够出现一个资质逆天,堪比远古人王的人。

    山川无尽,在师徒两人的脚下不断的后退,他们没有耽搁,昼夜赶路,早日见到长青树,早日了却一番心愿!

    第三天,他们终于找到了青峰凹,那个地方,一片荒凉,寸草不生,只有一株高耸入云的枯树。

    的确,是枯树,叶子都完全掉落了,树干上全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也不为过。

    长青之名,已经名不副实,这就是一株枯树,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不过,他实在是太雄伟了,高耸入云端,无人知道他究竟有多么的高大,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它究竟活了多少年?”小昭忍不住问。

    “不知,恐怕无法想象!”陈飞叹息。

    这样的一株树,早就已经无法去猜测它的实际年龄了,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怪不得会成为狐族的禁地,就算如今枯死了,依然有强大的气息。

    很难想象它全盛时期究竟有多么的强,可能是堪比陈塘关的狗族之主那样的存在吧!

    只可惜,它终究是死了!

    它没有外伤,可能只是生命自然走到了尽头,枯死在这里,默默而无人知!

    岁月无情,葬下了太多,强如这棵古树,也无法对抗无情的岁月!

    陈飞只能默默的叹息,为古树而伤感,这样的一株古树,无论它生前如何,都是值得敬佩的。

    因为,并没有传说它曾经伤害过人族,它只是默默的呆在这深山中,在这青峰凹中的成长到衰败!

    以这株古树的能力,是完全可以离开这个地方的,去大世界中创造属于它的辉煌。

    可是,它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默默的呆在这里,默默的度过悠久的岁月。

    陈飞围绕古树而行,认真观察,认真的衡量,希望找到他需要的力量。

    古树虽然死了,但依然还会留下一些本源之力,这是万物的本性。

    人也是如此,真正的强者,就算是死了,躯体依然不腐,仍然有强大至极的力量!

    陈飞要寻的就是这种力量!

    老树死了,虽然可惜,但对陈飞来说却并不是坏事,反而成全了他,如果这株老树还活着,就凭他,怎么可能得到青木之力?

    除非老树肯馈赠!

    搜寻一番无果,老树依然沉寂,不再发光,仿佛所有的力量都随着它的死去而消失殆尽了!

    但是陈飞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陈飞在摸索,用手摩挲老树干枯的树皮,神念探入其中,甚至达到根部。

    老树的根,太庞大了,太宽广了,仿佛是一张大网一般,从地下覆盖了方圆百丈的范围。

    怪不得老树所在的区域方圆百丈之内都寸草不生,如此根系,外物焉能存活?

    只可惜,老树已经枯死,所有的根系都干枯了,没有半点光泽!

    整整半日过去,陈飞依然一无所获,直到陈飞运转人王经,这才触摸到一丝韵律,一种淡淡的,非常隐晦的力量波动在干枯的老树中酝酿,隐藏在树干中,在蛰伏,一般人很难发现。

    又是半日过后,陈飞突然间心有所感,整个人慢慢的变淡,融入进了老树的躯体。

    人王经运转,五行拳的经文在激荡,其中,属于青木拳的那部分经文更是在发出璀璨的光。

    刹那间,老树仿佛突然间活过来了一般,翠绿色的光芒散发出来,带着蓬勃的生机。

    这种生机实在是太强了,是纯粹的生命精华,就如海浪,就如狂风暴雨,突然而至,但却没有那么骇人的威力,很平和的感觉。

    小昭盘坐了下来,凭着感觉她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或许,可以籍此更进一步。

    陈飞在老树中盘坐,身体上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接受老树生命精华的洗礼。

    枯木逢春,老树虽然死了,但生命精华庞大无边,造就陈飞,绰绰有余!

    这就是青木之力的逆天之处,不像庚金之力那般凶猛霸道,也不像大地之力那样厚重,有的只是平和,就像是母亲的怀抱,温暖无比!

    老树光芒璀璨,就像是突然间复活了一般,展现出了它那旺盛的生机。

    陈飞与小昭沉浸在修炼中无法自拔,任那时光流逝,任那外界风吹雨打,依然不动如山。

    修炼不知岁月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十天又或半个月,甚至更久。

    日月轮转,小昭在中途醒来了两次,但随即又再次入定!

    老树的力量,乃是最纯净的生命力量,机会难得,有生以来恐怕仅此一次而已,如果错过,岂不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