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吾为人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吾为人王

    得与失,在生命面前,什么都应该舍弃,这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这些人也是这么认为的,认为已经吃定了陈飞,认为在生命危险面前,陈飞会选择放弃一些东西来换取活命的机会!

    尽管每个人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交出了人们想要的东西,也不会有人放过陈飞,任何时候都是如此!

    这就是本性,任何生物都逃不开的本性!

    但同样的,哪怕有一丝活命的机会也要去争取,这也是本性,人们以为,陈飞会选择后者,放弃一些东西去争取那渺茫的活命机会。

    只可惜,他们不了解陈飞,严重低估了陈飞,陈飞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就算是死,他也不可能交出人王经来!

    人王经是人族的希望,如果落到了妖魔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陈飞很冷漠,嘴角带笑,有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看起来很凄美。

    他的拳头炽盛,用力的挥动,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打的一众妖魔节节败退,苦不堪言。

    每个人的都很震惊,都在心里自问,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可怕?

    简直不可力敌!

    刚渡劫就如此强大,如果让他成长起来,十年二十年以后,甚至一百年以后,天下,谁能相抗?

    “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人问道。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这么问了,已经好几次,但陈飞都没有正面回答他们,只是进攻,只是要杀敌!

    很多人死了,却不知道是被谁杀死的,可谓死不瞑目!

    不过,还剩下的人,此时有幸得知了陈飞的身份,因为,陈飞亲口说出来了!

    “本座人王!”

    只有四个字,却宛如平地一声惊雷,震的人们耳膜嗡嗡作响,就好像晴空霹雳,让人脑袋发晕,呆愣当场!

    本座人王,这是在告诉世人他是人族之王吗?

    这怎么可能?

    恍惚间,人们仿佛看到了,在那无尽的虚空中,炽盛的太阳底下,有一尊头戴金色王冠,威严无比,浑身发光的无上王者降临了。睥睨天下,纵横四海而无敌,带领人族,走向极致辉煌!

    所有人都愣住,在忍不住出神,实在是人王两个字太重了!

    轰!

    陈飞拳头炽盛,金光弥漫,趁着人们发愣的时候一下子打爆了三个人的头颅。

    “吾为人王,当镇压一切敌!”

    陈飞的喝声,威严无比,他的气势,强大无匹,沐浴鲜血,游走在敌人之间,轰杀一切阻挡!

    “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有人终于回过神来了,大骇,紧张的咆哮,不顾一起的冲上前来,甚至不惜要和陈飞同归于尽。

    随着他的喝声,其余人也已经回过神来了,怒喝着,开始拼命。

    不得不拼命,人族虽然孱弱,但修为越强的妖魔,越是意识到人族才是最适合在这个世界生存的生物,人族才是真正的最强。

    如今虽然不强,那是没有人带领,没有功法来修炼,一旦人族出现了人王,那人族必定会一飞冲天,短时间内凌驾在众多妖魔之上!

    所以,无论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生命,还是为了整个妖魔界的未来,他们都必须要拼命,必须要干掉这个自称是人王的人。

    然而,如今才想起来拼命,未免太晚了一些。

    “吾为人王,当斩妖除魔!”

    这是陈飞的声音,威严而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实际上,他真的做到了,随着他的迈步,随着他的拳头挥出,一道又一道的身影飞出去了,就连那尊高大的巨人,也承受不住陈飞的力量,在空中被轰的四分五裂。

    陈飞宛如杀神,沐浴敌人的鲜血,行走在战场,所向无敌!

    暗中,小昭双眸放光,脸上带着微笑,激动无比。

    师父太强了,这种无敌的风采,前所未有,闻所未闻,让人震惊,让人敬仰和崇拜!

    小昭捏紧了拳头,有朝一日,自己也要像师父那样,摧枯拉朽,斩杀一切敌人!

    随着一个又一个人被陈飞打爆脑袋,剩下的人们都害怕了,感到惊悚,人王不可敌,与之对战,简直就是在找死!

    然而,事到如今,又能如何呢?

    逃跑,那是不可能的!

    陈飞眼神冷漠,带着冰冷的寒意,诛杀一个又一个的对手,踩踏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登天而上,真正的开始创立属于人王的传说!

    终于,所有的敌人都被陈飞杀了,一地的尸体,冰冷的横陈在那里,诉说着人王的辉煌!

    陈飞站立在敌人的尸体当中,眸光逐渐的淡去,神情变得复杂。

    杀戮,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往后,还会面对更多的杀戮。

    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想要崛起,必须要杀戮,踩着敌人的尸骨往上爬,沐浴敌人的鲜血而前行!

    这条路,没有尽头,没有终点,黑暗无边!

    “这就是命运!”

    他叹息,没有别的选择,无论如何,只能继续这么走下去。

    小昭出现,来到师父的身旁,感受到师父的心情,不解的问道:“师父,你不高兴吗?”

    小昭不明白,既然已经赢了,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会不高兴呢?

    “当然不是。”陈飞笑道:“师父只是心有所感罢了!”

    “哦。”

    小昭似懂非懂,随即,兴奋的说道:“师父,你好厉害啊,这些家伙,全都不是你的对手。”

    “呵呵,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师父?”陈飞笑道。

    “咯咯咯,那是当然!”小昭同样笑道。

    师徒两人说笑着,没有理会这些死了的妖魔。这山中不缺乏野兽,他们的尸体,最终还是会回到野兽的腹中去。

    陈飞突破,这是值得庆贺的,小昭出手,猎来了新鲜的野兽,烤熟来庆祝。

    几个月过去,小昭烧烤的本领已经练得炉火纯青,直让陈飞大呼过瘾。

    两人在这个地方又住了几天,主要是陈飞刚刚突破,需要巩固一下修为。

    在这期间,他们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在原本老树生长的地方,他们发现了一株嫩芽,似乎是刚从泥土里冒出来的,青翠欲滴,虽然是嫩芽,娇弱无比,但却散发着蓬勃的生命气息。

    两人第一时间明了,这一定是老树留下来的根,是老树生命的另类延续!

    只是,老树不是已经爆炸了吗?怎么会留下根呢?

    陈飞的神念探入了泥土中,寻找到这株嫩芽的跟脚,竟然是从一根腐朽的根系上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