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只手镇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只手镇压

    陈飞心情沉重,感觉肩膀上的担子真的很重。

    人族有敌,而且不止是妖魔,就连这神秘的兵器也成为了人族的大敌。这简直不敢想象,传出去,简直要让人族绝望!

    妖魔就已经让人族喘不过气来了,如果连兵器都与人族作对,岂不是要斩断人族所有的希望吗?

    谁能与之抗衡?谁敢与之抗衡?

    那个人吗?

    不,他也做不到,在节节败退,甚至在吐血,踉跄而行,虽然在极力反抗,甚至抬手摘来日月星辰,但依然不是那一刀一狗的对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他,要败了!

    陈飞的双拳紧握,眼眸中太极神图旋转,发出璀璨夺目的光。

    这种光芒中,带着激愤!

    虽然那只是虚幻的世界,是三大强者曾经的战斗画面,但他依然感到愤怒。那个人,太孤独了,在星空中洒血,在星空中独战敌人,满是苍凉!

    如果可以的话,陈飞真想冲上去,进入那神秘世界里,与那人并肩作战,格杀那条狗,镇压那柄刀!

    可是,不要说他无法进入那神秘的世界,就算能够进入,他也无法参战,恐怕还没有接近就已经被他们的力量余波给轰成渣了。

    面对那种层次的强者,他,还显得太弱!

    “我要变强!”陈飞暗暗发誓。

    三人的战斗,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那片神秘的世界,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要崩塌了,要毁灭了!

    最后,只见那柄璀璨的神刀,撕裂了高天,直接割断了那个人的脖子,鲜血染红了那片宇宙,那个人的身体也跟着倒下了。

    而那条狗,冷漠的看着,无动于衷,甚至,他似乎想汲取那个人的鲜血,但好像在顾忌那柄刀,所以没有敢妄动。

    而那柄刀,也在做着相同的举动,发出一道刀光,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如长琼饮水,不断的汲取那个人的鲜血。

    那个人的血,化成了匹练般,不断的从脖子处飞出来,被那柄刀吸收,而那柄刀的光芒更加的璀璨了。

    “可恶!”

    陈飞大怒,心中激愤难当,感觉胸膛都要爆炸了。

    人族,竟然沦落至此,被一柄刀给杀死,鲜血都要被吸干,那样的一柄刀,和妖魔有什么区别?

    可是,愤怒归愤怒,他却也只能仰天长叹,因为他只能看着,无法帮上那个人任何的一点忙。

    残破的宇宙,那散落的星宇。还有那具漂浮着的尸体,都仿佛在悸动,虽然是幻影,隔着无尽的时空,却都能感受到那种悲凉的气氛。

    陈飞的眼角湿润了,情绪低落,人族,沦落至此,那样的一尊强者,手掌天地,最后却落得了如此凄惨的下场。

    他甚至看见,那个人的躯体渐渐的从空中掉下来了,最后落在了一片无垠的大海里。

    突然间,陈飞心里头一跳,他看见了一只手,从天而降,突兀的出现,一巴掌从空中覆盖了下来,直接把那空中的一刀一狗给打入了大海,与那个人落下的地方相同。

    陈飞不知道那一刀一狗最后怎么样了,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但是他却看见在那一刀一狗落下之后,那个地方就渐渐的浮现出一座小岛来。

    陈飞顿时明了,那座浮现出来的小岛,就是自己脚下站的这座小岛。

    画面到了这里就结束了,油灯依然发出昏暗的灯光,不停的摇曳着,给人以一种阴森可怖的感觉。

    陈飞沉默了,如果到现在他还不能猜出那三道石门后面是什么的话,那他就是傻子。

    是那只手的主人造就了这一切,把那一人一刀一狗都放在了这石门之内。只是,陈飞想不明白的是那只手的主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个人无疑已经死了,鲜血都已经被吸干,放在这洞里,就当是埋葬,无可厚非。可是另外的两人呢?那一刀一狗难道也死了吗?

    这似乎不太可能,那只狗还好说,以那只手的力量来说,恐怕要杀那只狗也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那柄刀呢?他只是兵器,难道也死了?

    兵器也会死吗?

    陈飞想不明白,百思不得其解。最让他感到震撼的是那只手的主人。

    一人一刀一狗就已经很厉害了,纵横世间恐怕都无敌。可是却被那只手轻轻松松的就给镇压了,那只手的主人,究竟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人,简直不可思议啊!

    那个人,究竟是何种族?与人族是敌还是友?

    陈飞越想越感到忧虑,他有太多的不解,有太多的疑惑,无法去求证,却不得不担忧!

    因为,这关乎着人族的未来。

    陈飞思虑再三,决定还是要想办法打开石门,他要确定石门里面是否真的是那一人一刀一狗?如果是,他们又是否还活着?

    这两个问题如果不弄清楚,陈飞感觉自己睡觉都不会安心!

    可是,怎么打开石门陈飞却犯了难,无论他怎么做,想尽了办法,都无法推开任何一道石门。

    最后,陈飞没有办法,又把目光看向了墙壁上的那些油灯。

    神秘的油灯,散发出古朴的气息,那灯油,就像水一般,可是却仿佛永远也无法燃烧完。

    昏黄的灯光,用手触摸,竟然没有温度,凉凉的,感觉很怪异,就像是抚摸在冰冷的尸身上,那种感觉,有些渗人。

    “怎么会这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陈飞不断的研究,石壁上总共有三十六盏油灯,他都挨个看过了,看的很仔细,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我就不信我找不出端倪来!”陈飞冷冷的说道。

    他发狠,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竟然割破了自己的手腕,把自己的鲜血洒落到油灯里。

    起初,就是因为一盏油灯被他碰到了,鲜血落到了油灯里才出现了之前见到的幻像,他想故伎重施,以鲜血为引,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一盏,两盏,三盏,被他的鲜血浸染过的油灯的却是明亮了一些,甚至还有了一些温度,但是,山洞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甚至也没有出现之前看到的那种影像。

    四盏,五盏,六盏

    陈飞不信邪,咬定了问题就出在这些油灯上面,强忍着疼痛和越显疲惫的感觉,把每一盏灯都洒满了自己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