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逝去的人族强者-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逝去的人族强者

    陈飞有些晕眩,他实力虽强,但也经不住血液大量的流失,当三十六盏油灯全部都注满了他的鲜血之后,整个人已经有些懵了。

    不过还好,效果还是有的,三十六盏油灯,发出的光芒开始璀璨了起来,在空中互相辉映,最后竟然形成了一幅巨大的图案。

    这幅图案,有点像是一把钥匙,横陈在空中,竟然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气息。

    而在同时,三道石门上都浮现出了一个锁孔,仿佛正对应那把钥匙。

    光芒一闪,钥匙落入了陈飞的手中,陈飞顿时明了,这就是开启那三道石门的钥匙。

    入手的钥匙冰凉无比,就像是一块寒冰,那浓烈的寒气,让陈飞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这是什么材质?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功效?”陈飞惊讶。

    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神奇的东西,太冷了,足以在一瞬间把一个普通人冻成冰棍。

    除了冰冷之外,钥匙的模样并没有什么稀奇,就像是平常人们家里用来锁门的那种普通钥匙。

    陈飞没有犹豫,走到了最左边的那道门前,把钥匙向着锁孔插了进去。

    一瞬间,整个山洞都仿佛要坍塌了,剧烈的震动,发出隆隆之声,仿佛有什么机关在运转,地动山摇。

    同时,有一股庞大的气势从石门上透发而出,陈飞的身子再度被击飞了。

    好在这次他早有准备,在半空中就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安然落地,否则恐怕又会因此而受伤。

    沉重的石门缓缓开启,一股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那是从遥远的洪荒大地蔓延而来的一样,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出敬畏之心,有种要膜拜的冲动。

    陈飞凛然,金色人王血沸腾,蔓延出一股磅礴的力量,抗拒着那种气息。

    他不能跪下,这辈子都不会如此,这世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值得他下跪的。

    就算是那名疑是人族的强者也不行。

    在轰隆声中,那扇石门缓缓的开启了,竟然有三丈之厚,难怪推不开,那样的一道石门,恐怕有十万斤重了吧?

    陈飞的眼中太极神图旋转,爆发出两道璀璨的光芒,透过那缓缓打开的石门,要看清楚石门之内的景象。

    石门内,有一盏灯,比这山洞里的三十六盏灯更加的古朴,散发出远古苍凉的气息。

    这是一间不大的石室,在那盏灯的照耀下,石室里的景象倒也看的清清楚楚。

    陈飞吃了一惊,他看见了一样事物,那是一口棺材。

    石室中只有一盏灯,一口棺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陈飞走了进去,顿时感到了一种悲凉的气氛,孤独而无依!

    陈飞心中升起了一种伤感,他几乎可以肯定,在那口棺材中,躺着的一定是那位疑是人族的强者。一代强者,纵横八荒而无敌,如今,死了,也只能躺在这口冰冷的棺材中,任由岁月的风霜慢慢的把他给磨灭。

    陈飞打量石室,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在棺材前伫立,垂首哀悼了一番,这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对一代人族强者的缅怀!

    如果这真的是一尊人族的至强者的话,如果他还活着,或许,当今的人族不会过的如此凄苦!

    只可惜,他的却是已经死了,脖子被那柄刀割断,尸身被葬在了这口棺材里。

    良久,陈飞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他用力掀开了这口棺材!

    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他不想这么做,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要弄清楚这里的一切,所有的线索都不会放过,他不能让这里成为一种隐患。

    随着棺盖被掀开,发出轰隆声,山洞都在剧烈的摇动,一股强横的气息铺面而来,陈飞被击飞了,在空中就喷出了几口鲜血,他脸色大变,感受到了一种磅礴的气势,仿佛在那口棺材中有一尊绝世高手复活了,浩荡出他的气息,再现曾经的无上威势!

    陈飞心中大惊,这有些不可思议,如果是一个死人,怎会如此?

    死人,不是应该什么也没有了吗?死人,不是应该随着生命的消逝而化为云烟了吗?难道他还未死透?

    又或者,这是他身体里残余的力量在作用?

    这倒是很有可能,就像老树那样,生命磨灭,树干枯萎,但依然有残存的力量守护己身,让自己的躯体不至于在岁月中被磨灭。

    过了好久,那恐怖的气息才渐渐的消散,陈飞小心翼翼的靠近,俯视那口棺材,看清楚了棺材里躺着的人。

    那是一个中年人,就是之前在那幻境中看到的那位,衣衫染血,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痕。

    他平躺着,双目紧闭,看起来很安详,仿佛不是死了,而是在闭目沉睡。

    陈飞鞠了一躬,轻声道:“对不起,打扰了!”

    随后,他仔细观看,仔细聆听,但依然是一无所获。

    他没有去动那具尸体,毕竟是死了,死者为大,掀开人家的棺材就已经不对,再去翻动人家的尸体则更是大不敬!这种事情,陈飞不会去做。

    死了,一了百了,就算他还有强大的力量守护他的躯体,也不会对人族造成伤害,因为,他本就是人族!

    陈飞的双目,早已看透了这个人的本质,他就是人族。

    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在外人看来孱弱无比的人族,竟然曾经有这么一位无上强者,如果他还活着,恐怕许多的妖魔都要睡不着觉吧?

    只可惜,天妒英才,他终究是已经死了!

    轰隆一声,陈飞盖上了棺盖,退出了这间石室。

    他拔下钥匙,来到了中间的那道石门前,把钥匙毫不犹豫的插入了锁孔中。

    轰隆声再度响起,山洞又一次震动起来,石门缓缓的打开。

    这一次,一股凌厉的刀气汹涌澎湃而出,饶是陈飞早有准备,也被轰飞了,依然受到了重伤,甚至不能靠近那道石门。

    刀气实在是太炽盛了,宛如太阳,宛如闪电,宛如惊雷,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陈飞承受不住,一退再退,直到退到了山洞中那三十六盏油灯之间才算作罢。

    三十六盏油灯,此时光芒大放,形成了一种场域,一种强大的守护力量,包裹着陈飞,挡在陈飞的面前,替他挡住了那炽盛的刀气。

    同时,原本被陈飞浇筑在油灯里的人王血此时飞出来了,散发着金光,突兀的没入了陈飞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