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丫头的爷爷的石像-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十四章 丫头的爷爷的石像

    篝火晚会进行了很久,每个人都很兴奋,有史以来,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过。

    自古以来,妖魔统治大地,猛兽吃人,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万古不变的定律。

    可是现在,自从陈飞来到村子里以后,这一切都反过来了。什么猛兽,什么老虎狮子,全都成为了人们的盘中餐。

    这是值得庆贺的,开古来未有之盛景,是人族崛起的开端。

    每个人都醉了,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仰天长笑!

    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奢望,恍如梦幻,仿佛看见了人族从大地上崛起,强势出击,扛起武器,横击各路妖魔!

    丫头依偎在陈飞的怀里,看着天上明亮的星星,眼中全是憧憬:“要是时间能够停留,那该有多好啊,不想醒来。”

    毫无疑问,这一刻,是丫头此生最幸福的时刻,只要依偎在陈飞的身边,她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美好,人生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不见了。

    或许,就连丫头自己都不知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爱情是盲目的,能够让人迷失。

    陈飞心中感动,喃喃的问道:“丫头,你说天上的星星美吗?”

    “美,太美了,亮晶晶的,如梦幻一般。”丫头眼神迷离,充满了无限的向往,说道:“只可惜我们没有翅膀,不能够飞上天去,要不然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那些星星上看一看,为什么星星会那么亮?”

    “丫头,你的愿望会实现的,不过不是你带我去看星星,而是我带你去。”陈飞自信的说道。

    “真的吗?飞哥哥,你可不能骗我哟,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丫头很天真,也很认真,美丽的大眼睛中布满了小星星,美丽极了,让陈飞看的一阵发呆。

    “你飞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丫头?”陈飞认真的说道:“放心吧,飞哥哥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不过还得委屈我们的丫头多等些日子,因为飞哥哥现在还没有飞翔的能力。”

    “恩,丫头相信飞哥哥。”

    月影西斜,明亮的月光洒落下来,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照耀在丫头那绝美的脸蛋上,如梦似幻,更加的美丽了。

    丫头睡着了,鼾声如雨,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

    陈飞紧了紧怀里的人儿,独自看着夜空,心中思绪万千。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李婆婆和村长不知何时来到了陈飞的身后,然后分别在陈飞的左右两边坐了下来。

    “李婆婆,王叔,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陈飞诧异的问道。

    村长姓王,虽然他已经把村长的位置传给了陈飞,但陈飞一直忙于修炼,村里的大小事情还是他在打理,所以在名义上,人们还是叫他村长。

    这就等于回龙村有两位村长一样。

    村民们都醉倒了,有的已经被亲人搀扶着回家了,而有的干脆就在篝火边睡了下来,反正天气炎热,也不怕冷。

    “我和你王叔过来看看你。”李婆婆慈祥的说道。

    看了看陈飞,又看了看陈飞怀里的丫头,老人的脸上全是笑容。小两口的感情很好嘛,这就对了,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我刚才看到你在发呆,你在想什么呢?”李婆婆问道。

    “我没想什么啊。”陈飞摇头。

    他很怀疑李婆婆是不是已经看出了什么了?否则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而且还和王叔一起过来。

    他们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对自己说,这才联袂而来的。

    果然,李婆婆说道:“孩子,我们知道你不是一般人,而且我们这个地方太小,也留不住你,如果你想离开,那就离开吧。”

    “婆婆,我没有这个意思!”陈飞急忙否认。

    他是想过要离开,但不是现在,至少也要让这个村子真正的安定下来以后他才能离开。否则,就算他走了,心里也不会放心。

    “不,你应该离开!”李婆婆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丫头?”陈飞不解的问道。

    “当然不是。”李婆婆摇摇头,凝视陈飞的眼睛,浑浊的双眼露出睿智的光芒,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对丫头好,这正是我愿意看到的,但是,我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就把你永远的束缚在我们这个小小的村子里。”

    陈飞有些明白了,问道:“婆婆觉得我应该去哪里?”

    “天下!”

    这一次,是李婆婆和王村长同时说道。

    “天下!”陈飞沉默了。

    天下这两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意思,陈飞心里明白李婆婆和村长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是要让自己出去闯荡,拯救天下众生啊!

    陈飞心中震撼,拯救天下众生,这是曾经人王的意志。非大贤者不能理解,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竟然有人能够领悟到这么深层次的道理。

    天下,只有天下太平,天下人族都翻身做主,人族才会有好日子过。一个小小的回龙村算得了什么?在这辽阔的大地上,在这苍茫无垠的宇宙中,连一偶之地都算不上。守护一个村子算什么本事,守护天下人才是真正的本事!

    “孩子,你跟我们来。”李婆婆站起身,佝偻的背影在月光下显得是那么的刺眼。

    陈飞默不作声,抱着丫头,跟在两位老人的身后走去。

    村里有一座祠堂,很破败了,祠堂里供奉得有一座石像。

    陈飞知道这座祠堂,但并没有进来过,也不知道在这祠堂中还供奉得有一座石像。

    跟着两位老人进了祠堂,在两位老人的带领下给石像磕了几个响头。然后王村长就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把铁锹,开始在石像面前挖了起来。

    李婆婆神色复杂,没有吭声,而陈飞,也只好保持沉默。

    一直挖了有两米深,最后才在地下挖出一个三尺见方的盒子。

    盒子是用金丝楠木做的,这种木头可以埋在地下千年不腐,虽然珍贵,但在这深山中倒也并不觉得稀奇。

    王村长把盒子交给了李婆婆,李婆婆用手摩挲着盒子,眼中浮现出柔情,过了良久,才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一下子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装的是一柄剑,三尺来长,散发着迫人的气息。

    这是一柄饮过鲜血的剑!

    李婆婆用手轻抚长剑,眼中落下了泪水,问道:“你知道这尊石像是什么人吗?”

    “不知。”陈飞说道。

    不知为何,陈飞总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他是我的丈夫,也是丫头的爷爷。”

    “什么?”

    陈飞有些震惊,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那么久,陈飞听到过关于丫头爷爷的传说,据说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就连丫头的父亲也只见过一面而已。传闻好像是在陈塘关做苦力的时候被狗族人给打死的。

    可是,以他为原型的石像怎么会供奉在村子里的祠堂里?而且似乎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就连丫头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