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是谁?在扰我沉睡!-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四十章 是谁?在扰我沉睡!

    流出去的人王血还能回归?陈飞自己都吃了一惊,感到很不可思议,这不是他自己在操纵,而是人王血自己回归的,自从熬炼出人王血之后,他还从来不知道人王血还有这种功能!

    但这无疑是好事,有了人王血的回归,他的实力很快就恢复到了巅峰时刻,多了几分自信!

    刀气森然,他实在是没有半点把握,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那恐怖的刀气给撕裂,死无葬身之地!

    如今,战力恢复到了巅峰,虽然依旧无法对抗那恐怖的刀气,但却多了几分自信。

    刀气茫茫,在山洞中横冲直撞,就像闪电纵横一般,恐怖无边!

    崖壁都被割断了许多,巨石滚滚而落,不过好在,三十六盏神秘的油灯,交织出一片神奇的波纹,不停的荡漾,所有滚落的巨石都被震成了齑粉,烟消云散。

    很恐怖,无法想象那究竟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那些石头,就是陈飞全力轰击,也不一定能够轰碎,而那油灯交织出来的波纹,却能够把它们化成齑粉,这种力量,已经超乎了想像。

    陈飞头皮发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来到了什么样的地方,那一人一刀一狗也就算了,虽然可怕,但也不是无迹可寻,或许有些人真的修炼到了那种惊世骇俗的地步也不一定,就比如远古人王,以及远古人王座下的那些强者。

    可是,这些油灯不是死物吗?怎么也会如此强大呢?

    能够阻挡那可怕的刀气,很显然,力量已经不在那神刀之下了!

    难道,油灯也能修炼?

    或者说,油灯和那柄刀一样,有可能是某位大人物祭炼出来的兵器?

    会是他吗?

    陈飞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那只神秘大手的主人,那个用一只手就镇压了那柄刀以及那条狗的至强者。

    恐怕,也唯有那等人物祭炼出来的兵器才有那么可怕吧?

    刀气足足肆虐了半个时辰才停了下来,随着刀气的消失,油灯也暗淡了,原本就很昏暗的灯光,此时更加的昏暗。陈飞明了,这一定是油灯的力量为了对抗刀气而消耗了不少的缘故。

    走近一看,果然,每一盏油灯里的灯油都少了许多,有的甚至已经见底,不知道能燃烧多久了。

    “这些油灯是宝贝!”陈飞惊叹。

    这不起眼的油灯,有恐怖的威能,如果能为人所用,必定是一件非常强大的兵器。

    只是不知道那灯油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否再度添加?

    陈飞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这三十六盏油灯全部带走,或许将来会派上大用场!

    陈飞小心翼翼的向着那逐渐打开的石门走去,这一次没有任何阻碍,但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凌厉的刀气,让他肌肤都在生疼。

    “这究竟是一柄什么样的刀?”他自语。

    终于看见了,石门后很空旷,只有一柄刀漂浮在空中。

    刀很古朴,和一般的精钢刀没有什么不同,带着刀鞘,越是临近,却反而感受不到那种凌厉的刀气了,这很奇怪,按理来说并不应该如此才对!

    陈飞不解,但也没有多想,这里的一切都透着神秘,多一件无法想通的事情并不算有多奇怪。

    他心里明白,之所以想不通,是因为他的境界不够,所以不能理解而已。

    陈飞仔细打量,依然没有什么线索,他伸手拿起了那柄刀,放在眼前仔细观看,用手摩挲,上面并没有什么刻痕,也没有什么印记,就是一柄普通的刀。

    “我不信你这么普通!”陈飞自语。

    他用力拔出了刀,黑暗中,仿佛闪电横空而过,一闪即逝。

    然而,只是昙花一现,眨眼间就归于平淡。

    刀还是那柄刀,依然是那么的普通。陈飞把衣角放在刀刃上,用力一划,衣角虽然割下来了,但满是不规则的缺口,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柄刀实在是不够锋利。

    陈飞有些傻眼,这不正常,这是那柄恐怖无边的神刀吗?怎会如此?

    就在刚才,石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都还有茫茫刀气汹涌而出呢,怎么能连衣角都不能很好的割断?

    陈飞百思不得其解,要不是亲眼见到,他一定不会相信。

    但事实就是如此,除了这柄刀以外,这里并没有其他的物件,包括与刀有关的东西。

    “管你是不是那柄刀,管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先收起来再说。”

    陈飞把刀拿在了手中,他就不信解不开这柄刀的秘密,或许,这只是大道至简,越是神奇而强大的东西,越是普通。

    陈飞退出了这间石室,走向了最后一扇门。

    他的眼神突然间凌厉了起来,握着刀柄的手都在颤抖,实在是他对狗这种生物没有半点好感,恨不得全部杀光才肯甘心。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把钥匙插入了锁孔!

    在钥匙插入锁孔的那一瞬间,他快速的倒退,并把那柄看起来很普通的刀横在了身前。

    每一次打开石门他都被击飞了,所以,这一次他宁愿自己是虚惊一场也要早点后退,他可不想伤在一条野狗的气势之下。

    果然,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在石门打开的瞬间,一股洪荒猛兽的气息扑面而来,恐怖滔天,伴随着浓浓的黑雾,要不是三十六盏油灯在刹那间发光,这个山洞恐怕都要陷入永恒的黑暗。

    三十六盏油灯再次展现出了它的威能,就像炽盛的太阳,驱散了永恒的黑暗。

    陈飞震惊,还好有先见之明,退到了油灯的范围之内,要不然就是这种强大的气势,就能把自己打成重伤。

    这条野狗的气势太强了,而且带着强大的攻击之力,甚至比那柄刀最开始发出的刀气还要凶猛的多。

    这也是可以理解,刀,毕竟是死物,哪怕是绝世神兵,就算已经拥有了一丝灵性,但在思维上,依然比不上有血有肉的生灵。

    一尊真正的强者,哪怕是死了,其肉身残余的力量一旦激发,那也是带着一丝生前的灵性的,很具有攻击性和目的性。

    而且,那条狗真的死了吗?

    没有见到尸体前,陈飞不能确定!

    而且,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是谁?在扰我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