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不是人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不是人王

    “是谁,在扰我沉睡?”

    突兀的声音,突然间响起,如幽灵一般,冰冷无比,带着一种凶煞之气,只是听见,就让人毛骨悚然。

    陈飞变色,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从心底里散发出一股凉气,头皮都在发麻。

    “它果然没有死透!”陈飞自语,高度戒备起来,随时准备发出自己最强大的攻击。

    面对那种至高存在,他只能全力以赴,否则绝对没有半点生还的机会。就算如此,他也没有半点把握。

    但事到如今,他也没有退路,如果真的是那条狗苏醒了的话,逃,是根本就逃不掉的,只能孤注一掷,赌一赌那条狗是不是在全盛时期?

    如果是在全盛时期,陈飞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死定了。

    但是,他还是要赌,也不得不赌,他不相信那条狗如今无恙!

    在那幻境中他曾经看见那只神秘的大手把那柄刀以及那条狗同时镇压了,如今刀的锋芒已经不在,他就不信那狗的状态能好到哪里去,就算不死,恐怕也剩不下多少力量了!

    凶煞之气弥漫,那道幽灵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像是从那道石门中传来,又像在虚无缥缈的空中响起,仿佛无处不在,摄人心魄,“是谁?在扰我沉睡?”

    陈飞眼神冷冽,气势暴涨,手中的刀,突然间出鞘,遥指那道缓缓打开的石门,冷冷的呵斥:“是本座!”

    三十六盏油灯,光芒依然璀璨,组成一道屏障,挡在陈飞的身前,隔绝那石门内传出来的恐怖气息。

    若非如此,陈飞恐怕已经在那恐怖气息之下爆碎了。

    那条狗是天地间的至强者,以陈飞如今的境界,还相差太远,哪怕那条狗已经陨落了,残留的气息也不是陈飞可以承受得了的。

    正是有了这三十六盏灯的力量,给了陈飞赌一赌的勇气!

    “你是谁?”那道声音有些迷茫,不解的问道。

    它似乎忘记了许多事情,曾经的记忆已经模糊,听见人说话,也要沉思一番。

    “本座人王!”陈飞一字一句的说道。

    轰!

    就连陈飞自己也没有想到,人王这两个字,似乎触动了某种禁忌一般,山洞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就连那三道沉重的石门也在震动,荡漾出一道道可怕至极的力量。

    凶煞之气突然间弥漫,一道模糊的身影突兀的从最右边的石门中窜出来了,被黑雾笼罩着,隐约间可以看见他是一条狗的模样,张牙舞爪,咆哮着,雪白的牙齿森寒无比,冲着陈飞咆哮。

    陈飞看不见的是,在最左边的那道石门内,那口棺材突然间震动起来,‘呯’的一声,棺盖突然间飞了出去,那个已经死去的人,竟然在颤动,他的眸子,似乎要睁开了。

    就连陈飞拿在手里的刀,原本看起来普通至极,但现在,竟然也在弥漫出一道道可怕的涟漪,并轻轻的颤动,仿佛要复活了一般,再度向世人展现出它绝世的锋芒。

    而那三十六盏油灯,也是突然间光芒大放,接连闪动了三下,最后交织出一道金色的光芒,覆盖在了陈飞的身上。

    突然间,陈飞发觉自己身上多了一副金色的铠甲,除了两个眼睛还露在外面之外,其余的地方,包括手指,都被铠甲覆盖住了。

    这一瞬间,他突然多了一种自信,一种天下无敌,足以横扫任何生灵的自信!

    自信,往往来源于实力,这副神秘的铠甲,无疑就给了他足够的信心。

    有这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杀到陈塘关去,屠尽那里的狗族,还人族一片自由的天空!

    “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陈飞自己都糊涂了,他只不过是说了人王两字而已,竟然就有如此惊变发生,难道真的是人王两字触动了什么不可预测的东西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还真的是让人敬畏啊。

    但也因此而说明了人王的强大,只是两个字而已,就已经成为了禁忌。

    什么才是禁忌?

    只有最强大的人或物,在史上留下太多的让人敬畏的传说,让人不敢想,甚至不愿意提及的人物才能成为禁忌,远古人王,的却有这个资格!

    “你是人王?”

    黑雾中,那条狗声音有些迷茫,似乎在努力的思索着什么,发出不确定的声音。

    很显然,他的记忆似乎有些缺陷,不知道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还是沉睡的时间太长,忘记了许多事情,模糊了许多曾经的记忆。

    “不错,本座人王!”陈飞说道,声音铿锵有力。

    到了此时,他可不能退缩,也无法退缩,就连他也不知道结局会如何,但是,他却绝对不会低头。

    他可以战死,但绝对不能跪着求生!

    那条狗死死的盯着陈飞,让陈飞的灵魂都仿佛在悸动,要不是有那神秘铠甲的守护,恐怕他的脑袋此刻都已经炸开了。

    这是境界上的差距,从理论上来说,陈飞根本就不是那条狗的对手,可能那条狗的一道眸光,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轻松加愉快的杀死陈飞。

    但是,有三十六盏神秘油灯的光芒交织出来的铠甲守护,却很好的保护了陈飞,让他坚持了下来,并不受到伤害。

    “不你不是人王!”盯着陈飞看了良久,那条狗突然间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见过人王?”陈飞惊讶的问道。

    自从出道以来,他从未被人否定过,也从未听到过有人提起人王这个称呼,人王之名,仿佛早已经在世上消失了,一点踪迹都没有留下。

    可是,现在看这条狗的样子,似乎它知道人王其人啊,这是很可怕的!

    人王存在的年代早已不可考究,否则以人王曾经的威名,就算是陨落了,被人刻意打压,封锁有关人王的消息,在很长的时间内,也不可能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

    一座亘古存在的丰碑,怎么可能随着有心之人的打压就完全消失呢?

    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人王存在的岁月实在是太久远了,久远到人们自然遗忘了这一切,包括曾经的史书资料等,都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岁月无情,岁月,永远都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力量,不可揣度,能够磨灭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