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油灯枯竭-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油灯枯竭

    野狗大叫,它愤怒了,作为曾经的狗族天才,它为自己的族群感到骄傲和自豪,不允许别人玷污狗族的名声。但凡敢玷污狗族名声者,通常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轰!

    它对陈飞发动了攻击,一时间风云变幻,天崩地裂,这方天地都被笼罩在了无边的黑暗当中,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那磅礴的力量在弥漫。

    古老的强者出手,哪怕不是在曾经最巅峰的状态,也是非常骇人的,动辄毁天灭地。

    陈飞挥刀,全力反抗,身上的甲胄发光。

    同时,三十六盏油灯的光芒也炽盛起来,交织出纹路,交织出一片强大的守护网,抵抗那天地间磅礴的力量。

    ‘呯’的一声,陈飞的身体被击飞了,在空中就狂喷鲜血,整个人都萎靡了许多。

    他感到震惊,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这条野狗太强了,果然不愧是古老时代的狗族天才,就算有三十六盏神秘油灯的帮助,自己也不是它的对手。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自己会死在它的手上。

    遥远处,青岛的人们看见了远处天空中的动静,全部都变色了,变得惶恐不安,同时为陈飞担心。

    因为,他们都知道陈飞去了那个地方,就是那个神秘的冰岛。

    “师父!”小昭呼唤,脸上浮现出了担忧。

    跟着师父这么长时间,经历过无数次的战斗,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力量。

    看那远处的岛屿,都沉没了。看那远处的天空,都黑暗了。看那远处那道伟岸的身影,也看不见了!

    仿佛,那里只有一尊非常古老而又强大的妖魔,在俯视天下万物,在纵横八荒而无对手。

    就连师父,也不是它的对手!

    这是一种感觉,不止小昭,就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实在是那弥漫在天地间的那种力量太磅礴了,让人忍不住就心生敬畏,忍不住就觉得那种力量是无匹的。

    轰!

    远处的大战在继续,有时候黑雾被轰开了一点,可以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在不断的倒退,不断的洒血。

    同时,那黑雾中还有一条野狗,张牙舞爪,浩荡出恐怖无边的魔气,打出一道道毁天灭地的攻击。

    “是狗族,人王有难!”

    不知道是谁突然间大叫了一声,露出忧色,带动了人们的情绪,人们都沉默了,带着悲伤的气氛。

    他们不时可以看见陈飞在极力反抗,挥动手中的刀,抗衡那条野狗,可似乎力有未逮,被不断的轰飞。每一次被轰飞出去,都伴随着嫣红的鲜血洒落。

    “我们怎么办?难道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吗?”有人问道。

    小昭沉默,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要说这些刚刚接触修炼的人们了,就连她也无法插手那样的战斗,甚至都不能接近那片区域。

    忠叔突然间说道:“我们去为人王祈祷吧!”

    “对,祈祷,我们怎么没想到呢?快走!”

    所有人都来到了新村建立的祠堂前,跪在陈飞的雕像前,默念陈飞的名,默诵人王的经!

    人们并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效果,只想以另类的方式表达出他们的决心,他们与陈飞同在,与人王同在!

    陈飞临立空中,眼神冷漠,看着那条疯狂的野狗,身上的气势攀升到了极点。

    在他的身上,许多地方都破碎了,渗透出了鲜血,不过被三十六盏油灯赋予他的甲胄包裹着,看不出来而已。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

    强者,不是那么好挑衅的,一旦挑衅,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如今,他就是付出了代价。

    如此下去,他终究会死,三十六盏油灯也救不了他,因为,三十六盏油灯的光芒已经更加暗淡了。

    油灯,之所以叫做油灯,那就是要燃烧灯油的,没有灯油,油灯还叫油灯吗?

    而三十六盏油灯的灯油已经快要耗光,陈飞又没有灯油,自然就无法发挥油灯真正的威力。

    “终究还是实力太低啊!”

    陈飞叹息,如果他有远古人王的那种本领,不要说这条野狗了,就是那什么十二大妖族,他也敢主动杀上门去。

    人王血流淌,浸染了他身上的甲胄,仿佛是受到了人王血的影响,甲胄竟然再度换发出了新生,光芒强盛了几分。

    “你的血,似乎有古怪?”那条狗惊讶的说道。

    它盘踞在那浓浓的黑雾中,双眸如两个灯笼,照射出强烈的光,看穿甲胄,看穿陈飞的本质。

    它在注视陈飞身上的血,因为它知道油灯的来历,也知道那甲胄的来历,就是因为这样,它才更加的吃惊,因为,一般血液是不可能激发甲胄的力量的。

    “你,究竟有什么来历?”它问道,惊疑不定。

    以它的实力来说,根本无惧陈飞,但是,它却有些畏惧陈飞身上的血,那种血,太璀璨了,每一滴血珠,都像一轮炽盛的小太阳一般,绽放出璀璨的光华。

    陈飞只有四个字:“本座人王!”

    本座人王,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是人王,他的血,自然就是人王血!

    “就凭你,不可能!”

    野狗摇头,表示不信,同时它探出一只大爪子,向着陈飞抓来,“等我把你擒住,看看你究竟有何古怪就知道了。”

    陈飞挥刀,刀芒炽盛,但不是这把刀本身的力量,而是三十六盏灯的力量加持而成。

    这柄破刀,似乎真的沉寂了,无动于衷,光芒暗淡,拿去砍柴,估计都砍不动。

    与此同时,陈飞感受到一股很温暖的力量从青岛方向突兀而来,没有任何征兆的没入了他的躯体中,随着人王经开始运行,并带动了他身体里隐藏的另外一股力量。

    神秘力量的加入,他的躯体快速的恢复着,战斗力顿时提升了一大截。

    “信仰之力!”

    陈飞第一时间就明了,这是信仰之力,他以往收集了一些,如今可能是青岛的人们在膜拜他,所以再度产生,帮助他抵御大敌,为他所用。

    炽盛的刀芒与那巨大的狗爪子碰撞,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空气都产生了涟漪,虚空都仿佛要崩塌。

    陈飞身子被轰的下沉,坠入了大海中,好半天才冲天而起,再度面对那可怕的野狗,身上的气势也削弱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