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惊动狗族-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十五章 惊动狗族

    李婆婆用干枯的手掌摩挲着长剑,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深深的柔情,仿佛已经不再是一位年迈的老婆婆了,而是一名花季少女正在思念她远方的心上人。

    李婆婆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抹自豪,悠悠的说道:“世人都说丫头的爷爷只是被抓到陈塘关的一名普通的劳工,其实并不尽然,丫头的爷爷还是一名战士,一名专杀妖魔的战士。”

    “这!”陈飞震惊了。

    陈飞从小就生活在陈塘关,见过的劳工多不胜数,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战士。专杀妖魔的战士。

    这么说来,自己并不是第一个敢站出来和妖魔斗争的人,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丫头的爷爷就已经这么做了。而自己,等于是后来者而已,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李婆婆和村长另眼相看吧?

    陈飞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几人知道,李婆婆之所以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恐怕是想让自己继承丫头的爷爷的意志吧?

    果然,李婆婆把长剑从盒子里拿了出来,郑重的交到了陈飞的手上,无比认真的说道:“孩子,我想你已经猜到了。你猜的不错,我就是想要让你继承丫头爷爷的意志,成为一名战士,专杀妖魔的战士。”

    王村长叹了口气,说道:“丫头的爷爷曾经说过,只有人族自己站起来反抗妖魔,人族才会有好日子过。丫头的爷爷在临终前交代,一定要把他的战剑交到真正的战士手中。”

    “你们,为什么会选择我?”陈飞有些不解。

    妖魔统治大地,想要与妖魔抗争是何其艰难的事情?一旦传出去,整个村子都要遭到灭顶之灾,要不然李婆婆和村长也不会把丫头的爷爷的石像放在祠堂里却不让村民们来祭拜了,为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村子里曾经出过一名专杀妖魔的战士。

    “因为你杀过妖魔。”李婆婆看着陈飞的眼睛,说道。

    “你们怎么知道的?”陈飞很诧异。

    自从来到村里以后,这几个月,野兽他是杀了不少,但也称不上是妖魔,而陈塘关的妖魔,却一个也没有杀过。李婆婆为什么会说他曾经杀过妖魔呢?

    而且,看李婆婆的样子,说的绝对不是普通的野兽,而是真正的妖魔,来自陈塘关的妖魔。

    “你不必奇怪。”王村长说道:“自从你来到村里以后,我就已经找人去陈塘关打听过你。传说在几个月前,有一名年轻的纤夫逃跑了,而且还杀了不少的妖魔,那个年轻的纤夫就是你吧?”

    陈飞一阵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山野村庄竟然还有这等能人,这种事情都能给查出来,要是有歹意的话,自己岂不是早就死了一百遍了吗?

    陈飞惊了一身冷汗,自己还是太大意了啊!

    仿佛看出了陈飞的不自在,王村长笑道;“孩子,你不必担忧,你的身份只有我和李婆婆知道。我们这也是为了村子着想。”

    李婆婆看着陈飞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们都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所以我们不希望你一直呆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山村里,平白埋没了你的能力。外面的世界,天下,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这柄剑送给你,希望你能够斩妖除魔,为人族多做贡献!”

    王村长叹道:“我们都老了,而且在我们的村子里,但凡有点力气的人都会被抓到陈塘关做苦力,几十年下来,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继承这柄战剑。我们选择了你,往后,也只能靠你自己了。”

    陈飞把丫头放在地上,双手接过长剑,认真的说道:“婆婆,王叔,你们放心吧,我早已发誓,我陈飞这一生,为人族而战,流尽最后一滴血!”

    “嗯,好孩子!我们相信你!”两人重重的点头,热泪盈眶。

    李婆婆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要求。”

    “婆婆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就一定会办。”陈飞说道。

    “我希望你在离开之前娶了丫头。”

    陈飞先是一阵沉默,然后重重的点头,答应了。

    丫头对自己一往情深,自己的确不应该辜负丫头,而且陈飞觉得自己对丫头也很有好感。

    这一晚,丫头在陈飞的怀里睡了一个晚上,嘴角一直都带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

    日上三竿,所有人才都醒来,一个个的都是发愣,然后又是大笑。对他们来说,这次估计是他们这辈子起床最晚的一次了。

    中午的时候村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进村就开始打砸,就像是土匪进村一般。实际上,对村民们来说,他们比土匪更加可怕,因为他们都是狗族人。

    两个人,脖子以下是人形,脖子以上顶着个硕大的狗头,东闻西嗅,要么打砸,要么砍人,弄得村里不得安宁。

    “说,昨晚是怎么回事?”一个狗族人抓住一个村民,大声的问道。

    原来,他们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而来的,而且他们已经知道,这已经是村子里第二次这样了,觉得有蹊跷,这才过来查看。

    实际上在陈塘关管辖的范围之内,每一个村庄都有狗族人在看管。但狗族人毕竟不是很多,想要每个村子都兼顾的话难免人手不足,有的地方就交给当地的人族管了,而他们只负责监督而已。

    回龙村就是王村长在管,可是连续两次村里都在夜晚狂欢,难免惊动了这些监督的人,第一次没有理会,这第二次如果再不管的话就说不过去了,所以这两位狗族人才跑到村里来调查情况。

    “我我不知道!”被抓住的村民哆哆嗦嗦,腿都吓软了,哪里还说得清。

    “不知道就去死!”狗族人手上一用力,掐断了村民的脖子。

    就这么一路询问过去,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这才到了王村长的家。

    当陈飞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王村长已经被打的半死不活了。要不是他还顶着村长的头衔,对这些狗族人还有用的话,早就和别的村民一样被杀死了。

    “两头畜生,有本事冲我来,欺负老百姓算什么本事?”陈飞勃然大怒。

    他已经看到了那些被这两名狗族人杀死的村民了,简直丧心病狂,死一万次都不够。

    “臭小子,听说你很厉害啊?能够给这些低贱的人弄肉吃,今天就让你狗爷爷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一名狗族人叫嚣道,冲着陈飞就展开了攻击,的确厉害,几乎化成了幻影,两个爪子碰到房屋中间的柱子,把那柱子都撕裂了。

    只可惜,他遇到了陈飞。

    这一战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只修炼人王经一天的陈飞都能杀这种还没有完全化成人形的狗族,更何况如今的陈飞已是今非昔比了。

    一拳轰出,顿时就打飞了狗族,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跺,整个人就像炮弹一样冲了出去,电光石火间就把另外一名狗族也给打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