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人族第一高手的风采-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五十章 人族第一高手的风采

    因为,在那里,已经有很多位强者出来了,一双双冷漠的眼神正盯着他,充满了无穷的杀机。而且,在那些人中,还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认得那个人,是狗族之主,上次狐族至尊驾驭他的肉身前来,就是被这个家伙给打败的。

    “是你,竟然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狗族之主显然也认出了陈飞,满心都是惊骇,忍不住惊呼道。

    以他的地位,以他的境界,不要说人族了,就是妖族一般的高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就算见到过,也很快就会遗忘。

    但是,总有一些人是无法遗忘的,狐族至尊就是那种人。

    狐族至尊绝对是高手,要不是只剩下灵魂,绝对是狗族之主的劲敌。

    敌人,有时候也是值得尊重的,因为他们都是强者,强者与强者之间,自有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感情。

    所以基于这一点,狗族之主让人把狐族至尊葬在了长江之底,还送了一副棺材,以示对强者的尊重。

    可是,狗族之主万万没有想到死去的人竟然还能回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死了我还没死呢!”陈飞说道,嘴角浮现出了冷笑,带着杀机,非常的冷漠。

    陈飞对狗族人没有好感,对这位狗族之主当然更没有好感,上次一战,虽然败的是狐族至尊,但却是因为狗族之主,自己才差点死去。这笔账,也要算在狗族之主的头上。

    狗族之主无视陈飞的表情,依然惊疑不定的问道:“你是狐族至尊还是那个自称人王的人族小子?”

    当初他早就已经查清楚了,所谓的人王,不过就是被狐族至尊附身的少年而已,甚至他还已经查出了那所谓的人王其实曾经是长江河畔的纤夫。

    虽然他并不知道陈飞当初是怎么拥有了一身本领的,但对他来说,那都不足为虑,那时候的陈飞太弱了。

    试想一下,一头狮子或者大象会去在意一只蚂蚁在干什么吗?无论蚂蚁在干什么,都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来,想灭的时候,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

    “哈哈哈”

    陈飞大笑,“想知道吗?等你打赢了我,我就告诉你!”

    “就凭你,也敢和我宣战?简直找死!”狗族之主冷笑。

    他是震惊不假,但他同样也很自信,无论是当初的狐族至尊还是人族的人王,都不是他的对手。如今归来,他就不信还能厉害到哪里去?

    修炼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也就才过了一两年吧,他就不信一两年的光阴就能造就出绝世高手来?

    刷!

    陈飞在原地消失,一步就迈了出去,挥刀斜斩,用行动来回答狗族之主的话。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亲自试过才更能明白一个人有没有资格作为对手呢?他就是要让狗族之主知道,今天的自己,是真的有资格做他的对手,不信的话,手底下见真章!

    刀芒璀璨,带着可怕的威势直接了当的向着狗族之主迎头劈去,而在这个过程中,陈飞身体的其他部位并没有闲着,空着的手,脚,甚至身体,都在发光,浩荡出一道道强大的力量,所到之处,所有人都飞起来了,甚至有人在空中就爆碎开来。

    “怎么可能?”狗族之主惊怒,抬手阻挡。

    嘭!

    两人的力量在空中碰撞,发出了沉闷的声音,狗族之主被击退了,他竟然不是陈飞的对手。

    这下子,他真的惊骇了,感觉在做梦,这特么不科学,世上哪有这种事情?一两年不见,曾经不堪一击的人物如今竟然已经成长到他都不敌的地步,这是神迹啊!

    突然间,他瞳孔一缩,盯住了陈飞手上的那把刀,呢喃道:“这柄刀,有些熟悉?”

    很显然,他不确定,但心里已经有了疑虑,或许,他曾经见过这柄刀。

    陈飞心中凌然,他也明白了,或许这柄刀就是五十年前的那柄刀,只是,为何不见五十年前持刀而来的那个人呢?

    陈飞敢肯定,五十年前持刀而来的那个人一定不是人族第一高手,因为,如果是人族第一高手的话,怎么可能会败走呢?

    但不是他,又会是谁?那个人,他还活着吗?

    陈飞心中怀着浓浓的好奇,如果那个人还活着,人族或许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修炼者,除了自己外,应该还有别的高手。

    不过,好奇归好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尽可能的多杀几个狗族,最好是让陈塘关的狗族人元气大伤,那样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在自己走后拿人族出气了。

    “杀!”

    陈飞大喝,使出浑身解数,风雷拳,大地拳,青木拳,庚金拳,全部都使出来了,在人族第一高手的力量之下加成,威力简直太可怕。

    远远看去,他的身上,金色黄色青色,三种颜色的光芒环绕,行动间另有风雷之声伴随,简直如至高无上的神灵,如君临天下的王者。

    他黑发披散,手中的刀绽放万丈光芒,横扫所有人。

    他的目标,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狗族之主那么简单,只要是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人,无论是谁,狗族之主也好,还是狗族强大的长老也好,甚至是普通的狗族妖魔,他都杀,一个不留!

    留着,就是后患!

    “这太惊人了!他怎么会那么强?难道,他真的是至高无上的人王吗?”

    很多野狗心里都在打鼓,人族怎么能这么强?连狗族之主都不是他的对手,怎么会这样?

    就连陈飞自己也是惊叹,不愧是人族第一高手啊,残余的力量都那么厉害,这要是在全盛时期,恐怕血洗陈塘关都是轻而易举。

    这样强大的人物竟然陨落了,简直就是人族的一大损失!

    “你死了,我还活着!”

    陈飞心道,他要以人族第一高手的力量来为人族出口气,为人族打出一种属于人族的尊严来!

    远处,所有的人族都沸腾了,高呼人王之名,与狗族人厮杀在一起,不顾一切的拼命!

    被奴役的生活,早晚都得死,正常人的生命百十来载,而被奴役后。活到五十载都已经是奇迹。既然如此,何不拿起武器,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的做一回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