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贼老天的眼睛是瞎的-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五十三章 贼老天的眼睛是瞎的

    狗族之主发怒,心中憋屈,很想把那些来质问他的人全部都给干掉。但是,他却只能忍着,不说本身就身受重伤,还未痊愈,就是没有受伤,他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敢跑来陈塘关质问他的人,可想而知,根本就不怕他,很多人不但实力不在他之下,就连身后的势力,也还在他之上。不要说干掉那些人了,就是得罪都不敢,还得小心翼翼的解释,以免惹得那些人不高兴。

    天下,是强者的天下,强者是不管你什么规矩的,得罪了强者,那就只能用拳头来说话了。陈塘关被陈飞给大闹了一番已经是损失惨重,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所幸的是,狗族之主已经派人向狗族的祖地求救,或许不久的将来,狗族祖地会派出高手来帮着守护陈塘关。

    这都还不是最让狗族之主憋屈的,最让他憋屈的是,这一次人王大闹陈塘关,所有人族都跟着起哄,都参与了,而且还杀了不少狗族人,原本按照狗族的规矩,这些人都应该死的。可是,他却不敢,也不能!

    为什么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

    人王在临走前已经放了话,如果敢迁怒人族,人王必定还会再来。在狗族祖地还未派高手来之前,狗族之主是不敢拿陈塘关的人族怎么样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果他大开杀戒,甚至把陈塘关的人族全部都给杀了,那他一时间去哪里再找这么多人族来?

    妖魔想要生存的更好,离不开人类!

    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做饭,也是人族在做,你还指望一条狗来做饭吃啊?那不现实,狗只会肯骨头!

    修炼有成的狗倒是可以,但是,哪里找那么多修炼有成的狗来?

    陈塘关的人族迎来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少了一些压力,少了一些痛苦。而且每个人的心里都带着希望,有些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颜。

    这是很难得的,在这之前,很多人族已经忘记了笑容是什么样子了。

    外界发生的事情陈飞并不知道,他沉浸在修炼当中,以长生典和人王经来印证自己的法,不断的进行验证,不断的进行摸索,可谓进步神速。

    实在是他人王体的体质逆天,人王经逆天,长生典也逆天,三种合一,得天独厚,比常人多了许多的优势,进步神速也是理所当然的。

    偶尔,他也会去外面走走,指导一下人们的修行。甚至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来,帮着种地打鱼什么的,他发现,有时候劳动也是一种修行!

    这也就印证了大道三千,条条皆为道的道理。

    闲来无事,他也会观日月,看天上的云海翻腾,看大海中的浪涛起伏,甚至观看花花草草的生长等。

    无论是人王经还是长生典,都曾经提到了天地万物都有其规律,都有其特点,也都有其优势,或者,一不小心,就在一些原本不起眼的变化中领悟出一种了不得的大道。

    渐渐的,陈飞有了一丝明悟,或许,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

    日子,在平静中度过,一晃就是半年过去了,陈飞更加的高深莫测,谁也不知道他的修为到了何等的境界,只是每个人看见他,似乎都有不同的感受,仿佛他原本存在,但又不存在,很奇怪的感觉。给人一种虚无缥缈,融入了大自然的感觉。

    这一天,陈飞出关,一声长啸,他突然离开了青岛,消失在了大海之上。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在陈飞消失不久之后,远处的大海上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响声。

    茫茫东海,无边无垠,平静的时候风平浪静,甚至看不到海水的流淌。但是,暴虐的时候,却浪涛阵阵,就像毁天灭地一般,可怕无边。

    而此时,海面上就是如此,巨浪卷起了数十丈高,乌云滚滚,仿佛与那海天相接,一道道水桶粗细的雷霆从云层中劈落下来,带着毁灭般的气势。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青岛的人们还是感受到了,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再度来到供奉陈飞神像的祠堂前祭拜,希望陈飞安然无恙!

    小昭也被惊动了,站在海边,遥望远方,美眸中有担忧,但更多的是惊喜。

    这种景象小昭见到过,那是渡劫,没有想到师父这么快就渡劫了。

    距离师父上次渡劫,也就一年多一点吧,这么快就渡劫,师父真的好厉害!

    没有修炼过的人是不知道修炼的艰难的,境界越高,想要进步越难,或许一个小境界就能让很多人终生止步。

    就是小昭自己,原本已经到了化血境后期,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她依然无法突破,而她的资质已经很好了,连她都如此,其余人更是艰难。

    像陈飞这样的,从接触修炼到突破现有的境界,只花了两三年功夫,绝对是绝无仅有。

    东海上空,陈飞的却是在渡劫,他已经达到重生境中期了。

    渡劫,原本是要突破大境界才会渡劫的,但是陈飞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天好像在故意针对他似的,只不过是进步了那么一点点,也要降下天罚,这是有心要毁灭他啊!

    “贼老天,你特么绝对是嫉妒!”

    东海上,那数十丈高的海浪上,陈飞随着波浪起伏,身体笔直,用手点指上天,喝骂道,声音如雷霆滚滚,比那天劫降下来的雷罚还要浩大!

    他很不满,对上天的不满,凭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自己有得罪上天吗?

    “贼老天,如果你真的有眼,那你特么一定是瞎的,要么眼睛长在屁股上了,否则怎么会如此对我?”陈飞大喝,双眸中神光璀璨,照亮了他身前无边的黑暗,仿佛要直接看透到贼老天的心里去。

    轰!

    雷光炽盛,刚猛无比,上天似乎真的能够听见,真的发怒了,谁敢责骂苍天?找死的行为!

    陈飞大喝,黑发披散,浓眉倒竖,抬手就是一拳轰了出去。

    炽盛的拳光,一点也不比那雷光暗淡,两者碰撞,竟然直接就把那雷光给轰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