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本座要大开羊宴盛会-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本座要大开羊宴盛会

    面对几十位羊族妖魔,陈飞依然很很淡定,带着微笑,蔑视一群羊族妖魔,声音没有一点波澜,很平静。这种淡然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不是疯子,他很正常,而且非常的正常,神志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

    “你你不是疯子?”

    陈飞的淡然让羊族人感到很诧异,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飞,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他是人族吗?正常情况下,人族怎会如此大胆?

    陈飞迈步,凝视所有妖魔,说道:“本座今天来,是想吃羊肉的,识相的,自裁几个吧,也省得本座亲自动手了。”

    “你说什么?”

    羊族人顿时就大怒,岂有此理,这是在威胁吗?

    古来罕见,谁敢如此?

    “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竟然敢到这里来撒野,找死!”

    “就是,等会我要把你的血喝干,把你的肉一块一块的撕下来吃了,就像这些骨头一样!”

    有人指着青草丛里,明明是青草丛,但是在月光下却散发着莹白的光。

    那绝对不是月光,而是一具又一具的皑皑白骨发出来的光,惨白惨白的,看着很是渗人。

    根本不用想,那些都是被羊族人吃掉的人族,白骨丢弃在这里,经历风吹雨打,经历岁月的风霜而化成尘埃,融入到大地里,成为那些青草的养料。

    难怪这里的青草长得那么茂盛,感情这都是人族的功劳。

    是人族的白骨养育了这些青草!

    陈飞淡淡的看了青草中的那些白骨一眼,依然很平静,说道:“你说的不错,今晚过后,这里的青草会更加茂盛的,只可惜,你们已经享用不到了。”

    “你说什么?找死!”

    有人愤怒的大喝,扑了过来,要把陈飞撕碎。

    说这种话,简直就是大不敬,是在诅咒他们,怎能容忍?必须要杀死,喝他的血,吃他的肉,粉碎他的灵魂。

    这头扑来的羊妖来势汹汹,根本就没有把陈飞放在眼里,嘴角的那种狞笑,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怕。

    他出手成爪,向着陈飞的脑袋抓来,想要直接扭断陈飞的脖子,然后大口的享用那从脖子上喷出来的鲜血。

    其余的羊族人们都笑了,很得意,带着讥笑,认为陈飞一定会死定了。

    从来没有人族是妖族的对手,羊族人出手,人族必死无疑!

    王凯脸色雪白,手心里全是汗水,突然间,他大喝一声了,竟然抡动起手里的木棍向着那扑来的羊妖砸去。

    他很清楚,陈飞一旦死去,接下来就是他自己,坐以待毙,那不是他的作风。所以,无论是为了陈飞,还是为了他自己,他都要出手,要孤注一掷。

    然而,王凯的木棍挥出去并没有任何一点效果,那扑来的羊妖,只是随手一拍,就是一道劲风袭来,把那木棍轰成了几段。

    “这”

    王凯怔住了,这得有多强?

    要知道,羊妖并没有真正接触到木棍而已,只是打出了一道劲风,还隔着很远呢,这就把坚硬的木棍给打断了。这要是打在他的身上,岂不是连骨头都给拍碎了吗?

    “完了,妖魔不可敌!”

    王凯在感叹,而那扑来的羊族人却已经到了眼前,手掌离陈飞已经不足半米的距离,只要一眨眼,就能触及到陈飞的脑袋。

    王凯已经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陈飞终于动手了,抬起脚就踹了出去。

    “呼”

    这一脚快若闪电,带着风声,伴随着一道黑影飞了出去,紧接着传来‘嘭’的一声,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名羊族人,已经爬不起来了!

    “嘶”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惊骇的看着陈飞,感到不可思议。

    简单,直接,暴力!

    这怎么可能?这是一个人族能够做到的吗?完全就颠覆了认知,绝对不可能!

    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听见动静,王凯睁开了眼睛,也一下子就愣住了。

    陈飞还好好的站着,那名羊妖,已经趴在地上没有动静了,估摸着已经凶多吉少!

    “这是在做梦吗?”

    陈飞微笑,对人们的反应毫无所觉,直接迈步,主动向着一群羊族人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本座想吃肉,那就没有吃不到的。”

    刷!

    长刀出鞘,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锋利,但却迅疾如闪电,往前一挥,直接就砍下了一头羊妖的脑袋。

    鲜血如注,青草地都被染红了。

    然而,陈飞依然毫无所觉,他的目的,就是要杀羊!

    他的动作,让羊族人变色,随即反应过来,向着陈飞展开了攻击。

    顿时,各色光芒闪耀,各种人影在飞舞。无数道强大的气息在弥漫。每个人都面孔狰狞,双眸中爆射愤怒的光芒,恨不得把陈飞大卸八块才肯甘心。

    王凯已经惊呆,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如此?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陈飞吗?他,真的是人族吗?

    人族怎么可能这么强?

    王凯感觉不可思议,用力的揉眼睛,向前看去。只见陈飞手握长刀,横斩竖劈,速度不算太快,但每一刀斩出去都必定能够斩下一颗羊头来。

    陈飞太猛了,任凭那几十头羊妖联手攻击,发了疯般的拼命,依然很从容,长刀所向,一路向前杀去,摧枯拉朽,无人可敌!

    王凯终于明白了,陈飞不是疯了,而是真的有吃羊肉的实力!

    “可恶,你究竟是什么人?”有羊族强者又惊又怒,大声的问道。

    “本座陈飞,我说过,今日本座要吃羊肉,你们不自裁,那本座就只能亲自动手来取尔等的性命了!”陈飞冷漠的回答。

    “杀!”

    他大喝,刀芒璀璨无边,横扫出去,一大片的羊妖在空中就被斩下了脑袋。鲜血如雨,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难闻的血腥味。

    陈飞气势如虹,一步一杀,无人是其对手。

    “你们不是妖魔吗?你们不是很牛逼吗?你们不是拿人族的生命不当回事吗?你们不是要吃人吗?”陈飞的声音宛如雷霆滚滚,在羊族人的耳朵边上炸开,在这片山谷中传了出去,很远的人们都听见了。

    “谁说只能妖魔吃人而不准人吃妖魔?今日本座就要在你这羊族妖魔的栖息之地大开羊宴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