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起吃羊肉-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起吃羊肉

    刀是神刀,曾经很强大,比人族第一高手以及天下第八的狗族天才还要强,但落在陈飞的手里之后就沉寂了,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比普通的钢刀还要普通。

    可此时,神刀却在轻微的颤抖,发出一种呜咽声,似乎在表达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当然,这种情绪只有陈飞能够感应到,不由心中一动,这柄刀,果然有古怪。

    王凯是感应不到的,很兴奋,应为以他的经验来说,眼前这只肥羊吃起来肯定很爽,又肥又大,无论是烧烤还是炖汤都是极品食材。

    他伸手拔出了神刀,蹲下身来,就开始比划,考虑从哪里下刀最合适。

    开膛破肚,掏心掏肺,王凯做起来是得心应手。

    一群羊妖,脸皮都在抽动,血液也在沸腾,愤怒之火简直要把脑袋都烧爆炸了。

    天下是妖魔的天下,从来都是妖魔给人族开膛破肚,什么时候轮到人族给妖魔开膛破肚了?而且,还是在羊族人自己的地盘上对羊族人下手。

    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那是自己的族人,是曾经的同伴,还是亲人!

    如今,当着自己等人的面,被人杀死,开膛破肚,这是**裸的打脸,还有比这更让人憋屈的事情吗?

    有人忍不住了,猩红着双眼,挥动爪子,扑了过来,凶神恶煞,浩荡起恐怖的气息。

    王凯眼尖,吓了一大跳,他有自知之明,就算现在他拿着刀,他也不是羊妖的对手,可能羊妖只要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他。心中不由担心起来。

    不过,王凯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陈飞一直注视着呢,怎么可能让王凯受到伤害?

    他回头看了一眼,双眸中发出两道璀璨的光束,一下子就照射在那羊妖的身上,那只羊妖顿时就倒了下去。这还不算完,一股力量托着他的尸体,送到了王凯的面前。

    陈飞的声音传来:“送上门来的猎物,还算不错,只可惜,瘦了一点!”

    王凯松了口气,随即放下心来,哈哈大笑:“兄弟你这就错了,瘦一点有什么关系?炖汤刚好,没有那么油腻。”

    陈飞道:“就依你所言,你看着办吧,这么多羊随便你挑,看中了哪一头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哈哈哈,好!”王凯大笑。

    两人一唱一和,说的很随意,简直就像在评论自己家里养的家畜一样,一点也不顾剩余的羊妖们脸上的表情,完全的蔑视。

    “简直岂有此理,一定要把这两个家伙给干掉,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焚香,请老祖出山,杀了他们,把他们的灵魂用来点天灯!”

    一枝香被燃了起来,带着神秘的气息。

    然而,陈飞一拳轰来,不但把那支香给打成了粉末,就连那焚香之人也爆碎开来,尸骨无存。

    羊族老祖,既然被称为是老祖,那肯定是活了很长岁月的老妖怪,那样的人,陈飞可不认为自己现在就是其对手,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这些羊妖有召唤羊族老祖的机会。

    这也给了他警觉,不能再耽搁了,万一真的招来了羊族老祖出世,或许他自己能够跑掉,但王凯以及这山谷里的这些普通人就倒霉了,下场一定会很惨。

    就在这时,一声叹息传来,王凯熟练的用神刀给羊妖开膛破肚,一边从羊妖的肚子里开始往外掏东西,并不停的摇头,说道:“羊肠不好,臭不可闻,扔了。羊肝不好,烂的。羊心不好,黑的。羊肺不好”

    说了一大串,把羊妖肚子里的内脏全都说遍了,不是臭的就是烂的,不是烂的就是黑的,总之就是垃圾,不能吃!

    一群羊妖,简直要气炸了肺,特么的,想吃我族人的肉还嫌弃这嫌弃那的,有这么寒瘆人的吗?不对,有这么寒瘆羊的吗?

    不过,生气归生气,他们也没有办法,想要阻止都办不到,那个可怕的强者虎视眈眈,只要他们有一丝异动,必定会遭来那人的强势击杀。

    没有人想死,哪怕知道自己早晚都会死,但如果能够多活一会儿,那也会尽量去争取。

    其余的人族,那些被羊族奴役的人们,此时早已经目瞪口呆,从未见过这种景象,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越来越离谱了。

    人族,也能如此强势吗?

    事实,似乎就是如此,太过真实了。

    王凯冲着发呆的人们叫道:“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帮忙,还想不想吃羊肉了?”

    想不想吃羊肉?

    这句话有太大的诱惑力,所有人都跟着激动了,再也忍不住,纷纷跑了过来,添柴的添柴,拔毛的拔毛,带着激动,兴奋异常。

    谁不想吃羊肉?

    不止是羊肉,只要是妖魔的肉,都想吃。

    当今这个世道,只要是人族,哪个不是对妖魔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只是没有那个能力,没有那个机会而已。

    如今机会来了,谁会放弃?

    能食妖魔之肉,哪怕是死了,也是值了!

    羊族人惊怒,怎会如此?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曾经奴役的人族,可以颐指气使,如今,却要反过来吃自己的肉?

    羊族人怒啸连连,恨不得把这所有的人都杀死。实际上,他们也在这么做,但是,陈飞一个人力压他们所有人,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

    陈飞神色冷酷,眼眸中太极神图不停的旋转,发出璀璨的光,宛如两轮太阳,照亮了永恒的黑夜。

    他在空中迈步,从容不迫,一招一式都很清晰,看似缓慢,实则快速无比,每一击都能斩杀一头羊妖。

    他的气势太强了,体表被一层金色的光芒覆盖,就像是一尊无上的神灵,行走在世间,俯视天下苍生。

    平日间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羊族妖魔,面对陈飞,已经害怕了,胆寒了,不敢再战,甚至想要逃遁。但是,陈飞迈步,从空中走来,快如闪电,横击八方,所有想要逃遁的人都被他给抓回来了,一个都没有放过。

    这片山谷,成为了羊族妖魔的坟墓,以人族尸骨滋养起来的青草地,现在染红了羊族人的鲜血。或许,不久的将来会更加的茂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