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老妖怪又要请吃肉-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七十八章 老妖怪又要请吃肉

    人族本就孱弱,原本就是在苦难中挣扎求存,如果再有这么一尊可怕的人物预测吉凶未来,如果把人族的未来都已经算尽了,那人族往后怎么办?岂不是永远也没有出头之日了吗?

    所以,这样的人对人族是极其不利的!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如果这个天机老人真的是人族的话,那对人族来说或许是一个天大的福音!有他在,提前窥视妖族动机,可以避免人族许多的大难!

    尤其是在将来关键时刻,比如说人族真正与妖族开战的时刻,提前预知,必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夜已经很深了,差不多已经是三更天,如果再不休息的话,恐怕天就要亮了。

    陈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再多想,想要静下来休息一会,明天,或许又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天机老人预测的三天期限,并没有说究竟是哪一天,或许就是在明天。所以,他必须要保持足够的精力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状况。

    只是,天不遂人愿,陈飞刚想休息,突然间,一阵风从窗外吹过,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妖气,还有一道朦胧的黑影。

    万籁寂静,月光也躲进了云层中,客栈里的烛火等也都熄灭了,要不是陈飞听力够好,眼神够好,他一定不会在刹那间感受到那阵轻风以及看到那道一闪即逝的黑影。

    陈飞心里一惊,高度戒备,这逍遥城还真是不太平啊。原本以为住进了这客栈中就会没事,看来有些想当然了。

    他没有吭声,反而是闭目躺了下来,他倒要看看来者是何人?究竟有什么样的目的?

    门外一时没有了动静,风声不再,黑影也不再,仿佛从未出现过。

    但是,陈飞却非常的清楚,那神秘来客就在门外,或者此时就趴在门上在聆听屋内的动静。

    陈飞冷笑,装作睡着了,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以为,门外那家伙不会让自己等得太久,可是,都半个时辰过去了,那个家伙依然还在门外,没有丝毫的动静,要不是依然能够感受到那淡淡的妖气,陈飞都要以为那家伙走了呢。

    “耐心够好的,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陈飞暗道。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他已经率先出击了,卧榻之旁岂能容人窥探?

    但是在这逍遥城,他却不敢贸然行动,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亲自动手。这客栈里可还住着一位一百九十九岁的老妖怪呢!

    最好是把那老妖怪给惹出来就好了。能在这逍遥城里开客栈,能够活一百九十九岁,陈飞不相信那老妖怪连守护自己客栈里的客人的安全都办不到。

    一个时辰过后,外面那个不速之客终于有了一点动静,试探性的推了推门,一连三次,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能看见他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发光。

    他很小心,蹑手蹑脚的向着床前靠近,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床上的动静,那姿势,竟然是随时都要准备逃跑的样子。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王凯睡里面,陈飞睡外面,不过,王凯是真的睡着了,而陈飞却没有,只是假装而已。

    突然间,这位不速之客抬起了手,当他的手抬起来的刹那,他的手掌部位就变成了一只爪子。

    尖利的爪子,在黑暗的房间中发出白森森的光芒,就像闪电一般,呼的一声就朝着陈飞的咽喉抓去。那强大的气势,可以预见,就算是一块大石头,恐怕也会被抓成粉碎,更何况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的咽喉了。

    这是要一击毙命的节奏,这家伙,来就是要杀人的!

    只是,陈飞自问,除了那个狼二之外,他并没有得罪谁啊?难道是狼二的同族来报仇了?

    但又不像,这个家伙的身上并没有狼二那种气息,不像是狼族人!

    如果不是狼族人,又会是什么人呢?

    但不管这家伙是什么人,敢来袭杀自己,想要自己的命,那就要付出代价!

    陈飞同样抬手,不过,他是一拳轰出。

    风雷拳,来自狐族至尊的无上拳法,随着陈飞实力的进步,威力更大了。

    一拳一爪在空中相交,碰撞在一起,产生了炸响,一道人影倒飞出去了,同时,陈飞的身影也从床上一闪即逝,尾随着那道身影就追了出去。

    那道身影倒飞的速度很快,但是,陈飞的速度更快,几乎是一眨眼就追上了,又是一拳轰出去,拳头并没有碰到那个人的身体,但是拳劲却把那个人给打下了半空,坠落在一楼的大堂里。

    陈飞降落,站在那个人面前,俯视着他,冷冷的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本座?”

    陈飞以本座自称,对于敌人,他从来都不弱了气势,尤其是对于妖族敌人!

    “你你一只老鼠,居然这么强?”

    那个家伙发出惊呼,一只手捂着胸口,他的胸口被陈飞打了一拳,胸口都塌陷了,此时都感觉呼吸困难。而另一只手却是指着陈飞,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错了,他不是老鼠,而是狐族人。”

    回答他的并不是陈飞,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的客栈老板。

    客栈老板的身体颤巍巍,佝偻着腰,但此刻,却是散发出非常强大的气势,宛如一头远古凶兽一般。

    尤其是他的眸光,原本是一双浑浊的眼睛。但此刻,却锋芒毕露,散发出非常冷冽的寒光。

    客栈老板点燃了一盏烛火,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样的灯油,原本应该昏黄的烛火,此时却非常的明亮,把这客栈一楼的大堂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客官,对不起,让你受惊了,真是不好意思。”

    客栈老板说道,显得很真诚,并且掏出了两块元石,说道:“这两块元石,就当给客官赔不是了!”

    “前辈客气了,住店给钱,天经地义,再说了,我并没有受到伤害,这钱我不能要。”陆晨拒绝。

    元石虽好,但目前来说,多两块元石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依然是穷光蛋,所以,还不如不要,卖这老妖怪一个人情,说不定比得到两块元石更强。

    果然,客栈老板一脸的赞叹:“客官你真是好人啊,这样吧,这半夜三更的想必客官也饿了吧?老朽我请你和你的兄弟吃夜宵怎么样?”

    一边说,他还一边在身上掏呀掏,不多时就掏出来一条血淋淋的大腿,估计是刚被扯下来的,还未吃过呢,断口处很不规则,很显然不是利器砍下来的,而是硬生生的扯下来的。

    他狠狠的啃了一口大腿肉,嘀咕道:“可惜,只有这么一条大腿了。”

    突然间,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手里一晃,那条鲜血琳琳的大腿就不见了。只见他蹲下身来,用手扯着这躺在地上还未爬起来的不速之客的大腿,用力一扯,又是一根大腿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