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老人和花-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十八章 老人和花

    最终,陈飞还是决定进山洞看一看,机会难得,他不能就这么错过,实在是等不起了。

    山洞里非常的阴暗,也很狭窄,只能容一人通过。陈飞运足目力,勉强能看得见道路,他不敢用火把,万一这山洞里真的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惊动了可就不好办了。

    狭窄的山洞,如果真的有什么可怕的存在的话,对他发动攻击,他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陈飞小心翼翼,非常的警惕,每走一步,都要仔细摸索,打量。好在他炼体达到顶峰以后,目力已经远胜常人,勉强还能看清楚山洞中的景象。

    渐渐的陈飞发现,这个山洞似乎是人为的,到处都是斧凿的痕迹。而且在有的地方还留下了一些铁锹铲子等工具。

    “是谁会在这深山里凿出这么一个山洞?”陈飞有些疑惑。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狗族,这里还是陈塘关的地域,而在陈塘关,也只有狗族才有能力跑到这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开凿这么一个神秘的山洞。

    “如果是狗族的话,那这里会不会有狗族人?”

    陈飞越发小心起来,深山里非常的危险,如果真的是狗族人的话,那能够安全到达这个地方的狗族人必定会很强大,说不定要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

    陈飞可不想死在这里。

    陈飞拔出了战剑,小心翼翼的前行,危险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但在同时,一种神秘的力量也在蔓延,这种力量说不出来是什么,但能够让陈飞觉得自己的修为在缓缓的上升。

    陈飞知道,这就是突破的契机。

    其实,突破的契机究竟是什么,没有什么定论的,有可能是一句话,有可能是一株植物,有可能是一个念头,也有可能是一件什么宝贝等等!

    每个人的突破契机都不一样,每个境界的突破契机也不一样。

    山洞很深,逐渐向下,一直走了有大概两公里的距离,山洞开始渐渐的宽敞了起来。

    突然,前面出现了亮光,陈飞神色一紧,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一看,吓了一跳。

    好多的尸骨,遍地都是,恐怕有千二百八具吧,密密麻麻!基本上全都是人族的尸骨,似乎已经死了很久了,血肉早已经腐烂,就连雪白的骨头有的都已经化成灰了。

    很难想象这得经历多长的时间才能这样?

    尸骨旁边还散落着一些锈迹斑斑的工具,由此可以推断出来这些死去的人都是挖掘这个山洞的工人,很显然是被人害死的。

    陈飞心里升起了怒火,究竟是什么人这么残忍?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无数的尸骨铺满了山洞,陈飞只能在心里叹气,默念一句得罪了,然后踩着这些尸骨继续往前走,脚步落下,有的尸骨直接就碎裂了。

    无情的岁月,已经腐蚀了这些尸骨,埋葬了所有人的灵魂!

    就这样又向前走了大约两公里左右,前面出现了新鲜的尸骨,但不是人的,都是一些大型的猛兽的尸骨,从那些尸骨上依附着的血肉来判断,这些野兽并没有死去多久。

    陈飞仔细查看,发现这些猛兽死的很是蹊跷,它们的血肉,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撕扯下来的,许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很明显的撕扯痕迹。

    陈飞有些毛骨悚然,难道这个山洞中有一个吃人的怪物?

    危险的气息弥漫,陈飞越来越谨慎了,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他知道,他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突然,前面的地带开阔了许多,紧接着出现了一扇石门,危险的气息就是从那石门后面传出来的。

    砰砰砰!

    沉闷的声音从石门后面传了出来,就好像是人的心脏在跳动,一下一下的,非常的缓慢,但非常的强劲有力。

    甚至,能够听到均匀的呼吸声。

    陈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在这扇石门后面一定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而且这个人还活着。

    进还是不进?

    这是一个很难选择的问题,因为,陈飞根本就没有把握对付石门后的那个人,不为别的,就因为那种危险的感觉。

    可是,第六感又告诉他,他能不能突破,就看他能不能推开前面的那扇石门了。

    最终,陈飞还是选择了推开石门,放手一搏,或许就会是另一片天地!

    随着石门的缓缓推开,石门内的一切印入了陈飞的眼帘。顿时让他差点没有惊呼出声来。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在洞穴的中央,有一个十丈见方的池子,池子中装的不是水,而是殷红的血液。

    池子不知道有多深,不停的冒泡,就好像一锅水被煮开了。血腥气味弥漫,让人作呕。

    在血池中央,有一个一丈见方的石台,石台上用粗大的锁链捆缚着一个人,一个浑身**,头发乱糟糟,骨瘦如柴,看不清本来面目的人。

    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老人,因为他的头发胡子都已经全部白了。

    而在老人的身上,分别插着两根金属管子,一根连接在他的脚底,另一头通过脚下的石台伸入了血池中。而另一根金属管子却插入了老人的胸膛,看位置,应该是直接连接到了心脏上面,而金属管子的另一头,则延伸向老人身前的一根粗大的石柱,在石柱顶端,开着一朵妖艳的花。

    除了这座石台之外,在这座石台的周围,分别还有八个石头做成的雕像,每一个雕像都是一只狗的模样,除了没有呼吸以外,龇牙咧嘴的,栩栩如生。

    陈飞看明白了,这是有人在用血池中的鲜血来浇灌那朵妖艳的花,而那个老人,只不过是一个载体而已。周围的八个雕像,估计就是守卫吧?

    当然,陈飞并不知道那八个石头做成的雕像到底能守护什么?

    危险的感觉就是从老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老人的每一次心跳,都好像雷鸣般,狠狠的撞击在陈飞的心脏上面,让他脸色发白,全身都跟着颤抖。

    而在同时,那种突破的契机越来越明显了,最后指向了石柱上面的那朵妖艳的花。

    陈飞不由苦笑,那朵花虽然是用池子里的鲜血来浇灌的,但池子里的鲜血却要经过老人的身体才能送达到那朵花的根部,这分明就是在告诉世人,那朵花是用老人的心头血来浇灌的嘛。

    如果自己去抢夺那朵不知名的花,也就在和老人争夺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