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八尊石像-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十九章 八尊石像

    陈飞并不认识那朵花,但是第六感告诉他,只要他得到了那朵花,他就能突破,进入到人王经的下一个境界。

    要不要去和那位老人争夺造化?陈飞陷入了纠结中。

    先不说那位老人的强大,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和老人争夺造化。就算有,可那位老人是不是人族?如果是,那朵花对老人肯定会很重要,自己这么去和老人争,是不是有些不妥?

    陈飞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族,除非这个人真的十恶不赦!

    而老人的来历他并没有弄清楚,老人是不是人族?老人是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这些问题,都关乎着自己的是不是会做丧尽天良的缺德事情。

    “老人家,你醒醒,你能听见我说话吗?”陈飞试图唤醒老人。

    不管怎么样,来都来了,陈飞还是要弄清楚的。他也做好了准备,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马上撤离,他可不想把小命搭在这里。

    老人没有回答他,似乎是睡着了一般,呼吸均匀,心脏跳动有力,但是,却如野兽一般,散发出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

    他会是狗族吗?

    陈飞很疑惑,强大的妖魔,是能够完全幻化成人形的,外表和人类一模一样,凭他现在的眼力劲,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陈飞连续叫了几声,老人都没有回应。不得已,陈飞开始仔细打量这个山洞,却无意中发现在这个山洞中有许多打斗的痕迹。

    在山洞的岩壁上,陈飞发现了许多爪痕,像是狗爪子留下的痕迹,很显然这里曾经有狗族人来过。可是,是谁敢和狗族人大战呢?

    会是那个被束缚的老人吗?

    除了这些狗爪子以外,陈飞并没有发现别的什么异常。他开始打量那八座妖狗石像。

    每一座石像都栩栩如生,铜铃般大的狗眼睛,全都望着老人的方向,似乎是在监视。

    而且,每一只妖狗的爪子都是抬起来的,做出一副攻击的样子,仿佛随时都能够对老人发动攻击。

    陈飞很奇怪,扔了一颗石子在血池里,‘噗通’一声就沉底了,泡都没有冒一个,很显然血池很深,也不知道是谁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鲜血,难道只为了养一朵不知名的花?

    过了好一会儿,陈飞把山洞里所有的一切都琢磨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异常。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那个被捆缚着的老人,任凭他怎么叫都叫不醒。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位老人是活死人?”

    活死人,介于生死之间,虽然还活着,但却没有意识,和死了也差不了多少。

    “不管了!”

    陈飞决定去看一看那朵妖艳的花,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需要用鲜血来浇灌?这样的花,陈飞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陈飞飞身上了石台,给老人默念了一句对不起,然后来到石柱前观看那朵神秘的花。

    花已经开了,散发着一种非常独特的清香,这种香味进入到了陈飞的身体当中,顿时让他感觉如沐浴在一种梦幻般的景色里,身心愉悦,仿佛沉重的心情被撕开了口子,所有的压抑都倾泻而出了。

    更神奇的是,这种香味随着他的呼吸进入到他的身体里以后,最后竟然进入了血液里,就好像在清洗他血液里的杂质一般,不断的净化着他的血液,让他的血液越来越纯净。

    陈飞瞬间就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突破的契机。

    炼体的下一个境界是化血。也就是说要把身体里的血液重新净化一遍,要从普通的凡血演化成适合修炼的神血。

    神血也有很多种,神血的净化程度,直接关乎着往后的修炼之路是否顺畅。

    这朵神秘的花,有着净化血液的功能,难怪能够成为自己突破的契机,恐怕是任何一位炼体期顶峰的修士来了,也会突破吧?

    只是,培养这么一朵花,代价未免太大,需要无尽的鲜血来供养。

    陈飞忍不住用手碰触,他不是想采摘,而是忍不住好奇心,想感受一下碰触这朵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花瓣晶莹如玉,中间带着血红,接触到皮肤,只感觉柔嫩无比,就好像在碰触婴儿的肌肤一样,嫩嫩的,滑滑的,那种感觉很舒服。

    “果然不愧是用鲜血养成的花,花瓣都带着皮肤的特性。”陈飞感叹。

    突然,陈飞感觉脖子一紧,心脏在刹那间收缩,仿佛被毒蛇盯上了一般,危险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

    陈飞吓了一跳,急忙抽身后退,一直退出了血池之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那八尊妖狗的石像竟然复苏了。

    不错,就是复苏了!

    八尊石像,原本只是由石头打造而成,虽然栩栩如生,但在陈飞看来终究只是石头,也就是摆设。可现在陈飞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太离谱。

    这哪里是什么石像?分明就是八尊强大的野狗。

    可以清晰的看见,八尊石像上面的石皮在脱落,露出里面油亮的毛发。只是几个呼吸间,八尊石像就完全化成了八尊强大的狗妖。

    他们真的很强,在睁开眼睛的刹那,就好像凭空起了闪电一般,八道目光交汇在一起,就好像平地起了惊雷,整个山洞都摇晃了起来。

    八尊强大的狗妖先是紧张的看了看石柱顶端的花,见花瓣没有损伤这才松了一口气。最后八尊狗妖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陈飞的脸上。

    陈飞感觉自己的心跳在这一刻已经停止了,八尊可怕的狗妖,他们的目光仿佛能够看透人的心灵一般,太摄人,太可怕了!

    陈飞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他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动了,这八尊强大的狗妖,只用眼神,就能杀死他一百遍。

    陈飞一阵惨笑,他知道这个山洞中有危险,可是他一直以为危险是来自那个被捆缚的老人。从来就没有想过八尊石像才是真正要他命的存在。

    现在看来,那个老人或许也是受害者!

    “卑微的人类,竟然敢擅闯禁地,好大的胆子。”

    冰冷的声音,带着莫大的威压,就好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在俯视他的子民一般,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陈飞一阵心悸,他感觉手脚都已经不听使唤了,只有嘴巴还能动,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就算修有人王经,他也没有办法从这八位高手的手里逃出去。

    而这位狗妖也说了,这里是禁地,什么叫禁地?有进无出之处就叫做禁地,所以,自己必死无疑!

    既然要死,那怕个毛啊,就算死也要站着死,不能窝囊的跪着死!

    陈飞冷冷一笑,不客气的说道:“不就是一个狗洞吗?本座想来便来了,怎么?你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