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漆黑的夜-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一百九十六章 漆黑的夜

    剩余的妖族人恐怕有十几位,此时都在颤抖,陈飞的那种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宛如真正的无上王者一般,真的拥有那种天下无敌的气势,从空中走来,金色光环加身,如神灵出行。

    “不你不能这么做,你会成为妖族的公敌,你会被全天下的妖族人诛伐,你会死的很惨!”

    “龙族不会放过你的,虎族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若是杀了我们,我们的族人会为我们报仇,不远万里,追杀于你,让你上天入地都无门!”

    一道道的声音在响起,在对陈飞述说着可怕的后果,但是,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在他们的声音里的那种颤抖。那种带着一丝绝望的感觉。

    很明显,他们在害怕,害怕人王陈飞大开杀戒,诛杀了他们所有人!

    害怕死亡!

    世人谁能不怕死?

    所谓的不怕,只是因为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而已,当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他们的脖子上的时候,他们才会真正的感到恐惧。

    死,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是,明知道自己会死,还无法逃遁,那种等死的感觉,才是真正让人恐惧的。

    黑夜,暴雨,狂风!

    但是,却丝毫掩盖不住人们额头上滴落的那一颗又一颗的汗水,还有人们眼中的那种深深的绝望和恐惧。

    陈飞的声音宛如极限寒冰,非常的冷漠,道:“你们说了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无论将来如何,也改变不了你们死亡结局。”

    他挥刀,斜斜斩出,刀光一闪,几颗人头落地,随即,在泥水中化成了一颗又一颗的野兽头颅。

    “下辈子投胎记得不要为难人族!”

    陈飞说道,刀光再闪,又是几颗人头飞起来了。

    恐惧,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每个人的身子都在雨夜中颤抖,每个人都想逃跑,可是,脚底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粘住了一般,好像生了根,怎么也挪不动了。

    刀芒一连闪了几下,所有的人头都飞起来了,然后,就是一片无头尸体倒下。

    泥水中,各种野兽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泥地里。鲜血,染红了大地,这里,成为了野兽的坟场!

    夜,死一般的沉静,风声,雨声,雷声等,竟然都在这一刻完全停止了,像是从来不存在。

    只有大地上的残破不堪的痕迹才显示着暴风雨曾经真的存在过。

    陈飞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有些放下来了。

    杀戮,永远都是彰显实力最好的方法,这一战,杀了几十位妖族人,其中还有两个妖族中真正的佼佼者,似乎,已经足够了!

    抬头看看天空,依然是漆黑色,乌云压顶,沉闷无比,带着一种非常压抑的气息。

    算算时间,午夜已近,天机老人的预言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会出现吗?”陈飞自语。

    虽然他坚信自己无敌,根本不信什么预言,但是,狼二的死还是不免浮现在他的眼前。再加上逍遥城的人们对于天机老人的评价,让他不得不重视。

    不相信,就不代表没有。这个世界总是有太多的未知。而他,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是太少了。

    陈飞回到了山洞口,王凯还在修炼,就在靠近山洞的地方。很显然,他已经豁出去了,无论最后是生是死,他都要抓紧时间修炼,哪怕是只有一分一秒,那也能进步几分。

    在这个乱世,哪怕只是进步一点点,也能在关键时刻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陈飞没有打扰王凯,立身在山洞口,长刀就插在他的身前,凝视夜空,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飞渐渐的平静下来,完全沉浸在一种奇妙的状态中。他的思维,仿佛贯穿了这个时空,贯穿了这片大地,达到了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

    曾经,在东海边上,他看那潮起潮落,曾经融入过大自然。如今,似乎又再度进入那种状态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他虽然站在山洞口,但却能够感受到大自然的脉动,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一虫一蚁,都在他的感知当中。

    就好像,他就是天,他就是地,他就是万物主宰者,方圆百丈之内,甚至更远,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天地。在这个范围内,只要他愿意,不需要动用手指,只需要动动念头,就能做他想做的事情。

    比如说,他想要一朵正在绽放的花朵凋零,不需要身体和四肢有什么动作,只需要动动念头,瞬间即可完成!在这个范围内,他就是王,他就是万物生灵的掌控者,一念间,能够让花草枯萎,能够让万物凋零!

    不知不觉间,陈飞感觉自己的境界似乎又有所提升了,虽不很明显,但却是真的。

    重生境初期,或许不久的将来,他就会步入重生境中期。

    这有些骇人听闻,要知道,他从接触修炼到现在,也不过只有区区两三载而已。能够有这种成就,简直就是惊世骇俗。

    午夜来临,最后一刻终于到了,而此时,王凯也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来到了陈飞的身畔。

    他没有说话,因为,他看见陈飞在闭目深思,神态庄严,,意识到这个时候不能打扰陈飞。

    王凯看向了漆黑的夜空,天机老人的预言,马上就要结束了,而天地间依然很沉静。

    但是,似乎就是因为太沉静了,所以让人感到极度的不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了。

    王凯眼中露出些许忧虑,狼二的死始终是横在他心里的一根刺。

    狼二就是在最后那一秒死去的,他们,会如此吗?

    随即,王凯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双眸中竟然也在绽放一种莫名的光芒,同时,身上升腾起了高昂的战意。

    他想的很清楚,就算是死,也不能像狼二一样被自己给吓死,那样子太窝囊了。

    男儿当上战场,马革裹尸还!

    要死,也要战死,壮烈牺牲!

    而不是窝囊的被敌人或者被自己给吓死!

    夜空漆黑,远处的丛林就像是一个无边的黑洞,太黑暗了,深邃无比,透发着摄人的气息。

    就好像是一头野兽在蛰伏,在沉睡,而且即将苏醒了,已经感应到了他的猎物,在暗中睁开了它的眼睛,凝视着猎物,随时准备对猎物发出致命的攻击!

    书客居阅读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