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化血神花-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二十章 化血神花

    陈飞心里憋着一股气,这八位狗妖太强了,强大到让他毫无还手之力。但是,陈飞不会害怕,既然必须要死,那就让自己死的壮烈一些吧!

    人族一定要站起来,哪怕就是死,自己也要用灵魂来唤醒沉睡的人族!

    “好一个卑微的虫子。”

    浩大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冷漠,带着冰冷的杀意。在狗妖的眼中,陈飞,只不过就是一只随手就可以捏死的虫子。

    毫无征兆的,陈飞的身体飞起来了,撞在崖壁上,甚至镶嵌了进去,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大的震荡,要不是他炼体已经达到了巅峰,估计仅仅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

    “咦!竟然没死?”

    也不知道是哪只狗妖在说话,带着惊奇,似乎对陈飞还活着感到不可思议。

    “那就再给他一下吧。”有人开口,透着冷漠。

    “好吧。”

    下一刻,一只狗爪子无限放大,一瞬间就出现在陈飞的眼前,对着他的胸膛就拍了下去。

    陈飞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看着那只狗爪子离他越来越近,死亡的气息笼罩了他。陈飞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死定了。

    陈飞心中哀叹,“或许,这就是命吧!”

    空有人王经,却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成长,不是命是什么?

    狗爪子已经触及了陈飞的胸口,只要那么一瞬间,就能洞穿陈飞的胸膛,击碎他的心脏,让他死于非命。

    然而,惊变突然间发生了,毫无征兆的,一道犀利无匹的剑光闪过,那只狗爪子竟然被削掉了。一柄银色的战剑横在陈飞的胸前,吞吐着一丈来长的剑芒。

    关键时刻,李婆婆送给陈飞的战剑突然间复苏了,自动护主,挡住了狗妖那致命的一击。

    就连陈飞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一把抓住身前的长剑,陈飞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意,或许还不到绝望的时候。

    “咦,居然是这柄剑,时隔五十年,又见到了。”狗妖的声音很疑惑,似乎看出了陈飞手中战剑的来历。

    “不错,是那柄剑,难怪能挡住我的一击,不过剑始终是死物,不足为惧。”

    两名狗妖似乎在相谈,又像是在自语,谈论的是剑,丝毫没有提及陈飞,陈飞在他们的眼中还不如一柄剑。

    陈飞握紧了手中的战剑,戒备着,小心翼翼的往洞口的方向靠近。

    “他想逃?”

    “妄想!”

    有狗妖开口,带着戏谑,无匹的威压浩荡,陈飞又被禁锢了,就连他手中拿着的战剑,也在颤抖不停。

    一丈多长的剑芒不停的吞吐,但就是打不开禁锢。

    又是一只狗爪子无声的出现,快如闪电,直接对准了陈飞的胸膛。那狗妖,似乎对击碎陈飞的胸膛情有独钟。

    死亡的威胁再一次笼罩了陈飞,这一次狗妖早有准备,战剑也帮不了陈飞了。

    眼看着陈飞就要死在那只狗爪子下,突然间,惊变再次发生。

    这一次,是一条锁链飞来,后发先至,不但击碎了那只狗爪,也打破了禁锢陈飞的力量。

    “离开这里。”

    陈飞的耳边传来了一道老迈的声音,有气无力。

    陈飞来不及细想,握着战剑,拔腿就往洞口的方向跑去。只是,他刚跑出几步,又再一次被禁锢了。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被禁锢,可是,他也没法子,实力不如人,只能被动承受,这种无法掌控命运的感觉,对陈飞来说很不好。

    “你们想赶尽杀绝吗?”山洞中响起了愤怒的声音。

    陈飞的身子被禁锢了,但眼睛还是看的见的。他看见了那个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醒来了,怒睁着双眼,凝视八尊强大的狗妖,在大声的质问。

    “沉睡了五十年,你竟然醒了?难道你还想像五十年前那样放走他吗?”一尊狗妖开口,声音很平静。

    陈飞心里一惊,听他们的意思,五十年以前就有人来过这里,并从这里走出去了,似乎与这个老人有关。而且这柄战剑似乎也是在这里出现过,以此推断,陈飞几乎敢肯定,当年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就是丫头的爷爷。

    “不错,我就是要放他走,有我在这里,我不允许你们伤害任何一个人族。”老人说道。

    “当年一战,你已元气大伤,你还有能力阻止我们吗?”一尊狗妖开口,透着不屑。

    “哼,你们不要忘了,我若拼命,你们辛苦培育的化血神花就要废了。”老人冷哼,争锋相对。

    陈飞终于知道了那朵花的名字,化血神花!

    八名狗妖一阵沉默,很显然心里还是有顾忌。

    老人冷哼一声,捆缚在他身上的锁链在刹那间崩断了,佝偻的身躯在刹那间挺得笔直,突然间化作了一道幻影冲向了那朵已经绽放的化血神花。

    “闫振天,你敢!”

    八道愤怒的惊呼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八只狗爪子闪电般的飞向了老人,对准了老人身上的每一处要害。

    “哈哈哈,我闫振天有何不敢?”

    老人哈哈大笑,身子一抖,八根被崩断的锁链顿时激射了出去,与那八只狗爪子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可怕的力量散发开来,血池沸腾了,无尽的血水飞了起来,山洞中就好像下了一场血雨一般,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浓浓的血腥气味让人作呕。

    老人一把抓住化血神花,然而就在这时,八尊强大的狗妖也动了,包围了老人,对老人展开了激烈的攻击。

    “闫振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找死!”一名狗妖大声呵斥。

    “哼,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就没想过会活着出去。”老人与八尊狗妖大战,勇猛无比,冷冷的喝道:“倒是你们,在这里守了两百年,为的不就是这朵化血神花吗?我就要毁了它,我看你们怎么向你们的族长交代。”

    “你敢!”

    “没有我闫振天不敢做的事情。”

    “你若敢毁了化血神花,我们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那正好啊,我老人家就喜欢被人碎尸万段。”

    老人独战八大高手,勇猛无比,短时间之内竟然毫无败相。他们一边打,一边互怂,陈飞感觉老人一定是故意这么干的,其实就是想要告诉自己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渐渐的陈飞也明白了,这件情事还要追溯到两百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