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丛林狩猎者-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零六章 丛林狩猎者

    看着王凯哀怨的表情,陈飞微笑,一脸的淡然,道:“可以啊,下次我用拳头,保证让你舒服!”

    王凯脸色顿时一黑,心中直跳,立马就跳出去十丈远,惊恐的叫道:“那还是算了吧!我走了,大哥再见!”

    他实在是不敢多呆,开什么玩笑?陈飞的拳头是他能承受得了的吗?

    自从认识陈飞以来,王凯看见陈飞施展拳头的时候有很多,无一例外,都是打爆敌人的头颅以及身子骨,自己这把骨头经得起陈飞的拳头吗?还是算了吧,别没事找不自在!

    看着狼狈逃窜的王凯,陈飞露出微笑,眼眸中浮现出担忧,玩笑归玩笑,王凯这一去,真的能够平安吗?

    成功与否都在其次,最主要的是要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陈飞没有多说什么,说什么都是多余,他已经无法帮到王凯什么忙了,唯有在心里祝福!

    甚至,王凯临走前也没有说他要去什么地方,陈飞也没有问,其中的意思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

    当今天下,人族孱弱,无论他们两人身在何方,哪怕是相隔万里之遥,只要能够成功,只要能够崛起,都不难得知对方的消息。

    天下,能够崛起的人族绝对不多,但凡有,必将威震八方!

    所以,何必要留什么联系方式呢?

    天下皆可为家,天下皆可为修炼之地!哪里又有什么固定的地方呢?

    唯一让陈飞安心的是,王凯的长生典已经修炼到了化血境,而且也学了狐族的风雷拳,只要自己小心一点,不去招惹妖族强者,是能够自保的。

    王凯离开了,陈飞并没有在这里久留,他也离开了。

    既然已经来了青阳山脉,如果就这么离开了岂不是对不起自己来的这一趟?所以,陈飞决定还要去青阳山脉转一转!

    况且,在这青阳山脉,虽然是你争我夺,充满了无穷的杀机,但却是一个磨练自己的好地方。在这里杀人,简直不用顾忌什么,各凭本事,杀了也就杀了,甚至很多时候就算杀了人,别人也查不出来,是一个打劫的好地方!

    打劫,陈飞并不介意,打劫妖魔有什么不对?能够打劫妖魔也是一种本事!

    神刀恢复了昔日的平淡,锋芒内敛,失去了神威,变成了一柄普通的刀。但是陈飞并不在乎,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这柄神刀绝对还能再现昔日之神威,只是未到时候而已。况且,一般情况下,他也并不需要借助神刀的力量。以他的实力,自保,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如今,青阳山脉热闹非凡,虽然死了太多的人,但天下之大,妖族无数,况且这青阳山脉又是靠近逍遥城,所以,哪怕是死了不少人,依然不缺少生灵。

    这个世上哪天不死人?不死人才是怪事。何况这里还是青阳山脉,这里有太多的宝藏,不但有那些可以杀了卖钱以及用来修炼的野兽,而且还有青阳真人留下的宝藏。

    如今,又多了一个人王!

    人王,虽然是刚刚出现的,但是,名气却不小,俨然已经有了年轻一代第一人的称谓。这无疑就已经牵动了很多年轻妖族人的心,只要打败人王,就能换取天下第一的名声,谁人不愿?

    陈飞独自行走在青阳山脉中,除了修炼与打听青阳宝藏以及火之力量以外,闲时就与妖族人战斗一番,成为了丛林狩猎者,专门猎杀妖族人,目的,当然是为了充饥!

    他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吃妖族人的肉,不但味道鲜美,而且对修炼有极大的帮助。

    这一天,陈飞正在烤肉,他烤的一只强大的兔子。

    别看这只是一只兔子,可是真的很强,竟然是重生境的高手,在这青阳山脉中,也算是强者了。而且兔子尤其擅长速度,奔跑起来简直飞快。只可惜,他命运不济,遇到了陈飞。确切的说,是这只兔子主动挑衅陈飞的,想要杀了陈飞,博取天下第一的美名。

    只是,这只兔子万万想不到,天下第一的美名没有搏到,倒是差点成为了天下第一美食!

    这只兔子很大,足足百十来斤,体重堪称兔子之王。

    篝火升起,兔子肉烤的金黄,传出了浓郁的香味。

    陈飞用神刀切下一个兔腿,放在嘴边慢慢的吃着。

    随着修为的日益精进,他越发的淡定了,就连吃东西,也是变得斯文了起来,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做形象。身为人王,怎么可以没有形象呢?

    人族是万物之灵,是有礼貌,懂礼仪的,身为人王,更是要讲究不是?否则,岂不是抹黑了人族的形象?

    此时已经是晚上,一轮明月升上了天空,洒下洁白的月光。被这朦胧的月光照耀,这原始丛林多了几分别样的美。

    远处,有野兽的嘶吼声,甚至能够看见一道又一道的光华从天际闪过,那是一些能够飞行的妖族人,在黑夜中行动,或许是去猎食,或许是做什么别的事情!

    畜生就是畜生,哪怕是修炼成精了,也改不了畜生的本性。很多的畜生,天生就是夜晚活动的生物,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陈飞没有理会,看都没有看一眼,只要那些妖族人不来招惹他,一般在这种晚上他是不会去杀人的。

    一只百十来斤的兔子,陈飞一个人绝对能够消化完,修士吃东西,只要修为足够强,再多的东西也能在短时间内炼化,不存在吃不吃饱的问题,只存在本身愿不愿意的问题以及身体能不能消化的问题。

    突然间,陈飞心中一动,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无声无息间,他的身子消失不见了,隐匿在了黑暗中。

    篝火依然在燃烧,还有大半边兔子还在那篝火上烤着,不断地往篝火中滴着油,发出浓浓的香味。只是,少了一个吃兔子肉的人。

    猛然间,丛林一阵晃动,传出沙沙沙的声音,紧接着出现的是一块破布,确切的说,是一道幡!

    在那道破幡上用血写了几个大字,麻衣神相!

    麻衣神相!

    这几个字让陈飞感到很熟悉,这不是那位天机老人的幡吗?怎么会在这青阳山脉里出现呢?难道,是天机老人来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