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惊现天机老人-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零七章 惊现天机老人

    看到天机老人的破幡,陈飞心里头震惊,不淡定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还是感觉心里头有些发懵。

    这位怎么来了?他不是普通人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要知道,这里可是青阳山脉,并不是逍遥城,这里的人可不管你会不会算命,逮到你照样吃掉你,这是一个强者才能生存的地方,弱者,只能被无情的吃掉,就是这么简单。

    人族的血肉对妖族有致命的诱惑力,青阳山脉中不乏很久没有吃过人肉的野兽和妖族人,他们可不会在乎天机老人是否已经七老八十了,是否瘦骨嶙峋没有几两肉。他们在意的,只是人肉而已!

    真的是天机老人吗?如果不是他,为什么他的破幡会在这里出现?如果是他,他又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这里已经是青阳山脉的深处了,就是陈飞自己也是小心翼翼的,普通人绝对走不到这里来。天机老人虽然名气很大,能掐会算,但他并不是修士,抛开他那神奇的能力不算,他只能算是个普通人。

    陈飞屏住了呼吸,他感觉有些诡异,静静的看着,心里竟然有些忐忑!

    是不是天机老人?

    破幡在移动,向着篝火的方向而来,大约还有一百米,已经能够听见脚步声了。甚至,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咳嗽。

    陈飞心中一惊,这种脚步声和咳嗽声他都很熟悉,记得比较清楚,是天机老人的,加上那种熟悉的咳嗽声,陈飞几乎已经肯定,那就是天机老人。

    果然,渐渐的,在丛林里走出来一个身材佝偻的老人,他手里举着一幅破幡,弯着腰,颤颤巍巍的走来,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

    他来到篝火旁,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把破幡放在身畔,双眸看向了那篝火上的兔子肉。

    金黄的兔子肉,已经烤的很熟了,散发着浓浓的香味,让人垂涎欲滴。

    咕咚

    天机老人的喉结在抖动,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浑浊的双眸中放着光芒,盯着那金黄色的兔子肉,直接就把手伸了出去。

    篝火很旺,火苗窜起了很高,炙热的火焰,虽然不能伤害修士以及成了精的妖族人,但是,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有人曾经说过,被火烧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伤害之一,这是形容被火烧时的那种痛苦,一般人绝对难以承受。

    可是,那天机老人却就这么把手伸出去了,很从容的从那篝火上取下了烤的金黄的兔子肉,也不怕还烫,直接就放在嘴边大口朵颐起来。

    陈飞看的暗自震惊,从这简单的行为来看,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了。也就是说,这位天机老人,根本就不像人们传说中的那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迟暮老人,分明就是一个强大的高手。

    这也就能解释了,为什么天机老人身为人族,却能够安然无恙的在逍遥城生活。他靠的,绝不仅仅是他那神鬼莫测的卜算之能,还有他那高深莫测的实力。

    只是,天机老人真的是人族吗?

    陈飞心中凛然,虽然人们都说天机老人乃是人族,但现在看来,这天机老人的身份非常值得怀疑。人族,有这么厉害的高人吗?

    如果有,他的一身本事从何而来?

    如果有,他又为什么这么低调?

    看他平日间行事的作风,并不像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否则也不敢以普通人的身份在逍遥城来去自如了。

    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普通人,哪怕他的卜算之术如何高明,他也不敢如此高调。万一不小心得罪了哪位强大的妖族人,直接就给灭了!

    天机老人仿佛没有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探,自顾自的吃着兔肉,那剩下一半的兔肉,怎么着也有好几十斤吧?可是却在他的手里以非常迅疾的速度快速消失着,只是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一半了,他的脚底下倒是多了许多兔子的骨头。

    陈飞深深的吸了口气,从丛林里走了出来,平静的问道:“老人家,兔子的肉好吃吗?”

    天机老人高深莫测,而且又有一身卜算的本领,陈飞并不认为天机老人没有发现自己,与其被人叫出来,还不如主动一点的好。

    天机老人虽然很神秘,很有可能还是一位被人忽略了的大高手,但是,陈飞也并不惧怕。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在天机老人身上发现有敌意。况且,就算天机老人要对他不利,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好吃!脆而不腻,香而不浓,人间美味!”天机老人下意识的说道。

    “老人家,您老对美食很有研究啊,晚辈佩服!”陈飞闻言先是一怔,然后说道。

    一听这天机老人的口气,就是经常吃肉的人,而且对美食颇有研究,一般人族是绝对不可能的,就是妖族,有这种爱好的人也绝对不会很多。

    妖族人,乃是野兽所化,野兽吃东西,通常都是茹毛饮血,囫囵吞枣,很少有人会去在乎食物做的好不好吃,从这一点来看,这位天机老人还真的有可能是人族。

    因为只有人族才如此讲究,就好比自己和王凯!

    “那是当然,我老人家吃过的肉比你见过的都多。”天机老人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吗?那老人家您一定是活了无尽岁月的老前辈了?”陈飞随口说道。

    “算是吧,我也不知道我活了多久了。”天机老人含糊不清,但这一刻却是有些疑惑,道:“我怎么感觉不到你的存在呢?你是死人?”

    “死人能够说话吗?”陈飞很奇怪。

    在陈飞觉得,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说话?这天机老人说话好生奇怪。或许,这就是高人的行事作风吧?

    不奇怪,那就不叫高人了!

    天机老人道:“能啊,怎么不能?有些家伙本来死了,可是不甘心,死不瞑目,就会说话,而且还是喋喋不休,就像一个唠叨的老太婆,你不会就是那种人吧?”

    这种谬论,陈飞还是第一次听见,心中顿感惊异。

    人死了还能说话吗?真的假的?这老家伙,不会是在忽悠自己吧?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陈飞心中不解,越是与这天机老人接触,他就越觉得天机老人高深莫测,这天机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这都只是巧合吗?

    如果是巧合,那未免也太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