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远方思念的人儿-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二十一章 远方思念的人儿

    两百年前,那时候的陈塘关依然是狗族的天下。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狗族的族长得到了一株化血神花。这是一种非常逆天的植物,可以帮助炼体顶峰的人最大程度的把自身凡血转化成适合修炼的神血。

    化血神花非常的罕见,而且一株化血神花从栽种到开花,不但要经历很长很长的时间,还要以活人为载体,以无尽的鲜血来作为肥料,这样子,才有可能开花。

    代价和收获往往是成正比的,服用化血神花的人,神血会比没有服用化血神花的人强大得多,同境界,堪称无敌。

    得到这样的一宗宝物,狗族的族长当然不会放弃,他打算给狗族培养出一名绝世的天才。

    闫振天只不过是一个倒霉的人,为了给化血神花找到载体,狗族的族长在人族中选出了闫振天,并想尽办法把闫振天培养成为了绝世高手。

    因为,只有绝世高手才能有强大的生命力支撑到化血神花绽放的那一天。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狗族派人挖了这个山洞,用人族以及野兽的鲜血来铸就了这么一个血池。并囚禁了闫振天,以闫振天为载体,滋养那株化血神花。

    因为闫振天本身已经是绝世高手,为了防止意外,狗族又派了八名强大的人物守护这里,守护那株化血神花。

    一百多年过去,化血神花依然没有绽放,而闫振天也差不多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八大高手在这个山洞里枯坐了一百多年,也早已陷入了沉睡,为了防止生命力外泄,以狗族无上手段把自己石化了,只有在血池中的鲜血快要耗尽,或者化血神花出现异常时才会醒来。

    五十年前,丫头的爷爷无中来到这里,趁着八大高手石化的期间,闫振天传授了丫头爷爷一些功夫,然后又把自己的战剑送给了丫头的爷爷,从那以后,世上就多了一位敢和妖魔对抗的英雄。

    五十年过后,也就是今天,化血神花已经绽放了,而闫振天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恰好陈飞闯进了山洞,并且还带有闫振天的战剑。闫振天大受触动,所以想要保住陈飞的命。

    这些都是陈飞从他们的话语中推断出来的,**不离十。

    陈飞有些唏嘘,对闫振天的遭遇感到同情,也感激闫振天,要不是闫振天,自己现在已经死了。

    九大高手大战,破坏力太强了,山洞中许多地方都坍塌了。无匹的力量,让山洞都摇晃了起来,让人很怀疑这座大山会不会被他们的力量给打穿?

    陈飞无法估计他们级别,陈飞只知道,这几人,每个人都可以用一个手指头碾死自己。

    “老人家,接剑!”陈飞大喝一声,看准了机会,抛出了手里的战剑。

    闫振天独对八大高手,占了下风,险象环生。这柄战剑本来就是闫振天的,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

    “多谢。”

    闫振天说道,伸手接过战剑,同时把化血神花放在了陈飞的手里,一巴掌就把陈飞拍飞出去了,方向正是山洞的出口处。

    “年轻人,好好活着,为人族而战,杀尽天下妖魔!”

    老人苍凉的话语回荡在陈飞的耳边,可是陈飞已经看不到老人了,他的身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飞出山洞,只能隐约间看见身后的山洞中不断有犀利无匹的剑光在飞舞,同时还有老人的怒吼之声。

    轰隆隆!

    突然间,身后的山洞不断的在坍塌,隐约中,陈飞看见一道剑光斩断了山洞的支撑点,让整个山洞在刹那间坍塌了下来。

    “前辈”陈飞眼睛通红,撕心裂肺。

    他何尝不知这是闫振天故意这么做的,否则,他根本就不是那八位强者的对手。老人这是明知必死,还要拉着八位狗族强者陪葬啊!

    ‘咚’的一声,随着老人加注在陈飞身上的力量用尽,陈飞也摔倒在了山洞之中,而在他的身后,坍塌还在继续,不断的向着他的这个方向蔓延。

    陈飞不敢耽搁,用尽了全力跑出了山洞。

    站在半山腰,凝视着远方的天地,呼吸着森林里的新鲜空气,陈飞恍如隔世。短短的半天功夫,几度从死亡边缘挣扎了回来,差一点就没命了。

    感受着手里化血神花的力量,陈飞心绪很复杂,这是闫振天用生命为他换来的,而闫振天的愿望很简单,要让他为人族而战,杀尽天下妖魔!

    “闫老前辈,您放心吧,我会的。”陈飞认真的说道。

    这座山很清净,也很安全,因为所有的野兽都已经被山洞中的狗族给杀死了。陈飞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认真的准备了一番,然后服下了化血神花。

    化血神花入口即化,澎湃的力量顿时融入了陈飞的血液中,开始随着人王经的运转改造血液。

    陈飞立马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改造周身的血液,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不止血液,就连骨髓都要跟着一起改变,但是,一旦成功,那好处是无以伦比的。

    人的血液,就好像大地上的江河湖海,只有更具有营养的水,才能滋润干涸的土地,才能让天地万物茁壮成长!

    回龙村,傍晚了,夕阳下,丫头坐在村口的那块大石上,遥望远方,眼中尽是思念。

    陈飞已经进山一个月了,没有半点消息传来,丫头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陈飞,但是她每天都会来,她坚信自己一定能够等到陈飞从大山里回来的。

    一天又一天,丫头的眼睛都快要望穿了,可是,陈飞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下雨了,先是毛毛雨,然后逐渐变大,也起风了,先是微风,然后变成了狂风!

    狂风暴雨,丫头披着斗篷,还是在那里等,一直到李婆婆拄着拐杖冒着暴风雨前来接她回家,她才回去。

    “丫头啊,你不要命了?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你陈飞哥哥回来看不到你怎么办?”李婆婆用手抚摸着丫头的秀发,爱怜的说道。

    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固执了,这么大的雨,陈飞也不可能回来啊。

    “下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飞哥哥过的怎么样了?”丫头看着窗外的暴风雨一阵出神,喃喃说道。

    “你放心吧,你飞哥哥那么厉害,他会照顾好自己的。”李婆婆安慰道。

    “可我还是担心,等雨停了,我还想去村口等他,我答应过他的,我每天傍晚都会在那里等他回来,现在时间还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