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人妖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二十二章 人妖恋

    天机老人已经说的非常的明白,把人族孱弱的真相阐述了出来,虽然可能不是全部真相,但也绝对是无限接近真相的说法。

    只是陈飞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难道世上不止一个人王?

    为何他所知的人王与天机老人所知的人王不一样呢?

    这其中,又有什么联系?

    “远古时期,有多少个人王?”陈飞问道。

    天机老人说道:“时代更迭,每一代都会有许多天骄人物出现。妖王在更迭,人王也在更迭!”

    陈飞顿时明了,心中豁然开朗。

    是啊,时代在更迭,不同的时期,当然有不同的天骄人物,也就有不同的人王。人王不止一位,在不同的时期出现。自己见到的人王,与天机老人见到的人王,并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

    但有一点,无论是哪个时代的人王,无疑都是非常的强大的。

    只可惜,没有人能够真正的长久,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永恒。强如人王,也终究是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无论是练功走火入魔而死,还是被其他种族的至强者联手给杀死,终究也都是死了。并且,随着岁月的流逝,沧海桑田,曾经的名誉,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去了。

    天机老人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道:“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永恒,远古是如此,当今的妖族也是如此。所谓的盛极而衰,别看妖族如今似乎很强,但是依我看,妖族的末日已经快到了。”

    “老人家何出此言?”陈飞惊异的问道。

    这种言论,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是在直接预言妖族的未来啊!

    当今世上,谁敢说这样的话?

    恐怕也唯有这位精通卜算之术的天机老人敢吧?

    陈飞不敢确定,但是,他依然感受到一种不同寻常。天机老人绝对不会无的放失,这么说,一定有其特殊的道理。

    “最近,我老人家夜观天象,看到妖星已经暗淡,人王星倒是璀璨了起来,再加上你的出现,更让我确定,妖族的末路就要到了。”

    天机老人神神叨叨,说话处处都透着玄机。

    陈飞抬头,看向天际,除了乌云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什么妖星?什么人王星?

    他不明白,从未听过。但是,他却又有些相信天机老人说的话。或许,天机老人说的是真的吧?

    但无论如何,陈飞还是选择首先要相信自己,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他才能如远古人王那样,君临天下,震慑天下万族!

    “陈飞,青阳真人的宝藏绝对不能落在妖族人的手中。”天机老人说道。

    “为什么?”陈飞不太明白。

    妖族鼎盛,青阳真人虽然很强,但既然会被镇压了,那他就不是最强大的。既然不是最强,他的宝藏,就算得到了,又有多大关系?

    人族的敌人足够多,也不差青阳真人那么一个!

    何况,只是青阳真人的宝藏而已!

    宝藏就是宝藏,虽然有可能神奇,但终究是死物,未必就能造就出绝世高手出来。

    “你错了!”天机老人眸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他仿佛能够看透陈飞心里所想,凝重的说道:“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怀疑,青阳真人本就是人族,青阳真人的宝藏,或许关乎着人族大秘。”

    “什么?老人家,你是说青阳真人是人族?”

    陈飞真的愣住了,他可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传说中,青阳真人爱上了十二大妖族中人,一个能够与妖族相爱的生灵,怎么可能是人族呢?

    人族,难道也能与妖族通婚不成?

    “这有什么不可以?强者的世界,本就让人无法捉摸。”天机老人说道:“天地万物,本就一体,真正到了至强者的境界,早就已经不分什么种族了,跨种族之间通婚,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再说了,你看这这天下的妖魔,真正有几分实力的,哪一个不是变成人类的样子?一个血气方刚的人族天骄,爱上了娇艳无双的妖族天骄,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都行?”陈飞讶然。

    他无话可说,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乍一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仔细品味,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人妖恋,生出来的娃是人还是妖?”陈飞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他实在是很好奇。

    天机老人古怪的看了陈飞一眼,问道:“小子,你问这个问题,是不是也想与妖族美人来一场人妖恋啊?”

    “你想多了!”陈飞顿时说道。

    这个老东西,说话简直不靠谱,我是那种人吗?

    这一刻,陈飞恨不得给天机老人一记碎金拳!

    “年轻人好奇心强,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天机老人仿佛没有看到陈飞的脸色,不顾陈飞那要杀人的目光,说道:“如果你看上了哪一个种族的妖女,我老人家去给你做媒。”

    靠,这老家伙,越说越离谱了!

    陈飞手中刀芒一闪,神刀竟然非常给力,这一次竟然主动爆发出了绝世神芒,曾经的威势竟然一刹那间再现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天机老人的灵觉何其的敏锐,当时就感觉到了,吓的他老脸煞白,身子一晃,就退到了百丈之外,已经出了山洞了。

    直到神刀的锋芒隐去,天机老人都不敢进来,小心翼翼的在山洞外试探,过了很久才敢走进来。

    不过,他依然不敢接近陈飞手中的那柄神刀,离陈飞远远的,惊惧的问道:“人王,你手里的那是什么刀?我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

    “是吗?”

    陈飞心中一动,这天机老人能掐会算,神秘非常,定然知道这世上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说不定还真的能推测出这柄神刀的来历。

    “我还不太确定,你把刀给我看一下!”天机老人说道。

    “好啊!”

    陈飞随手递过手里的长刀,那随意的样子,让天机老人汗颜。

    一柄能够让他都惊惧逃窜的神刀,在陈飞手里竟然被如此随意的对待,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天机老人伸手,想要接过陈飞递过来的神刀。可是,他突然又后退了,再次跑到了山洞之外,这一次过了好久才又小心翼翼的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