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你也不是女人-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二十八章 你也不是女人

    那都是未知的,在没有搞清楚以前,陈飞不想与这凰族天女过多的亲近。

    光芒一闪,白云飘过,竟然出现在苍鹰的身旁,与苍鹰并列飞行。凰族天女似乎没有看见陈飞的冷漠,更是直接无视苍鹰愤怒的表情,不停的打量陈飞,问道:“你可以下来吗?”

    这话问的奇怪,无缘无故,凭什么下来?

    陈飞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当然也没有起身。他倒是想看看这女孩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来?

    是放弃?还是继续?又或者,直接出手?

    凰族天女露出不满之色,道:“你怎么那么小气?好歹我也是一青春美丽无敌美少女不是?难道你就不心动吗?”

    她的确很美,在白云上展动她的身姿,青春气息荡漾,那绝美的脸庞以及妖娆的身段,加上那没有穿鞋而光着的雪白的又小巧玲珑的脚丫子,足以让天下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陈飞也感到心动,平静的心泛起了那么一丝本能的渴望。心里面产生了一丝悸动。但也仅此而已,这只是一个男人的本能,和女人看见美男子产生悸动是同一个道理。

    陈飞表情平静无波,问道:“我为什么要心动?”

    “额”

    这位自以为青春美丽无敌美少女顿时就哑然了,竟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是啊,人家为什么要心动?难道就因为自己青春美丽无敌吗?

    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但又似乎不是。所谓的青春美丽无敌,似乎都是她自己在说而已。

    最后,凰族天女憋出了一句话:“喂,你还是不是男人?”

    意思已经很明显,凰族天女太自信了,认为自己能够让全天下的男人心动,不心动的人,就不是男人。

    这话的确有几分底气,因为她足够美丽。

    但是,却也有毛病,陈飞就为她找到了毛病,带着微笑,很平静的打量凰族天女,问道:“请问,你是女人吗?”

    青春美丽无敌美少女不是女人吗?

    这话不止凰族天女愣住了,苍鹰也愣住了,甚至不经意间从他们身旁飞过的人也都愣住了。

    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居然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看看这女孩的身段,多么的妖娆,该大的地方绝对够大,该小的地方绝对够小,全身上下简直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还有那脸蛋,多么的美丽,多么的动人。

    这样的一个女孩,不是女人是什么?

    “你你什么意思?”凰族天女很快就回过神来,双目圆睁,气鼓鼓的问道。

    “我没什么意思啊。”陈飞同样无视凰族天女愤怒的目光,好整以暇的问道:“我只是问你,你是女人吗?”

    你丫的,还敢说你!

    凰族天女简直要气炸了肺,整个人都开始不淡定了,胸膛剧烈的起伏,波涛汹涌,用手指着陈飞,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是女人了?我哪里不像女人了?你倒是说说啊!”

    女人一旦动怒,那是很可怕的,那架势,比那发怒的母老虎还要厉害。

    实际上,母老虎也真的比不过她,因为她是凰族天女。

    陈飞上下打量,带着微笑,双眸中太极神图旋转,一种神秘气息流淌,在眸光中浮现出一面镜子来。在那镜子中,清晰的浮现出了凰族天女的本体。

    一头美丽的凤凰,沐浴着火光,在绽放神秘光华,像是在翱翔,像是在俯视天下万物,哪怕静止不动,也依然是高贵而强大。

    这就是十二大妖族中真正的凰族血脉,哪怕只是一缕原形在眸光中浮现,依然能够绽放出王者的风华绝代。

    这种气息很强,天生有着极强的压制感,附近有些生灵飞过,顿时在空中颤抖,急忙调转方向,生怕在空中忍不住就伏跪下来了。

    妖族与人不同,种族血脉上的差距,是难以掩盖的。哪怕是同境界的妖族人,其中一个是高贵无比的皇族血脉,另一人也要受到极大的压制。

    这就是血脉的力量,隐晦而又无形,但确实真实存在着。

    陈飞眼中的神秘太极图一闪即逝,很隐晦,只有凰族天女一个人看见了,顿时脸色大变,难看无比。

    身为凰族天女,妖族中年轻一辈中最强的那几人之一,凰族天女当然是很聪明的,怎么会不明白陈飞的意思呢?

    这分明就是说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人,而是一只凤凰!

    尽管她是一只母的凤凰,那也是一只凤凰。

    凤凰就是凤凰,绝对不是什么女人!

    女人,什么是女人?

    女性的人类,人族的女性,这才是女人,真正的女人!

    一只凤凰,哪怕拥有了人族的外表,那也绝对不是人族。骨子里就不是,从根本上来讲,那就是一只凤凰。

    血脉是,**也是,只有形态外表不是。

    但是,就算如此,值得上纲上线,值得这么认真计较吗?

    凰族天女的神色冷漠了起来,她是十二大妖族中凤凰一族的嫡系公主,是所有妖族中年轻一代中最为顶尖的高手,她的身体里流淌着凤凰一族最为高贵的血统,她绝对不能受到侮辱!

    而如今,这个不明身份的人,竟然敢以这种方式来侮辱她,这简直岂有此理。不把这个人给揍成猪头,她就不是凰族天女了。

    “你是哪一族人?报上你的名字来,或许本小姐会看在你家长辈的份上饶你不死,否则”凰族天女恶狠狠的说道。

    陈飞依然微笑,同样很平静,根本就无视凰天女的愤怒,没有说话,也没有做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苍鹰的脑袋,示意苍鹰加快步伐。

    什么叫做无视?这就是无视。

    管你什么人,管你什么种族,我不想理你,我就不搭理你,就是这么简单,你能奈我何?

    苍鹰长啸,身子有些发颤。

    他是很强,可是,面对凰族天女的无上血脉压制,他始终还是感到很不自然。种族血脉上的差距,本就很难用修为上来弥补。更何况苍鹰的修为根本就不如凰族天女。

    有了这种心理阴影,苍鹰飞不稳了,几次差点从空中坠落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柄刀突然间出现,冷不丁的横在苍鹰的身畔,那锋利的刀芒,直接对准了凰族天女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