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服还是不服-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三十四章 服还是不服

    蛇,可是一种非常阴险狡诈的生物,在大自然中,甚至在这天地间,都享有很臭的名声。几乎所有人对蛇族都没有半点好感,实在是这种生物他太招人厌了。

    就连蛇的血,都是冰冷的。

    然而,不可否认,蛇族是非常强大的,其中最强的一支,同样也是十二大妖族之一,是妖族中的王族。

    这条大蟒蛇,显然并不是来自十二大妖族中的蛇族,或许是哪一个分支甚至野生的也说不定。但是,它真的很强,而且特别的阴险。

    它与苍鹰战斗,本来已经占了上风,但是,这家伙它却诡计多端,把苍鹰引到了外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群那里,让苍鹰的力量在人群中炸开,引起双方的怒火。

    借刀杀人!

    大蟒蛇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来杀死苍鹰,杀死它的天敌。

    不得不说,这种方法果然还是有用的,成功的让一些人忍不住对苍鹰动手了。

    妖族人通常都很自大,很冲动。他们是站在一边看热闹的,怎么能够被无缘无故的攻击呢?真是岂有此理,此仇不报,枉为妖族人!

    所以,在苍鹰的力量在人群中炸开以后,苍鹰就几乎变成了公敌,很多人都在第一时间对它出手,想发泄心中的那股闷气。

    苍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麻烦,它虽然很不错,速度上更是超越了很多人。但是,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打的狼狈逃窜,羽毛满天飞。

    反观那条大蟒蛇,竟然露出了很人性化的笑容,趁着人们对付那苍鹰之际,它竟然打算溜走!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很少有人会想到大蟒蛇竟然还敢在这个时候选择溜走。

    还别说,真的让它逃出去很远的距离,差点就走掉了。

    只可惜,大蟒蛇千算万算,却忽略了一个最不应该被忽略的人。

    陈飞,身为苍鹰的主人,他怎么能够被忽略呢?忽略他,那就是世上最大的错误。

    打狗还得看主人。打他的坐骑,不看他这个主人的意思吗?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大长虫,就这么走了吗?”陈飞的声音冷冷的传来。

    陈飞就站在大蟒蛇的前面不到三丈之处,刚好堵住了大蟒蛇的路,冰冷的眼神看着大蟒蛇,让大蟒蛇感觉浑身都是冰冷的寒意。

    “小子,你你要干什么?”大蟒蛇有些害怕了。

    它当然认出了这就是站在苍鹰背上的人,也就是它想用来当作替死鬼的人。可是,它却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坐骑,也就是那只苍鹰会那么强。虽然还不是它的对手,但也相差不多了,真要生死相搏,就算它侥幸能够胜出,杀了那只苍鹰,它自己也必定会身受重伤。

    坐骑都是如此,那主人该有多强?

    大蟒蛇恨不得用自己的尾巴狠狠的抽自己几下。

    枉自己聪明一世,现在怎么变的糊涂了?明知道那苍鹰本就不好惹,偏偏还去挑衅苍鹰的主人,现在好了,想走估计都很难了。

    陈飞道:“不是我要干什么,而是你要干什么?”

    “我我”大蟒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它此刻化成人形的话,一定是脸红的跟那猴子屁股一样。

    是啊,可不是它想干什么吗?

    人家在空中站着好好的,又没招惹它,是它自己找死,主动跑去招惹人家的,现在打伤了人家的坐骑不说,还让人家的坐骑陷入了危险当中,又有什么资格去询问别人要对它做什么呢?

    就算是杀了它,也是它活该!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让我下来吗?现在我下来了,就站在你面前,你怎么不说话了?大长虫?”

    陈飞冷笑,丝毫不留面子,道:“你说你,长得那么丑,在家里恶心一下你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也就罢了,干嘛要跑出来影响这大自然的风景呢?”

    “我这我”

    大蟒蛇要晕了,它怎么可能说得过陈飞呢?三言两语就被陈飞给问的哑口无言了。

    “别我我我的了,干脆点,想死还是想活?”陈飞问。

    迟则生变,拖延下去难免会节外生枝。更何况周围强敌环绕,现在跳出来一条大蟒蛇,等会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呢?所以,陈飞要早点弄清楚那迷雾当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况且,那苍鹰如今还在被围攻当中,拖延下去,难免还会发生意外。

    这只苍鹰还是很不错的,留着还有用,目前为止,陈飞并不希望苍鹰死去。

    大蟒蛇眼睛骨碌碌一转,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以为你就能挡得住我吗?”

    说着,大蟒蛇作势欲扑,气势很强。

    然而,它下一刻,竟然做了一个很丢脸的动作。

    这家伙,居然转身就想要逃走,而且速度飞快,明显就是超长发挥,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远方。

    这时,有比较冷静的人们也看出了端倪,原来,他们之所以对付那苍鹰,都是那大蟒蛇暗中布局,要借刀杀人,挑起他们与这位能够匹敌凰族天女的可怕强者之间的冲突。

    很多人反应过来,愤怒无比,想要去找那大蟒蛇算账,只是,那家伙速度贼快,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能够追得上。

    然而,这些人不能,并不代表陈飞也不能。

    陈飞迈步,周围空间一阵变化,整个人就消失在了远处,探出一只大手,抓住了那大蟒蛇的尾巴,猛力的就抡起来了。

    人们看的眼睛一花,他是怎么来的?

    太快了,那种速度,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跟得上,梦幻空花,一闪即逝,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似乎,他原本就应该在那个地方的。

    砰砰砰

    陈飞抡动大蛇,十几丈长的蛇躯在空中不断的飞舞,不断的与大地来个最亲密的接触。很多山石都被砸的粉碎,一些小山头,也被轰塌了。

    很多人被波及到,顿时飞出去了,就好像在身体上被敲了一记重锤一般,澎湃的力量,让他们血气翻涌,狂喷鲜血。

    “你服还是不服?本座专治不服!”陈飞喝问,同时语气冰冷无比,宛如从地狱走来的死神,不带丝毫的感情。

    陈飞向着苍鹰走去,手中的大蛇抡动起来与那长鞭一样,随心所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