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沐雨血与骨而行-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三十七章 沐雨血与骨而行

    这个面容阴鹫的蛇族人很狂妄,自称唯我独尊,自称天尊,实际上,不过重生境而已,还不是后期。虽然很强,但绝对算不上是第一,甚至还不如凰族天女。

    他之所以能够不被迷惑,其实也很简单,大多数的蛇族本就是与毒为伍,与毒为伴,自身就带有强大的毒性。能够化解这种瘴气,那也在情理之中。

    苍鹰心中憋屈,本就是蛇类的天敌,又被大蟒蛇戏耍了一次,对蛇族就更加没有好感,冷冷说道:“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被当做小白鼠给抛进来探路。”

    可不是么?

    要是在迷雾外被人发现他是蛇族,估计他现在就不会那么轻松的在这里大言不惭了。

    “喂,你说什么呢?见了本天尊还不下跪?竟敢与本天尊如此说话?找死!”

    蛇族青年非常的自信,也非常的霸道。闻言当时就大怒,要苍鹰过去跪下求饶,否则,大有把苍鹰给撕碎的意思。

    “天尊,就你?也配?”苍鹰不屑的冷笑。

    天尊,乃是对一种至强者的称呼,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达到天尊境的人,已经能够称王了。

    实际上,很多种族当今的王,也就是天尊境。

    天尊境与重生境,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间相隔十万八千里,如天堑鸿沟一般。

    这位蛇族人以天尊来形容自己,明显就是自吹自擂。

    苍鹰心中不爽,你自吹自擂也就罢了,为何要跑到我主人面前吹牛?你以为我主人是什么人?你以为我又是什么人?

    鹰吃蛇,你丫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以为你是那可恶的大蟒蛇啊?

    那条大蟒蛇的确是很厉害,苍鹰自愧不如。但是对眼前这位喜欢吹牛的蛇族人,苍鹰心里可是没有半点畏惧。恨不得立马就上去把他撕碎。

    陈飞皱了皱眉,呵斥道:“老苍,别说了,我们走。”

    老苍,这是对苍鹰的叫法。

    虽然以妖族的年龄来算,这位苍鹰其实并不老,也就一百岁左右。但是,比起陈飞这十几岁的人来讲,苍鹰可就真的是老家伙了。叫他一声老苍,一点毛病都没有。

    “是,主人。”苍鹰立马熄火。

    陈飞的实力让苍鹰心服口服,而且又救了苍鹰两次。如今的苍鹰,对陈飞那是死心塌地,陈飞说的话,对苍鹰而言就是圣旨,绝对不容反驳。

    这迷雾中危机重重,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意外,早点离开为妙,陈飞并不想多生事端。

    只是,他想走,却有人不想让他走。那位狂妄的蛇族青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冷冷的说道:“别走,没有说清楚之前谁也别走。”

    “说什么?”陈飞冷冷的问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是否真的比我强?”

    “喂,小蛇,你可不要得寸进尺。”苍鹰大怒。

    “我在和你主人说话,你插什么嘴?”蛇族青年也不是善茬,张口就骂。

    “你”苍鹰闻言大怒,双拳紧握,杀气弥漫,就想动手。

    “老苍,别冲动。”陈飞制止了苍鹰,看向了这位狂妄的蛇族青年,问道:“你想知道我是否比你强,你试试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我”

    蛇类本就是狡诈的生物,这位蛇族青年虽然狂妄,以天尊自居,但真的要让他对一个看不出种族深浅的人动手,他心里还是有些顾忌的。

    动手很容易,但是,后果可能更严重!

    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陈飞冷漠的摇摇头,带着苍鹰,向前走去,身上的气势澎湃。

    很简单,你不让路,难道要让我求饶吗?那是不可能的,你以为你真的是天尊呢?

    充其量,你不过就是一境界与我相当的区区一条蛇而已!

    蛇族青年不由自主的后退,陈飞的那种气势让他感到了惶恐,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但是,心里面天生的高傲让他不想离开,反而真的对陈飞出手了。

    蛇族的攻击方式很刁钻,速度奇快,游滑无比。蛇族青年的手,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在空中扭曲,化成了一片模糊的残影,快速的伸向陈飞的胸膛。

    很显然,他这是根本不留丝毫余地,并不是所谓的切磋,而是要生死相搏。

    面对这样的攻击,陈飞当然也是不会客气的。残缺的五行拳骤然爆发,远古人王的拳法,那威力自然是没得说的。虽然残缺,但也一点不比当今世上的任何一门功夫差。

    只是一拳,狂暴的力量就把这位狂妄的蛇族青年给打飞了,落在地上之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陈飞没有杀他,小角色,懒得杀,反正他这种状态留在这里也是死。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如他和蛇族青年一样能够抵挡这可怕的瘴气的,这个地方的疯子可是不少,见人就杀。这位蛇族之人不是很狂妄吗?那就让他留在这里与这些疯子们过过招吧,如果能活着走出这片迷雾瘴气,那是他的运气。

    远处,有人看见这一幕,倒吸冷气。

    蛇族青年的实力要说在这里也不是很低,但一招就败了,败得那么彻底,这位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人,竟然是这么的强大,简直可怕。

    有的人之前看见过陈飞在迷雾外大发神威的样子,倒也释然,认为这在情理之中。

    一时间,但凡清醒的人,每个人都离得陈飞远远的,深怕触怒这位可怕的强者。

    但是,那些疯狂的人们却不是这么想,无差别的攻击,当然不会放过陈飞与苍鹰。

    刷

    刀芒惊天,陈飞的神刀出鞘,虽然没有昔日的锋芒,但是有陈飞的力量加持,那种可怕的威力,依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

    这是一条血路,染血的路。以生命与尸骨铸成,没有感情,只有冰冷无情的杀气。

    每个人都想通过这片布满了瘴气的森林,但凡挡在前路上的生灵,都是敌人。

    对待敌人,又怎么能够心存手软呢?

    陈飞是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每个前进的人,脚底下都有诸多尸骨相随。

    鲜血,染红了这一片土地。每个人都沐浴鲜血而行,冷酷而显得无情。

    无边的迷雾当中,可怕的瘴气,充斥着浓浓的杀气,让人窒息,让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