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天尊的儿子-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四十章 天尊的儿子

    神秘,之所以被称之为神秘,当然是鲜有人知。苍鹰并不是什么至强者,充其量只是一个重生境的小妖而已,不知道也属正常。

    陈飞不再询问,他也知道其中的道理。向着前方走去,踏入了暗黑色的山脉中。

    苍鹰随行,落后陈飞一步,以示礼敬。

    寸草不生的山脉,一丝丝肉眼可见的黑色雾霭在不停的弥漫,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甚至,脚下的大地,有的地方都是软的,仿佛那鲜血还未凝固,让泥土都还在松软。

    噗

    前方有人摔倒,随即发出惨叫,身子竟然在慢慢的陷入到大地当中,越挣扎,越是下陷的快。

    那里有一片看不见的沼泽地,前边有人不小心踩进去了,顿时丢了性命。

    “快,危险,我们飞过去。”

    有人叫道,并且随即就飞上了天空,想要从空中横渡。

    然而,这却也不可能。

    因为,进入这片区域以后,因为神秘场域的关系,所有人都不能飞行了。飞上天空,还没有十米高,就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拉扯下来,反而陷入的更快。

    神秘,可怕,危险!

    进入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举步维艰,想要前进一小步,或许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嘭

    有人突然间出手,打翻了身旁的一个人,然后踩着他的躯体就跃过去了,成功到达对岸。

    一见这个方法有效,顿时很多人都疯狂了起来,连下重手,不断有人惨叫着倒下,然后被扔到了沼泽地里,成为了横渡沼泽地的船儿,载着胜利的人横渡。

    “主人,要不,您踩着我过去吧?”苍鹰说道。

    他真的很忠诚,明知道前方有危险,但还是愿意以自己的身体作船,承载陈飞过那沼泽地。

    这种精神,让陈飞都感动。这是他见过的第一个不一样的妖族。

    如果天下都是如这苍鹰一样的妖族,那人族的日子恐怕就好过得多了。

    凝视苍鹰,陈飞道:“我有这么说过吗?”

    如果是十恶不赦的妖族人,不用苍鹰主动请缨,陈飞早就出手了。但是,对于如此忠诚自己的妖族,陈飞绝对不会这么做。

    恩怨分明,陈飞自问,不是那种不知好歹,滥杀无辜之辈。

    有狂暴的力量袭来,那是有的妖族人对陈飞和苍鹰出手了,发动了攻击,要以他们两人的身体来作船,横渡沼泽地。

    “哼,来得好!”

    陈飞冷哼,反手就是一拳轰出去,顿时轰飞几道人影,落在那沼泽地当中。

    不止一人攻击陈飞和苍鹰,但是,都被陈飞以雷霆之势给解决了。

    “我们走。“陈飞说道,带着苍鹰踏着那些人的躯体横渡沼泽地。

    在他们的身后,陆陆续续有人以同样的手法赶来,向着前方神秘之地而去。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诸多的尸骨与亡魂。

    这就是现实,很残酷,很无情,很冰冷!

    为了青阳真人的宝藏,为了在同等级之间分出一个高下来,很多人在这青阳山脉中丧失了生命,留下诸多遗憾。

    前方一片黑暗,没有光,看不清道路,只有一种黑暗血腥的气息在弥漫。

    恐惧,充斥在人们的心里,仿佛前面那黑暗中有可怕的妖魔在俯视眈眈。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怎么那么可怕?真的会是青阳真人的出生之地吗?”

    “应该是,不会有错,青阳真人就是从这个地方走出去的。”

    “为何不见青阳真人的同族?难道我们还未到终极之地?”

    “哪有什么同族,都死了!”

    ……

    有人在议论,诉说着一些从未有人知道的秘密,道出青阳真人的一些根脚。

    陈飞听到了一些,心中有些疑惑,看来那青阳真人之死不是那么简单啊,说不定除了狮族外,还有其余的种族也参与了。

    “老苍,你可知青阳真人究竟是何年代的人?”陈飞问道。

    时隔多年,这些人为何还在寻觅青阳真人的宝藏?真的有所谓的宝藏吗?

    所谓的宝藏,难道真的只是青阳真人的铁剑以及修炼功法?

    陈飞觉得未必,青阳真人并不是天下第一,留下的铁剑与功法未必就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或许这些妖族人一直以来要寻觅的都不是青阳真人的铁剑以及修炼功法。

    妖族人,或许另有所图!

    只是,这些小妖或许并不知晓而已。

    至于其中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真正的大人物们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他们。

    又或许,以他们的实力,还没有资格知道真正的秘密。

    “不知。”苍鹰说道:“年代太过久远了,恐怕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知道青阳真人的事情发生在何年代。”

    陈飞吃了一惊,道:“你的意思是说,当事人还有人活着?”

    “有这个可能。”苍鹰说道:“这是我父亲的猜测。”

    “你父亲?”

    陈飞惊讶,苍鹰几度提起他父亲,很显然对他父亲很尊崇,看来这苍鹰的父亲也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苍鹰露出缅怀之色,脸上浮现出伤感,道:“我父亲是天尊,只可惜,终究是死了。”

    天尊!

    陈飞大吃一惊,天尊这两个字可是比那山岳还要沉重,绝对是一方至强者,能够与当今妖族的各大族长相媲美。

    换句话说,苍鹰的身份也不简单,如果他的父亲还活着,那他也是如凤凰天女那般身份的存在。

    陈飞没想到,自己随便收一头坐骑,就有那么大的来历。

    虽然他觉得不应该,但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庆幸。要是苍鹰的父亲还活着,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一个人族收来当坐骑了,恐怕得跳起来天涯海角的追杀他啊!

    想象一下自己被一个可怕的天尊追杀的场面,陈飞就觉得心里凉飕飕的。

    “你父亲那么强,是怎么去世的?”陈飞好奇的问道。

    “天外有天,天尊,又算得了什么?”苍鹰竟然感叹。

    陈飞深有同感,天下之大,水太深了,隐藏的强者,谁又知道究竟有多么可怕?

    就如苍鹰的父亲推测的那般,曾经与青阳真人死亡有关的那些人都还活着,那得有多么强大?

    一头猪修炼几百年也能成精,更何况在无尽岁月以前就已经很可怕的人物。

    漫长岁月过去,想必其修为已经惊世骇俗,达到了一种无法揣测的境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