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回首往事的悲伤-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四十一章 回首往事的悲伤

    大千世界,妖魔主宰着苍茫大地,神秘而可怕,强者让人敬畏,人族的前途看不到丝毫的光亮,让人几欲绝望。

    如何能不绝望?

    面对一个又一个未知而可怕的生物,那些活了无尽岁月的古老存在,孱弱的人族,如何能够去抗衡?

    人王殇,曾今的人族第一高手死了,天机老人如此强大,也只能装疯卖傻,以卜算为生,看似逍遥,实则在苟且中偷生!

    这一切,都因为妖族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人族根本就无法与之相抗的程度,遥遥不可及。

    陈飞心中叹息,他的前路是黑暗的,他的人生,是曲折的。

    他的人生路上,充满了荆棘,他的前途,已经被无穷的黑暗笼罩。

    而他,只有一盏孤灯相伴,身后跟随着无尽的人族生灵,期待他以孤灯照亮那永恒的黑暗!

    这可能吗?

    没有人知道,但陈飞却知道自己必须要走下去,没有回头的机会,只能一往无前。

    “前路茫茫,我欲打破乾坤问苍天!”

    陈飞心中呐喊,神色严肃,威严的气息铺天盖地,大踏步而行,奔向前方那黑暗的区域。

    受到陈飞的气势的影响,苍鹰也豪气冲天,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畅,整个人都从颓废中彻底的走出来了,精神大振,要伴随人王征战天下。

    追随人王陈飞,苍鹰是心服口服,没有半句怨言,也没有觉得妖族臣服于人族有什么不可以。

    人族也好,妖族也罢,其实都不过是万物生灵中的其中一种罢了,又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呢?

    良禽择木而栖,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有人追随强者。

    为了名声,为了活下去,为了让自己的生命不再虚度!

    为什么有的人能够流传千古?哪怕是遗臭万年,总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还记得?就如青阳真人。

    那就是因为有的人足够强大,做的事情足够引起轰动,名声在外,想不让人记得都很难!

    苍鹰有自知之明,如果仅凭他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哪怕他修炼到他父亲曾经的境界,成为无上的天尊,那也不行。

    这世上,有多少天尊?

    无人知,无人晓,总之是有很多。

    不要说死一个了,就是一下子死上十个八个的,也不会有太多的人关注,绝对不会流传千古!

    而跟着人王陈飞,虽然有很大的风险,甚至有可能会举世皆敌,但万一将来有一天人王陈飞真的能够君临天下,成为真正无敌天上地下的王者,那他这个最初的追随者,想必也会流芳百世吧?

    这是一场赌博,人生不就是需要赌博吗?

    苍鹰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在这场赌博中胜出。

    因为,苍鹰相信陈飞!

    前路茫茫,黑暗无边,阴冷血腥的气息弥漫,轻风吹拂,像是有冰冷的手掌抚摸过人们的脸颊,让人心中惶恐。

    无形中,似乎能够听到有人在低声啜泣,太凄惨了,那凄婉的声音,催人泪下。

    远处,有人在这种气息之下沉迷,呜呜出声,甚至,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然而,只要被这种凄婉的声音感染,人就会陷入进去,无法自拔。

    伤心而死,这似乎只是传说。但是,这种声音却真的有那种可怕的魔力,让人沉迷,让人绝望,让人伤心过度而慢慢死去。

    好可怕的力量!

    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让这些残忍而又冰冷无情的妖魔们都流泪?都伤心而死?

    就连苍鹰的双眸中也流出了泪水,整个人都有一些恍惚,脚步都蹒跚了起来,有些踉跄。

    苍鹰想起了他过世的父亲,被那十二大妖族中的人围攻而死,几个天尊打他父亲一个。他的父亲虽然很强大,但还是被撕裂了。

    “啊,我要报仇!”苍鹰大叫,声音悲愤无比。

    这一刻,苍鹰的情绪受到了感染,整个人都近乎要疯狂了,气息狂乱,有种要走火入魔的征兆。

    陈飞也受到了感染,想起了往事,眼眸中流出泪水。

    他也快要迷失了,心绪不再稳定,身上的力量开始起伏,化成悲愤,又像要伤心过度的样子,又像要化悲愤为力量的征兆。

    不止是他们两人,很多人都是这样,来到这一片区域以后,听闻到那种凄婉的哭声,就产生了这样的情绪。

    有些人已经疯狂了,在胡乱的出手,不但攻击到身边的人,而且还搅动了这片区域的能量,使那种凄婉的声音越加的清晰洪亮了。

    “呜呜呜”

    不止一道声音响起,连续性的,到处都是,天上地下,无处不在。

    像是一百个人在哭泣,又像是一千人在同时悲泣。那种声音,直入人心,无法抗拒。

    苍鹰挥掌,竟然向着陈飞打来,可怕的力量,竟然比他平时还要强大几分。

    很显然,这是受到那种悲伤气氛的感染,化悲愤为力量,把陈飞当做了敌人,当做了杀死他父亲的凶手。

    好在关键时刻陈飞的人王血沸腾了,整个人突然间清醒过来,人王经的力量铺天盖地,顿时笼罩了苍鹰,隔绝了那种悲伤的气息。

    苍鹰大口的喘气,整个人渐渐的清醒。

    当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苍鹰很惶恐,道:“主人,对不起!”

    身为奴仆。却攻击自己的主人。这要是在妖族当中,就算是千刀万剐也不足以泄愤的,是要被处以极刑,灵魂都要被用来点天灯。

    那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用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需自责。”陈飞微笑着说道。

    陈飞赏罚分明,不是苍鹰的错,那就不是,绝对不会把责任强加在苍鹰的身上。

    这是做人的根本,也是驭人之道。

    “多谢主人不罚之恩。”

    苍鹰心中感激,对追随陈飞又多了一丝信心。这样好的主人,去哪里找?妖族中,根本就没有。

    妖族,只有弱肉强食,只有尔虞我诈,只有你吃我,我吃你!

    妖族的法则,就是强者为尊,弱者的命运,只能被强者随意支配,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对错与公平。

    “我们走吧。”

    陈飞微笑,平静的说道,向着前方走去。

    苍鹰追随在侧,做出戒备状,随时准备应对那些发狂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