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染血的世界-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四十九章 染血的世界

    陈飞觉得,自己的运气一向都还不错。就算哪天真的死了,那也不算太亏,出道以来,他杀的那么多的妖族人,足以抵得上他的性命了。

    多杀一个那就多赚一个,他怕个毛线!

    金色血气弥漫,陈飞宛如一尊无敌的王者,持刀而行,行走在妖族人中间,不断的带走一个又一个妖族人的生命。

    在他的脚下,血水弥漫,尸骨横陈,他不会在乎,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现实就是这样,生在这个时代,想要活下去,就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冷漠。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同样不会丝毫留情,躺在地上的就将会是你的尸体,就是这么的简单。

    他的衣衫,早就已经被染红了。有他的血,但更多的是敌人的血。

    敌人中,没有一个人是弱者,弱者也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方。此时拼命,陈飞不可能不受伤。

    只是,相比起那些逝去的生灵来讲,他受的伤就无足轻重了,因为,他还活着。

    “嗷”

    龙三太子咆哮连连,在空中不断的摇摆身子,向着陈飞靠近,他要杀了陈飞,以泄他心头之恨。以夺回他的尊严。

    因为,他认为,龙族乃是世上最高傲的种族,是世上最强大最尊贵的种族,龙族的尊严,不容亵渎。

    然而,陈飞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不再理会,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只顾斩杀其余的妖族人。

    很远处的一片草丛中,那条小蛇身子都在颤抖,此时他才发现人王陈飞竟然那般可怕,这种威势,当世第一,无人能出其右。

    恐怕就连那排名第一的那位,与人王陈飞相比,也要差了许多吧?

    完美的世界,这片世外桃园,很大一片区域都被人们的大战而破坏掉了,再也不复昔日的美景,只有那可怕的血腥味在弥漫。

    奇怪的是,远处的那些房屋中,并未有任何一点动静,仿佛他们的出现,以及他们的大战,都丝毫影响不到房屋中的人一样。

    又或者,那房屋中根本就没有人,否则发生了这种事情不可能无动于衷才是。

    真相究竟是如此,大战中的人们并不在乎。此刻他们真正在乎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实际上,不止陈飞一个人在杀人,其实每个人都在杀人,都在不停的攻击身边的人。

    这是避免不了的,要不然怎么称之为大乱斗?

    这是陈飞故意使然,是他挑起来的战争。若不是如此,他绝对不可能是这里所有人的对手。

    他还是人,并不是真正天下无敌的无上人王。

    远处,凰族天女的美眸越来越亮,她是除了那条小蛇之外唯一从大乱斗中脱离出来的人,此时看着陈飞,心中竟然有几分担忧。

    为何担忧?

    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才会清楚。

    陈飞的不远处,苍鹰陷入了苦战,浑身是血,一条臂膀都耸拉了下来。但是,他并未害怕,相反的,眸子中全是振奋与高昂的战意。

    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毫无顾忌的杀人,与百族争斗,分个高下,论出个你死我活。

    到现在,他还活着,这就是本事。

    苍鹰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也会这么强大,与天下人争锋,竟然还能活着。似乎,他已经超长发挥了,实力也在战斗中增长了不少,又进化了。

    战斗,才是磨炼己身最好的方式,果然不错。

    染血的战场,染血的大地,生命不断的凋零,诉说着战争的残酷。

    这是陈飞与妖族之间的战争,也是人族与妖族之间的战争,甚至,同样也是妖族与妖族之间的战争。

    战争不分彼此,但是,都是残酷的。

    陈飞持刀而行,迈步在血与骨中间,金色血气弥漫,王者气息铺天盖地!

    “昔日,你们无视人族,欺凌人族,把人族当成你们的奴隶,你们的血食,可曾想过有今天?”他冷冷的喝问,眸子散发凌厉的目光,仿佛要洞穿所有人的灵魂。

    “啊”

    “人王,你太狠了”

    “你会遭到报应的”

    无数人在嘶吼,在诅咒陈飞,在威胁他。然而,陈飞才懒得理会,威胁,诅咒,如果真的有用的话,妖族人恐怕已经全部都死了,又怎么可能欺凌人族呢?

    在这个世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在诅咒妖族,不也没见哪个妖族因为人族的诅咒而死吗?

    诅咒也好,威胁也罢,那都是废话。只有实力强大的人,才有资格威胁别人。

    诅咒,何必要诅咒?

    有足够的实力,直接碾压就行了,诅咒还浪费口水呢!

    “告诉你们,人族终将崛起,妖族,终将沦为人族的血食,乾坤都要颠倒过来。”陈飞说道。

    他有这种信心,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能够推翻妖族的统治,让这片大地恢复人族主宰时的辉煌。

    “不不,这绝不可能,孱弱的人族,怎么会崛起?你在做梦。”有人大叫。

    然而,陈飞回应的他的只有一拳,金色的拳头,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心脏都被打爆了。在他临死的时候,听到了陈飞冰冷的声音:“这叫孱弱吗?”

    如果这也叫孱弱,那怎么可能打爆你的胸膛?到底,是谁孱弱?

    这一幕,让很多人都胆寒了,恐惧了,很多人看陈飞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无敌的死神一般,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空中,龙三太子眼眸中也闪过一丝凝重,不再咆哮,因为,他竟然发觉陈飞是那么的强大,似乎,比自己还要厉害一些啊。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很狂,这不错。可是,他却不傻。

    如果明知道自己不是人王陈飞的对手,还跑上去送死,那不就是傻子吗?

    不要说他是最强大的龙族了,就是随便一个妖族人来了,也不会做这种傻事。

    想到这里,龙三太子龙尾一摆,竟然扭头就要离开。

    看看大地上那些惨不忍睹额的尸体,鲜血都已经把大地染红了,他可不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然而,他想走便走,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一柄刀从下而上,劈斩出凌厉的刀芒,足足数十丈,向着龙三太子的胸腹之间劈去。那强大的气势,让人毫不怀疑只要劈实在了,龙三太子必定会被开膛破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