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青阳真人的往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两百五十九章 青阳真人的往事

    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在这场大劫中活了下来,多年以后,走出这片大山,仗剑天涯,专门与妖族人作对,尤其是九头狮子一族,那简直是见一个杀一个,绝不留情。并且,但凡是被他杀死的九头狮子,全部都被他吃了。

    蒸的煮的,红烧的,甚至还发明了一种叫做红烧狮子头的绝世菜肴。

    “原来,红烧狮子头就是这么来的,果然是人才啊!”陈飞笑了。

    他发觉,这个人的脾气和自己倒是有几分相像,都是喜欢把妖族人弄来做成各种菜肴来吃,比那茹毛饮血不知道高级了多少倍。

    然而,一群妖族人可是脸色都变了,再一次见识到人族的可怕。

    想他们吃人,也不过只是生吃而已,看起来虽然残忍,但如果细想起来,却比人族吃妖族人要人性化多了。

    想想看,假如有一天自己被人族给杀死了,尸体被开膛破肚,清洗干净,剁成一块又一块,加上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混合在一起,放在大锅里红烧焖煮,甚至直接放在火上烧烤,然后又被撕碎,一点一点的被吃下,那种感觉,不要说亲身经历了,就是想想,都是毛骨悚然。

    千刀万剐,说的就是这种。

    就连凰族天女的脸色都变了,如果有一天自己被人像处理鸡仔一样,被人吃进肚子,那种感觉,似乎,很可怕!

    陈飞回眸,眼中露出精光,挨个打量每一个妖族人,包括凰族天女,似乎在仔细斟酌,从谁开始下手,从哪个部位开始下刀。

    并且,他突然又说了一句,“我饿了。”

    刷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退,心中惊惧,眼眸中全是恐惧。

    他们又不傻,怎么能不知道陈飞此时在想什么呢?这是想吃肉了啊,或许是看到那红烧狮子头的卖相以及美味。

    “我也饿了。”苍鹰适时说道。

    苍鹰虽然是妖族,但是却对妖族人没有什么好感,他的父亲,就是被妖族人联手杀死的。甚至他怀疑,他的家族之所以没落,就是妖族人联手导致的结果。

    况且,他如今追随人王陈飞,就应当以陈飞的意志为主,陈飞说饿了,他也就说饿了,况且,他也是真的饿了。

    “人王,你别开玩笑,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凰族天女脸色难看的说道。

    此时,也就她还敢说话,而且,声音也有些颤抖,她知道,这位年轻的人王如果想要杀她的话,还真有可能做得到。

    “我有开玩笑吗?”陈飞认真的说道:“我和你们很熟吗?干嘛要和你们开玩笑?”

    “这”凰族天女顿时无话可说。

    是啊,他们很熟吗?虽然相处过一段时间了,但是,彼此却是敌人,谈得上熟悉吗?

    敌人就是敌人,再怎么熟悉,那也是敌人!

    陈飞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观看那镜子中的画面,越看,心中越是惊叹。

    谁说人族孱弱?

    那个侥幸逃生的小孩,长大成人之后,仗剑天涯,所向无敌,多少妖族天骄,自以为很强大,逐一去挑战他,结果全都败了,不但败了,而且都成为他口中的食物。

    修士吃东西,可不比普通人。

    普通人吃东西,吃饱也就是了,一个肚子就那么大。然而,修士就不同,只要修为足够,就算是一座肉山,也能消化掉。

    他很厉害,一人一剑,纵横天下,无人是其对手。

    直到,他遇见了九头狮子一族的公主。

    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一头金黄色的头发,魔鬼般的身材,拥有一张绝世的容颜,并且,修为很强,与他也是半斤八两。

    起初,他并不知道那就是九头狮子一族的公主,只认为是某一妖族的天骄人物,是生平仅见的劲敌。两人大战,不分胜负,一直持续了很久。

    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并没有种族之间的界限。两人不打不相识,从彼此敌对,渐渐的互相倾慕,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最终成为了一对恋人。

    两人携手,纵横天下,闯出了赫赫威名,如神仙眷侣一般,逍遥自在。

    甚至,他都已经渐渐的忘记了仇恨。也可以说,他杀的人太多了,已经厌倦了每天杀戮的生活,只想携侣共游大好河山,过那种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日子。

    然而,这终究只是梦想,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了女孩的身份,一番纠结,他终于还是接受了,并且,真正的放下了心中的仇恨。

    但是,他想放下,有人却并不愿意放下,或者说,想要斩草除根。

    女孩的父亲,也就是九头狮子一族的族长,发现了他的身份,开始了他的斩草除根计划。

    他很强,但是,面对九头狮子一族的族长,却是稍逊一筹,况且,他的敌人可不止一个。

    昔日的旧事重演,九头狮子一族的族长,也就是女孩的父亲,召集了当时十二大种族中的七八位强大的人物,对他展开了无止境的追杀。

    他并未害怕,奋起反抗,并且越战越强。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女孩终于对他动手了,关键时刻给予了他致命的一击,让他身受重伤,与九头狮子一族的族长进行了最后一战。

    他败了,奄奄一息之际,施展秘法,逃回了青阳山脉,为自己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坟墓,长眠于此。

    呯

    画面到了此时就已经结束了,那面由能量凝聚而成的镜子也跟着破碎。

    天地更加的昏暗了,一种悲伤的气氛在流淌,在弥漫,像是在诉说那人的辉煌,也像是在诉说那人的忧伤。

    或许,还有这一支人族的凄凉下场。

    陈飞沉默了。所有人也都沉默了,每个人都心情沉重。

    到了此时,如果人们还不知道那个侥幸活下来,而后又仗剑天涯,所向无敌的人物是谁的话,那也就真的是傻子了。

    青阳真人,很显然,那个人就是青阳真人。

    这些画面,这些往事,就是青阳真人留下来的。眼前这座巨大的坟墓,也是青阳真人自己为自己建造的。

    他是自己躺进去的,躺进去之后就从未再现。如今已经过去了无尽悠久的岁月,或许,他早已经化成了皑皑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