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人王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二十六章 人王立

    陈飞如神似魔,杀机弥漫,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种极为强大的场域。在这个场域中,陈飞就是王,就是绝对的主宰。每踏出一步,都好像踏在所有野狗的胸口,让他们的心脏痉挛,浑身不自在!

    “人族你你要做什么?”

    几条野狗都感到了恐惧,脚步忍不住后退,握着钢刀的爪子也在忍不住颤抖。

    “杀人,血债血偿!”

    陈飞的声音很冷漠,看几条野狗就像看死狗一样。野兽就是野兽,哪怕是修炼有成,半截身子化成了人形,也永远都不可能变成真正的人族。

    “你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来自陈塘关。”

    陈塘关,这是一个禁忌,在那里,有着绝对强大的生物,可以俯视万民,横行八荒而无敌!

    几名狗族以为,陈飞只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座大山里跑出来的人族而已,不知道陈塘关的威名,所以才敢这么放肆。但凡知道陈塘关的人,谁敢动狗族人一根毫毛?

    一旦惹怒了陈塘关的狗族,狗族大军出动,或者狗族真正蔑视八荒的大人物出世,那就不是毁灭区区一座山野小村的事情了,必然会血洗天下,血流万里!

    “那又如何?杀了你们,陈塘关,我会去踏平的!”陈飞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说什么?那根本不可能,就凭你?”所有的野狗集体惊呼。

    从来没有人敢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踏平陈塘关,他以为他是谁?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大放厥词?哪里来的底气?

    只是,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了,陈飞可没有心情和他们解释自己的底气来自哪里。

    陈飞很直接,拳头带着狂暴的力量就这么狠狠的往前击出去了。随着“噗”的一声,直接贯穿了一名狗族人的胸膛。

    然后,陈飞一脚踢开被打回原形的野狗,向着下一名狗族人奔去。

    又是一拳,很简单,也很直接,贯穿了狗族人的胸膛。失去生命的狗族人在刹那间化成了原形,一条牛犊子般大小的野狗。

    从狗族人胸膛上喷出来的鲜血溅了陈飞一身,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可怕了。

    剩余的几名野狗忍不住后退,可是他们惊骇的发现脚步似乎挪不动了,仿佛就连周围的空间都已经被禁锢,根本就无法逃遁!

    “这个小子有古怪,和他拼了!”

    剩余的野狗全部都化成了原形,龇牙咧嘴,狂吠不已!

    狗急跳墙,大概就是如此吧,想要以他们锋利的牙齿来对付陈飞。这是他们的强项。

    然而,陈飞根本无惧,沐浴狗族鲜血,弥漫着滔天的杀机向着一条野狗走去。

    “汪汪汪”

    野狗狂吠,眼中露出惊骇。

    陈飞没有理会,一拳轰出,他的拳头比那铁锤还要坚硬,一下子打断了那条野狗所有的牙齿。然后,陈飞怒啸一声,一把抓住野狗的头颅,直接就抡了起来,‘轰’的一声砸在大地之上。

    泥土飞溅,骨折的声音非常的刺耳。陈飞丝毫没有留情,直接就砸断了野狗身上所有的骨头。

    修炼有成的野狗生命力强悍,这样程度的伤势不足以让他致命,但是却让他痛苦不堪。陈飞冷冷的一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简单的杀死他们,太便宜他们了!怎么付诸在村民们身上的,就怎么还回来。

    陈飞捡起了地上的钢刀,凝视一群惊惶的野狗,冷笑连连。钢刀飞舞间,顿时一片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还站着的所有的野狗的耳朵就不见了。

    紧接着,陈飞继续挥舞着钢刀,野狗的鼻子,爪子,尾巴等,逐渐的消失。

    陈飞的刀飞舞的很慢,但每一刀都恰到好处,让野狗痛苦,却又不至于死亡!

    最后,七八条野狗身上的零件几乎已经消失殆尽,只剩下了一个空着的躯壳,虽然还活着,但却也奄奄一息。

    陈飞故意如此,就是要让这些该死的畜生受尽折磨,要让这些该死的畜生付出应有的代价。

    陈飞把所有的野狗都拖到了村子的祠堂里,然后把所有人族散落的躯体都捡了起来,尽力的拼好,也放到了祠堂里,就在丫头的爷爷的那座石像面前。

    当着全村人的面,陈飞跪了下去,他已经没有泪流,双目淌血,亲手在丫头的爷爷石像前挖出了一个大坑,埋葬了所有的村民。

    陈飞为丫头单独立了一座坟墓,上面写着‘爱妻丫头之墓!’

    他没有来得及迎娶丫头,但是在他的心中,丫头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李婆婆的尸骨,陈飞埋在了石像旁,因为陈飞知道,在石像下面埋葬着老人心爱之人的尸骨。

    做完这一切,陈飞让所有的野狗全部跪倒在村民们的墓前,一直跪了三天三夜,这才用手扭断了他们的脖子,让他们保持着跪姿,用泥土把他们铸成了雕像,永世忏悔!

    陈飞在丫头的墓旁为自己掘了一座坟墓,上面写着‘陈飞之墓。’

    最后,陈飞从村外找来了一块坚硬的大石头,动用化血境的力量把大石头雕刻成了一块巨大的墓碑,立在了所有人的墓前,上书“回龙村英杰之墓——人王立!”

    “从此以后,我是陈飞,也是人王!”

    陈飞从村里找来了一些烈酒,独坐在祠堂里,靠在自己的墓碑前,抚摸着丫头的墓碑,凝视村民们那巨大的坟墓,心里无限伤感。

    虽然他不是土生土长的回龙村人,但是回龙村却承载了他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李婆婆,丫头,以及王村长他们,所有人的笑脸似乎都还浮现在眼前。可是现在,却是阴阳两隔,再也见不到了。

    突然间,陈飞心有所感,凝视空中,仿佛看到了无数的虚影没入了坟墓当中。顿时心中明了,或许这是村民们不散的执念吧?如今,杀他们的人已经伏诛了,所以他们也能安息了!

    “不,还不够,远远不够,所有的狗族,所有的妖魔,都应该下地狱!”

    陈飞醉了,一个人喝醉,倒在了自己的墓碑。因为他知道,从此以后,他不能醉,他只有清醒,清醒了才能战斗!

    为自己战,为丫头以及所有死去的村民战,为人族战!

    陈飞的双目中爆射出了精光,如闪电般划过夜空,照亮了永恒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