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行宫?狗窝?-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二十七章 行宫?狗窝?

    酒,喝完了一罐又一罐,陈飞独饮,但他却如痴如醉。因为他觉得,他不是一个人在喝酒,而是有丫头,王村长,以及村民在陪自己喝。

    此番过后,何时才能再相见?

    或许,再度相见之时,他也已经是在地下了吧?

    只是,就算已经在地下了,他还能回到这个地方来吗?未必!

    辽阔的大地,无边无垠,充满了未知,充满了无尽的危险,从此以后,浪迹天涯,斩妖除魔,或许会埋骨他乡,被人杀死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丫头,如果时光能够重来,我一定先娶了你再去修行!”

    这辈子陈飞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后悔过,但是这一次,他真的后悔了,修行又如何?突破了又如何?心爱之人都没有保护好,突破了又有多大的意义?真的值吗?

    三天三夜,陈飞喝光了村里所有的酒,醉倒了,陷入了深层次的梦幻中。

    他仿佛看见了他刚来到回龙村的时候,每个人都是那么的热情,每个人都对自己那么的友善,那么的照顾!

    丫头,李婆婆,王村长

    这些人,都把自己当做了亲人般的对待,让他漂泊的心找到了依靠,生平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对,就是家的感觉——温暖,而又舒适,满满的都是幸福!

    可是,直到有一天,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妖魔进村了,展开了无情的大屠杀,毁灭了村子,毁灭了他的家!

    整个村庄,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一个人看着无尽的尸骨悲叹,一个人在独自的流泪,淌血,却无力回天!

    “啊”

    陈飞一声大叫,被惊醒了,眼角没有泪水,满是血泪。

    陈飞喟然长叹,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力回天!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村民们报仇,屠尽狗族,屠尽妖魔!

    陈飞擦干血泪,从地上站了起来,最后看了所有的坟墓一眼,转身毅然走出了祠堂!

    陈飞在村头的小河里梳洗了一番,在村里找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许多。

    升起了一堆火,把从山里猎回来的那些猛兽给烤了一些,吃了个饱。这些东西本来是带回来给村民们的,只可惜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吃到了。

    傍晚时分,陈飞离开了村子,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这片山脉有许多村庄,很多村庄都比回龙村要大,主要都是靠种地为生。当然,村民们种出来的粮食,大部分都要被陈塘关的狗族派人收缴,余下来的,也只够勉强维持生活而已!

    这就是现状,人族孱弱,没有办法改变。

    在几个村子之间,就会建立一座行宫,所谓的行宫,只是一种美名而已,其实说白了,就是狗族人居住地方。

    野兽要修炼成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狗族也同样如此。所以,狗族虽然强大,但在数量上也不是很多,陈塘关那么宽广的地域,不可能每个地方都派狗族人来监视和管理。

    所以,一般在几个村子之间,就会建立一座行宫,长期驻扎着一些狗族人,用来监视和管理这些村子。

    夜色茫茫,月亮很圆,柔和的月光洒落下来,给无垠的大山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美丽如幻!

    一座行宫当中,几名狗族人正在大肆的吃喝,桌子上摆着的是人族的血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鲜血淋淋,看起来渗人无比。

    “生吃就是没有煮熟了好吃,唉,看来明天还得去抓几个人回来帮忙做饭才行。”

    “还不是怪你,本来是有人做饭的,这不被你吃了吗?”

    “切,说的你好像没有吃一样,你们几个都有份!”

    “算了,你们也就别互相埋怨了,将就点吧,明天去抓几个人回来就是了,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族了,抓几个人还不容易吗?”

    “嗯,说的也对,来,不说了,喝酒!”

    吃喝了一会儿,突然有人说道:“真奇怪,怎么前几天去回龙村收租的那些人怎么不见路过这里呢?难道走了别的道了?不应该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啊,那些人现在还在回龙村享福呢,这么好的机会,谁愿意错过啊?”

    “说的也对哈,到这外面收租,又没人管,想干嘛就干嘛,可不比在陈塘关被人管着好吗。”

    “还是你我在这里好啊,虽说福利没有在陈塘关那么好,但胜在自由啊,你看现在,想吃什么样的人没有?随便挑随便选。男女老少高矮胖瘦换着吃!”

    “那是。”

    几名狗族,在那里大肆谈论,言语之间,人族就是供他们予求予取的血食,想如何便如何。

    突然之间,几名狗族人的脸色变了,因为他们没来由的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这种气息,前所未见。

    “怎么回事?”

    几名狗族集体惊怒,站了起来,用鼻子猛力的狂嗅四方,希望找出危险的来源。

    很快,他们就震惊了,因为他们看到,行宫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一个神色冷漠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站住,你是什么人?为何敢夜闯行宫?”有狗族人大声喝道。

    狗族行宫,在人族看来就是地狱,没有人愿意来这里,更从来没有人敢夜闯行宫。这种事情,就连这几名狗族,也是第一次见到。野狗本能的警觉性让他们知道这必定很不简单。

    几名狗族人短暂的震惊过后,第一时间就认为来人必定是已经度过雷劫,完全化成人形的妖魔。

    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他们自己就是妖,但是他们同时也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比他们更强大的妖。

    “行宫吗?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个狗窝而已,有何不敢闯的?”陈飞冷哼道。

    刚进门,陈飞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新鲜血和陈旧的,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非常独特的味道,让人作呕,也让人心里升起了一股无言的悲伤!

    陈飞仿佛看到,在行宫的上方,飘荡着一些失魂落魄的灵魂,这是只有极度冤死之人才会形成的一种状态。

    人死如灯灭,灵魂也会跟着烟消云散。只有怨念极深之人,灵魂才能短暂的在这个世间停留,但也仅仅只是短暂停留而已,什么都做不了。

    这些灵魂,之所以不散,就是想要等到冤屈被昭雪的那一天,只是,在这妖魔主宰大地的时代,又有几人等得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