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大师兄-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三十章 大师兄

    所谓的矿山,本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上面被泥土覆盖,泥土下,就是青矿石。

    矿山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露天矿,也是储量最多的矿,挖掘出来的青矿石属次品。还有一部分则是地下矿,挖掘出来的青矿石属上品。据说,在地底的最深处,还有极品矿,但迄今为止,没有人见过。

    陈飞是新人,是没有资格开采地下矿的,所以,被分到了露天矿。

    他用的工具是一把铁锹,泡泡泥土,铲一下砂石什么的,算是熟悉工作流程。

    有一个老师傅带着他,教他如何工作,这也是每一个新人必需要经历的过程。

    说是老师傅,其实也不过是三十来岁,在这些矿工中已经算是年长的了,许多人,根本就活不到三十岁就因为各种原因死了。

    老师傅没有名字,因为年龄比较大,资格也老,人们都叫他大师兄,在劳工中很有威望,一些狗族人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毕竟,在这种地方,狗族虽然强势,但有时候还是需要人族帮忙的,人与人之间,才能更好沟通嘛。

    “大师兄,你在这里做了多久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飞不经意的问道。

    “十年。”

    大师兄回答,眼中闪过无奈,还有彷徨!

    大师兄坐了起来,本该正值壮年的身体,却显得有些佝偻,眉宇间,皱纹堆积,发丝中,已经掺杂了许多的白发,整个人根本就不像是什么三十岁,倒像是六十岁的老人。

    岁月的痕迹太明显了,不止是大师兄,其实这里的许多人都和大师兄一样,未老先衰,或许,衰了之后迎接他们的就会是死亡。

    “十年?”陈飞喃喃了一声,心中哀叹。

    人生,有几个十年?却在这里荒废了,有可能永远也走不出这里,埋骨在这里。

    可悲,可叹,可怜!

    “是啊,十年,十年前,我在长江河畔做了十年的纤夫!”大师兄的声音透着无奈,透着一丝麻木。

    陈飞吃了一惊,沉默了。

    大师兄今年三十岁,在这青矿山做了十年的矿工,又在长江河畔做了十年的纤夫,人生中最美好的二十年光阴,就这么过去了,毫无意义!

    大师兄的目光看向了遥远的天际,那里有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上,美伦美幻!

    “二十年前,是我最幸福的时光,那时候我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

    大师兄陷入了回忆,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永远都不会忘记。

    许久之后,大师兄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挂满了泪水,或许已经陷入了悲伤的回忆,思念他的亲人。

    陈飞没有询问大师兄的亲人如今怎么样了,其实不用问,猜都能猜得到,问了,徒增伤感而已。

    “听说你是被抓来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大师兄问道。

    陈飞笑了笑,叹了口气,说道:“小心又有什么用?整个天下都是妖魔的天下,早晚的事,到了这里,我倒也觉得安心了。”

    “你倒是想得开。”大师兄很意外,他见到过很多被抓来的人,哪一个不是寻死觅活的?陈飞这样的倒是少见,随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别人都叫我小飞。”陈飞说道。

    陈飞曾经在长江河畔杀过狗族人,陈飞这个名字估计已经进了狗族的必杀名单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陈飞不敢用真名,改名他又不愿意,索性把姓隐藏起来了。

    “嗯,小飞,这个名字不错。”

    说完后,大师兄不再说话,嘱咐陈飞早点睡,而他自己也睡了。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人们就已经起床了,如果再不起来,被狗族人发现,那可就惨了,轻则教训一顿,重则三天没有饭吃,甚至还有可能被狗族人当做美餐。

    早上是没有饭吃的,只有中午的时候有两个粗糙的馍馍,有些人饿的慌了,为了活命,不得已用泥土来充饥,只是,泥土根本就不能消化,只能让人痛苦难当,最后死去。

    狗族人根本就不管,死人,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意味着又有美食了。

    大师兄带着陈飞,专找那种僻静的角落里干活,有时候会在泥土里挖出一些小虫子,便会当做宝贝般,一把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陈飞看的有些恶心,不忍直视!

    大师兄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我就是这么度过十年光阴的。”

    陈飞沉默了,他知道大师兄说的是实话,或许自己想要活下去,也只能像大师兄一样。

    远处,传来了惊呼声,陈飞转头看去,原来是有人忍受不了饥饿,晕倒了。

    有人惊呼,大多是新来的人还有一些小孩,更多人的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就不再关注,似乎已经麻木了。

    很快有狗族人赶来,拖走了晕倒的人,至于究竟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但是人们却可以想象,每个人的眼神都很不好看,透着浓浓的伤感。

    大师兄没有抬头,麻木的说道:“别看了,干活吧,被野狗看见,你会有麻烦。”

    陈飞颇有些意外的看了大师兄一眼,虽然每个人都知道狗族人就是野狗,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真正敢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的,估计没有几人,除了自己以外,陈飞还是第一次见到。

    “呵呵,很奇怪是吧?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吗?”大师兄神秘一笑,说道。

    陈飞突然间有一种感觉,这个大师兄,似乎很不简单啊,看似平凡,却似乎又处处透着神秘。

    “我可不敢。”陈飞摇头,多了一些戒备。

    “或许吧。”大师兄不可置否,淡淡的看了陈飞的左手一眼,然后不再说什么,闷头干活,用锤子把身前的一块半人高的青矿石砸碎,然后用箩筐装起来,和陈飞一起抬走。

    陈飞也没有再说话,配合着大师兄,一起抬起青矿石往指定的地方走去。

    但是,陈飞的心里却有些疑惑,还有些警觉,因为,刚才在看到狗族人拖走那晕倒的劳工的时候,他的左手曾经用力握紧过,甚至不自觉间散发出了一点点杀气。

    大师兄为什么要盯着自己的左手看?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

    这个大师兄,越来越神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