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午夜的哭笑声-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三十二章 午夜的哭笑声

    在这青矿山,人命根本不值钱,没有任何一点价值,只是工具而已,甚至都还不如工具。陈飞曾经看见,为了一把由青铁打造的铁锹,一名狗族人亲手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族给撕裂了。

    而原因,只是因为那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年轻男孩不小心把铁锹弄丢了,所以,丢了性命。

    狗族的残暴是无以伦比的,鲜血淋淋的例子还有很多,青矿山上几乎每一天都在死人,而且,还不断有人失踪。

    失踪的人究竟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但是人们都在私底下猜测,很有可能是被那些狗族成员残忍的吃了。因为对所有的妖魔来说,人类的血肉,是这个世界上最鲜美的食物!

    矿山上有护矿队,成员除了狗族人以外,还有人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相比人族庞大的数量,狗族人实在是太少了,只能依靠人类帮忙。

    但是,大权还是落在狗族人的手里,而且狗族人每个都是修炼有成的妖魔,虽然数量不多,但着实强悍,也没有人敢和他们作对。

    况且,人心难测,也不是每一个人都麻木了,还是有些人保持着清醒。但是他们却很清楚,仅凭他们的力量,是根本无法对抗狗族,对抗妖魔的,所以选择臣服。有的人,甚至比狗族人本身还要可恶。

    这些人成为了狗族人的爪牙,杀人的工具,死在他们手上的人一点也不比死在狗族人手上的人少。

    在很大的程度上来说,矿工们的生命,也成为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用来讨好狗族的工具。

    陈飞也被护矿队的人欺负过,皮鞭落下,差点没有把他给打的皮开肉绽。关键时刻是大师兄出面救了他。

    大师兄的威望很高,护矿队的许多人也要给大师兄面子。

    很多时候,陈飞都忍不住想出手教训一下护矿队的那些人,甚至是杀几个狗族人立威。但想想还是放弃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青矿山有强者坐镇,那种滔天的血气,一般人感受不到,但陈飞身为化血境的修士,而且修炼的是人王经,第六感超级强大,如何感知不到呢?

    但是,陈飞虽然数次感受到那种滔天的血气,但却无法找到那血气的来源,隐藏在暗中的强者很神秘,从来不露面。

    一晃就是两个月过去了,陈飞已经渐渐的习惯了矿山中的生活,虽然过得辛苦,但也还算安全。主要是以他目前的本事,足以避开许多潜在的危险。

    而和他一起被抓来矿山的人,刚开始还能见到几个,现在是一个也看不到了。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被派到了别的地方。

    大师兄依然很神秘,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半夜起来出去一两次,每一次陈飞都会小心翼翼的跟踪他,可除了见到大师兄和那神秘人碰面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发现。

    这一天,下着大雨,矿山滑坡了,死了不少人,所以很早就收工了。

    晚上的时候,雨越下越大,然后又响起了雷声。

    时则深秋了,突然响起了雷声显得很是诡异,许多人都被惊醒,惊骇的看着夜空,茫然无措!

    护矿队来了,不断的巡查,目的是为了防止有人趁机逃跑。但真实目的究竟是怎样,那可就说不清楚了,因为有人看见,那些护矿队的人,带走了好多身体受伤,或者生病了,没有多少劳动力的人。

    同时,还有人看见,在护矿队的人带走这些人族的时候,那些狗族人脸上的兴奋笑容以及眼中闪过的激动之光。

    更甚者,还有人看见,那些狗族人嘴角流出来的长长的口水!

    垂涎欲滴,目的不言而喻!

    “深秋打雷,这天气也太奇怪了。”陈飞说道。

    他也被惊醒了,心中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不寻常,或许,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会是错觉吗?陈飞很不确定!

    大师兄没有起身,只是在黑暗中说了一句:“睡吧,养足精神,明天还要干活。”

    陈飞发觉大师兄最近越来沉默了,问他,他也不说。

    陈飞‘嗯’了一声,继续睡觉,当然,睡觉是假,修炼人王经才是真。

    睡觉也可以修炼,天地灵气,大地之精等无处不在。

    屋外的大雨在不停的下,闪电一道道,撕裂了黑暗的虚空。雷声隆隆,毁灭的气息浩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陈飞感觉大师兄起来了,先是轻轻的呼唤了自己几声,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陈飞的身边,一掌用力击打在陈飞的脖子上。

    这一掌的力道极大,这要是换做一个普通人,可能就要晕过去了。

    陈飞闷哼一声,装作晕过去的样子,没有吭声。

    他并没有感觉到大师兄的杀气,所以,他也没有反抗,他就想看看大师兄究竟要玩什么花样?

    大师兄一直都很神秘,这一次,或许会是一个突破口,说不定能够发现大师兄的秘密。

    大师兄松了一口气,找了件旧衣服,扯烂后,用布条把脸和鼻子蒙上,然后轻轻推开门,走进了雨幕中。

    由于大师兄的关系,这间简陋的屋子只有陈飞和大师兄两个人居住,所以,大师兄的行动除了陈飞之外,并没有被别人发现。

    大师兄走后,陈飞也跟着起来了,不过他却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跟着大师兄去。

    因为外面的雨下的实在是太大,如果他出去的话,回来的时候必定会留下痕迹,到时候可就不好解释了。

    没有搞清楚大师兄的目的之前,陈飞并不想被大师兄发现异常,万一大师兄是歹人,那自己就会暴露。

    然而,就在陈飞犹豫间,突然,神色一变,毫不犹豫的冲进了雨幕。

    因为,他听到了一种声音,很奇怪的声音,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飘忽不定,在雷声和雨声中更是显得无比的神秘和诡异。

    这很不寻常,如果不是大师兄已经出门去了,陈飞是绝对不会贸然行动的,好奇害死猫,未知的东西,在没有弄清楚之前就贸然行动,这绝对是很危险的。

    但是,大师兄已经出门,陈飞就不得不跟去了,因为他担心大师兄遇到危险。

    不管怎么样,自从自己来到这矿山以后,大师兄一直都很照顾自己,如果大师兄出了什么事,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