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好大一口黑锅-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三十七章 好大一口黑锅

    雨一直在下,根本没有停过,远处的矿山中传来了轰鸣咆哮之声,很显然许多地方都崩塌了,形成了泥石流。干活,在暴雨没停,泥石流没有消退之前是不可能的了。

    这种情况很少遇到,陈飞是第一次,所以,只能随着大部队走,别人干嘛自己就干嘛,最好是窝在被窝里一整天都不出门才好。

    只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谁敢睡懒觉?得到大门口守着,雨一停,立马出去干活。否则要是被护矿队或者狗族人抓到在睡懒觉,小命不保!

    天蒙蒙亮的时候,大师兄终于回来了,显得很狼狈,身上全是泥泞,衣服都成了布条,手臂上和背上都是伤口。陈飞看的清楚,那些伤口,细长,很深,像是被什么动物的爪子给抓的。

    陈飞第一时间就明了,大师兄昨晚一定是和狗族人搏斗去了,否则那些伤口绝不会是这样。

    陈飞装作没有发现异常,关心的问道:“大师兄,你怎么了?你到哪里去了?我醒来没看见你,可担心死我了。”

    “我没事。下大雨了,就是出去看看。”大师兄关上房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问道:“对了,昨晚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啊,我一觉睡到现在。”陈飞一脸茫然。

    他知道大师兄为什么会这么问,因为昨晚大师兄可是把自己给打晕了。当然,他并不是真的被打晕了。

    这件事情暂时不能让大师兄知道,因为大师兄实在是太神秘了,谁也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多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哦。”大师兄不经意的点头,看似毫不在意,但陈飞很明显的感觉大师兄似乎松了一口气。

    “对了,我受伤的事情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大师兄突然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放心吧,我谁都不会说。”陈飞点头。

    暴雨,一直下了一天一夜,山洪暴发,矿山几乎被淹没了,许多已经挖掘出来的青矿石又再度被埋进了泥土里。

    山洪摧毁了许多矿工们居住的房屋,死了许多人,到处都是尸骨,而所有的尸骨,都被护矿队的拖走了,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但是在不久之后,护矿队居住的地方冒起了青烟,传来了肉香!

    矿山深处的大战没有人知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显得很平静。

    但是,厉鬼的传说却是越传越神,甚至有人扒出了厉鬼的身世来。

    有人说,厉鬼本是青矿山的原著居民,因为狗族人霸占了青矿山,毁了他们的家园,杀死了他们的族人,所以,有些人变成了厉鬼,要找狗族人索命。

    还有人说,所谓的厉鬼,是因为青矿山开矿以来,死了太多的人,这些死去的人怨念不散,形成了厉鬼,要找狗族人索命。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真相究竟如何却是没有人知道。

    但是,人们都知道,那厉鬼也不能报仇,因为从来没有人听说过厉鬼杀死了哪个狗族人。恐怖的声音,只不过是让人恐惧而已,没有真实的威力。

    还有一种传说,青矿山根本就没有什么厉鬼,所谓的厉鬼,只不过是狗族人杜撰出来吓唬矿工们的而已。

    只有陈飞心里清楚,真正的厉鬼估计是没有,但是却有一个强大的高手以厉鬼的身份出现,并且不是不能杀狗族,而是一般人不知道而已。昨晚还活生生的吃了一名狗族强者呢。

    云开雾散之际,挖矿的工作再度开始了。

    矿山的生活就是如此,就像是在不停的经历轮回般,一天又一天的重复着相同的工作,一天又一天的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一场特大暴雨,带走了太多人的生命,为了满足挖矿所需,狗族又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了许多的劳工,每天都往矿山里送,有些人,刚刚送来就死了。

    看着生生死死,看的多了,就连陈飞都快要麻木了!

    因为一场泥石流,矿山上原本已经开采出来的地方都已经被掩埋,需要重新挖掘,而且,还要随时面临塌方的危险!

    这一天,人们在一处被掩埋的地方挖出了五具尸体,同时,还挖出了一面巨大的石碑。

    五具尸体,并不是人类的尸体,而是狗族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像小山一般,庞大无比。哪怕是死了,也同样散发着一种迫人的气息。

    很显然,这是狗族强者的尸体,粗略估计,最起码是已经完全化形的狗族强者的尸体。

    而那面巨大的石碑就显得更加的惊人了,在人群中引发了一场天大的波澜。

    如果说那五具狗族的尸体让人们恐惧的话,那么,那面巨大的石碑就让人们欣喜,感到兴奋,浑身血液似乎都在跟着沸腾,仿佛看到了人族的希望!

    因为那面巨大的石碑上用鲜血书写了几个触目惊心的大字,‘屠狗者,人王!’

    屠狗者,人王!

    五个字,看似简单,却如同一场飓风般,瞬间就在矿工中间蔓延。每个人的心底都滋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绪,激动!

    孱弱的人族,有人王了吗?这是多少人心中日夜的期盼!

    远处,陈飞心神震动,他没有靠近,远远的观看,心里却如波涛汹涌!

    屠狗者,人王!

    是谁?难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叫做人王?又或者,屠狗者故意嫁祸给人王?

    好大的一口锅!

    陈飞心中苦笑,这口锅他倒是无所谓,反正是屠狗,如果能背,背了也就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关键是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啊?

    这么大的一口锅,他根本就背不动!

    陈飞杀过不止一条野狗,甚至是完全化形的野狗他也杀过,可是那些完全化形的野狗也没有那五具野狗的尸体庞大,更没有那五具野狗尸体的那种迫人的气息。

    很显然,这五具尸体,都是狗族的至强者,最起码不输于被厉鬼吃掉的那个家伙。

    想到这里,陈飞突然间明白了这几具野狗的身份,说不定就是那天晚上的那几名狗族强者。看来最后是输了,被人杀死,埋在了这里,而且还立了碑!

    可是,那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有胆子杀人,却没胆量承认,似乎不是英雄所为啊,倒像是有什么阴谋!

    或者,是针对人王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