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吃肉的大师兄-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三十八章 吃肉的大师兄

    陈飞心中澎湃,眼神冷冽,在暗中观察,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捣鬼?他有一种感觉,暗中捣鬼的人一定就在他们这些人中间。

    会是大师兄吗?

    那一晚大师兄回来,明显就是与狗族争斗过,与狗族争斗还能全身而退,很显然对方已经被大师兄杀死了。可是,除了这几具尸体外,并没有人发现其余的尸体,又或者,还有别的尸体被埋藏在泥土之下?

    迷,都是迷,如果大师兄就是那晚与狗族争斗的几名强者之一的话,那么大师兄未免也太可怕了。

    天空中一阵风云激荡,无匹的威压从遥远的天际滚滚而来,几名身穿黑色长袍,眼神冷冽的中年人赶到了,从天际降落而下,站在了那几具庞大的尸体旁。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残杀我狗族强者?”

    冰冷的声音,从一名中年人的嘴里传出来,他的气息太强了,周围的泥土石头等轰然炸开,烟尘弥漫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族因此而受伤。

    很显然,这也是一名强大的狗族强者,丝毫不把人类的性命放在心上的狗族强者!

    “大人息怒,这里有一面石碑!”有护矿队的人上前,颤声禀告道。

    面对族中的至强者,这名狗族人的身体都在打颤,承受不了那种强大的威压,感觉身子都要如那泥土般炸开了。

    “抬上来。”中年人大喝。

    顿时,护矿队的人指挥着十几名矿工把那面巨大的石碑抬到了中年人的面前,面对中年人那可怕而强大的威压,十几名矿工在放下石碑之后就忍不住瘫软在地上,七窍流血,瞬间毙命。

    这很残忍,可是,没有人会怜惜,在狗族人的眼中,人类的生命,微不足惜。

    远处,陈飞目眦欲裂,很想杀了那个中年人,把人命当做儿戏,就算是死一万次也不够!

    “屠狗者,人王!”

    中年人念出了石碑上的那几个大字,并且感受到了书写那几个大字的鲜血的气息,不由勃然大怒,身上的气息更加的恐怖了,黑雾滔滔,把他淹没,他就像是一尊盖世无敌的妖魔般,要毁灭所有的一切。

    实际上,他真的这么做了,一抬手,一只狗爪子探出,迎风而涨,把几十名矿工攥在了手里,用力一握,那几十名矿工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瞬间化成了血水。

    殷红的血水从狗爪子的指缝间流淌而下,在阳光下显得是那么的刺目,凄凉!

    所有的矿工们脚步不由得后退,身子簌簌发抖,噤如寒蝉。

    生命,在这一刻显得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中年人一巴掌拍出,石碑爆碎,飞溅的石头,砸死砸伤了许多人,甚至包括一部分狗族。

    而与中年人同行的那些人,则身上爆发出了黑色雾霭,阻挡了所有的气息以及碎石,很显然,那几人的实力也并不在中年人之下。

    “人王?什么狗屁人王,有种的就出来和我一战,我撕碎你。”中年人冷冷的呵斥,一时间风云变幻,他所在的地方被黑雾彻底的淹没了。

    远处,陈飞心中愤怒,拳头握起了,可随即又松开。

    “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打爆你的脑袋。”陈飞心里说道。

    “查,给我查,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只要有嫌疑的人,一律格杀!”

    “是。”护矿队的人大声回应。

    几名强大的中年人最终还是走了,接下来的几天里,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护矿队的人彻底的疯狂了,每个矿工都被盘问了好几次,稍有不慎,就会被施以酷刑,或者当场杀死。

    陈飞也被盘问了好几次,挨了好多的皮鞭,关键时刻依然是大师兄帮他求情,这才免遭一劫。

    “以后跟在我的身边,不要离开半步,否则你会很危险。”大师兄告诫。

    “我知道了,谢谢大师兄。”陈飞道谢。

    陈飞自己都不明白大师兄为什么要这么照顾自己,问他,他也不说,陈飞只能更加小心翼翼。

    “不好了,又有人死了。”远处有人在叫。

    有人又在泥土中挖出了狗族人的尸体,这一次没有上次那么恐怖,牛犊子般大小的尸体被掩埋在泥土中,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就连嘴巴里都是泥土,倒好像是被活埋的。

    护矿队的人赶到,仔细盘问,没有什么结果,出手的人很神秘,根本不像是矿工队伍中的人。

    随即,又有人在尸体的不远处挖出一面石碑,上面依然用鲜血写着‘屠狗者,人王’几个鲜红的大字。

    随后的日子里,泥土里不断挖出狗族人的尸体,大大小小的都有,无一例外的是在这些尸体不远,都会埋着一面用鲜血书写的石碑,上书,‘屠狗者,人王!’

    这倒是和之前陈飞在那些狗族行宫中杀人的手法差不多,但是陈飞自己很清楚,这件事根本就不是自己做的。有人在利用人王之名来杀人,嫁祸给自己。

    这口锅,好大!

    陈飞觉得有点冤,白白背了这么大的一口黑锅,却一个狗族也没有杀过,忒憋屈了。

    陈飞决定,找机会也开始行动,反正已经背锅了,如果不杀人,岂不是白瞎了这口大黑锅吗?

    人王之名越穿越远,成了狗族人的禁忌,却成了所有矿工们的希望。

    虽然没有人敢明说,但是从人们不经意间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来,每个人心里都是振奋的,都是高兴的。

    每个人都在等待,都在心中期盼,或许有一天,人王会杀尽青矿山的狗族,甚至屠尽陈塘关的狗族,把陈塘关变成人族的天下!

    陈飞想要有所行动,可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主要是大师兄这一关非常的难过。

    大师兄太神秘,陈飞总是有一种隐忧感,虽然大师兄对自己很好,但却好的有些过头了,总好像有什么阴谋一般。

    这一晚,大师兄又在半夜时分出去了,陈飞悄悄的跟了上去,却发现一件令他难以置信的事情。

    以往大师兄半夜出门基本上都是去见那个神秘人,可这次大师兄没有见任何人,而是一个人跑进了一处隐蔽的矿洞,在那里吃肉。

    如果说大师兄只是吃山中野兽的肉,或者是吃狗族人的肉,陈飞都不会惊讶。

    可是,大师兄不但在吃狗肉,而且,还在吃人肉!

    他的面前,摆着一具狗族人的尸体,还摆着一具人族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