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大师兄要去矿山深处-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三十九章 大师兄要去矿山深处

    这些人,似乎是被刚刚杀死不久,血液都还没有凝固,鲜红的血,顺着大师兄的嘴角流下,血腥而又恐怖。

    此时的大师兄,丝毫没有平常温文尔雅的模样,一脸的狰狞,一双眼睛血红,双手撕开面前两具尸体的躯体,左右开弓,往嘴里猛塞。

    陈飞头皮发麻,一股寒气从心脏处升起,毛骨悚然。

    此时他才感觉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和大师兄一起呆了那么久,居然没有被吃掉?

    大师兄是人吗?似乎不是。是狗族吗?似乎也不是。

    无论是人族还是狗族,同类相食的事情还是很少发生的,很显然,大师兄不属于这两个种族,否则不可能这样。只有一个可能,大师兄是除了人族和狗族之外的别的种族的人。

    陈飞开始后退,不管大师兄是什么种族,都是强者,因为大师兄已经能够化形,化成真正的人形。

    人族虽然孱弱,但人族的身体得天独厚,比世界上所有的种族的身体都要更适合在这个世界生存,所以,无论是哪一个种族,强大之后都会化成人形,行走在世间。

    能够完全化成人形的妖魔,那都是绝对的强者。

    陈飞敢肯定,一旦自己被大师兄发现,绝对是死路一条。

    此时,大师兄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抬头望了过来,两道血色的光芒绽放,就好像两道血色的闪电,照亮了夜空。

    陈飞亡魂皆冒,顿时感到了一股无以伦比的危险气息,没了命的飞逃。

    好在大师兄并没有追来,在尽情的享用美食。

    跑出好远,一直到陈飞觉得安全了,不经意间抬头往天上看去,只见,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中,隐隐约约间,似乎有银色的月华从天际降落下来,而那个方向,正是大师兄所在的方向。

    “他在用月光来修炼。”陈飞惊骇。

    人王经可以利用天地间所有的能量来修炼,可月亮毕竟离大地太遥远了,以陈飞目前的能力,还远远达不到用月光之力来修炼的程度,没想到大师兄已经可以做到了。

    想必,大师兄就算是在妖魔中,也是绝对的强者吧?

    怪不得能在这里生存十年,果然不简单。

    陈飞不敢耽搁,直接回到了屋里,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蒙头睡大觉。

    快要天亮的时候,大师兄回来了,依然很平静,仿佛只是出去上了个厕所一般,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只是陈飞心里清楚,这都只是表象,暗地里,大师兄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又是杀狗又是杀人,大师兄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这不应该,大师兄必定还有其他目的,否则没有必要在这里做一名矿工。以大师兄的本事,天下哪里都可去得。

    自从发现大师兄的秘密之后,陈飞更加的小心了,每日都像在煎熬,因为他不知道大师兄何时会对自己下手,说不定哪天自己睡觉睡到半夜,就被大师兄给吃了。

    这一天下午,陈飞正在矿山里挖矿,突然听到‘轰隆’声,就好像发生了地震似的,大地都在抖动,整座矿山都在颤抖。远远看去,矿山深处升起了巨大的蘑菇云。甚至隐约间还能够听见人们的哭喊声和惨叫声。

    “发生了什么事?”

    护矿队的人很快出现,赶往了矿山深处,很快有消息传了出来,矿山深处发生了莫名的大爆炸,许多的矿洞也都坍塌了,淹没了许多人。

    陈飞心中凛然,又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死于非命?

    “好好干活,不要多管闲事。”大师兄认真告诫。

    “嗯,我明白。”陈飞说道。

    陈飞始终想不通,大师兄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自己?

    而就在这时,矿山深处又传出了诡异的哭声,凄凄惨惨的,飘忽不定,让人毛骨悚然。

    “鬼,厉鬼又出现了。”

    “一定是厉鬼前来索命,所以矿山坍塌了。”

    人们在不断的议论,脸色苍白,簌簌发抖,内心惶恐到了极点。

    只是,等了许久,也没见真正的厉鬼出现,倒是有狗族强者赶过去了,从人们的头顶飞过,浩荡出来的强大波动使得人们全都伏跪了下来。

    陈飞也跪了下来,心中诽谤,‘早晚有一天我要打爆你们的头!’

    狗族强者飞过之后,矿山深处很快就传来了剧烈的波动,似乎有人在打斗,过了一个多时辰,人们才见到那狗族强者从矿山深处飞了出来,半边身子染血,甚至还少了一只胳膊。

    这让人们惊悚,强大的狗族也遇到对手了吗?居然还受伤了,而且看起来似乎受伤不轻,到底是什么人有那么大的本事?

    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了,这一天,护矿队的人在矿山外围挑选了一批人,都是些挖矿技术好的,资格老的人,要进入矿山深处采矿。

    让陈飞感到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在被挑选的行列当中,或许是大师兄做的吧。

    但是不知为何,大师兄却被选中了,在矿山外围挖了十年矿的他,终于进入了矿山深处挖矿。

    陈飞松了一口,如释重负!

    有大师兄在旁的日子,虽然有人照顾,看似风光,但却太压抑了,随时都要警惕被人吃掉。

    护矿队中那些狗族虽然也吃人,但陈飞并不惧怕,那些狗族充其量也就相当于炼体境的修为而已,就算有个别人很厉害,那也就和化血境差不多。同境界,陈飞自认不弱于任何人。

    “我走了以后,你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可乱来。”大师兄在临走前认真告诫陈飞。

    陈飞心中一凛,大师兄这句话是真正的关心呢?还是意有所指?似乎大师兄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嗯,大师兄要小心,小弟我等你出来。”陈飞说道。

    “呵呵,恐怕是不可能了,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有谁从矿山深处活着回来过,那里,就是吃人的地狱。”

    大师兄惨笑,神色看起来很是悲凉,要是陈飞不知道大师兄的本事的话,可能还真的信了。可是现在,陈飞才不会相信呢,凭大师兄的本领,估计大山深处的矿区根本就挡不住大师兄的脚步。

    大师兄走后,他居住的屋子却保留了下来,供陈飞一个人居住,可能这也是所有矿工中最好的待遇了。

    这给陈飞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休息之际,可以正大光明的练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