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救人-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四十一章 救人

    吃完以后,老人走了,临走前又留下一声沉重的叹息,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本来就佝偻的身躯更加的佝偻了。

    陈飞也是微微一叹,老人的这个年纪,本应该享清福的时候,闲来无事,弄弄花草,逗逗儿孙什么的。可是,却要在这里为狗族服务,每天都要见证生死。

    或许老人也杀过人吧?作为一个顶级厨子,那些被狗族抓回去的人,谁又敢说没有人死在老人的菜刀之下呢?可是,就算老人杀过人,那也不是他自愿的,除非他自己想死,否则在狗族的逼迫下,不得不这么做。

    陈飞已经闻到了老人身上的血腥味!

    老人走后,陈飞依然睡大觉,半夜时分,他睁开了眼睛,双眼中爆发出两道冷冽的光芒,坐了起来,走到门前。

    房门是从外面上锁,还有两名狗族看守。但是,这都难不倒陈飞。

    右手贴在门上,一缕真气从指间发出,透过门缝到达了铁锁里面,轻轻的打开了铁锁。

    两名狗族早已经睡着了,变成了原形,趴在房门的两边,发出鼾声。

    陈飞的手指在两条野狗的鼻端一拂,一缕真气控制了两人的睡穴,让两人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当中,然后把门锁恢复了原位,一闪身消失在黑夜中。

    漆黑的夜,给了陈飞很好的机会,虽然不时有护矿队的人在巡逻,但根本就发现不了他。

    在矿山里呆了几个月,地形早就已经很熟悉了,沿着矿山边缘往前走,那里有一栋独立的小楼,小楼里就是护矿队的队长居住和办公的地方。

    陈飞快如闪电,在黑夜中就像一道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往小楼蹿去。

    接近了,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小楼门前有两只野狗趴在那里,鼾声如雷。

    野狗就是野狗,哪怕修炼成精了还是改不了狗的习惯,趴在那里睡觉,身体蜷缩着,把头埋到了屁股上,也不怕突然间放屁把自己给熏死!

    陈飞很小心,他只有一次机会,绝对不能被发现,否则就死定了。

    猛然间冲出,悄无声息,来到两条野狗身前,双手同时伸出,分别拍在了两条野狗的头上,直接震碎了两条野狗的脑袋。

    这只是两条还未完全化形的野狗,实力相当于炼体境,对已经化血境的陈飞来说毫无压力。

    杀了两条野狗之后,陈飞没有理会,看都没有看一眼,他也不怕被人发现。因为两条野狗就算是死了,姿势也没有半点改变,依然是保持睡觉的样子。只是少了鼾声而已,不走近看,是发现不了的。

    小楼的门紧闭着,从里面装上了门栓,但这也难不倒陈飞,就像开锁一样打开了门栓,进入了小楼里面。

    反手把门关上,动作很轻,没有惊动任何人。

    小楼里没有动静,但在二楼的地方传出了鼾声。

    陈飞知道,在二楼睡觉的就是护矿队新来的队长。

    沿着楼梯上楼,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挡,很显然这个新来的队长喜欢安静,也很相信自己的实力,不需要人保护。

    到了二楼,有三间屋子,靠左边的那间屋子传出了低沉的啜泣声,有气无力的样子。中间的那间屋子则传出了浓浓的血腥味,最右边的那间屋子,鼾声如雷。

    陈飞没有急着去最右边的那间屋子,他先是推开了中间的那扇门,顿时有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熏得陈飞差点没有把傍晚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强忍着难受,陈飞定睛一看,顿时怒火中烧,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天杀了野狗,太特么残忍了,房间中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颗人头,头盖骨的位置被敲碎了,屋子里到处都是散落的血肉和骨骼,有的血肉上鲜血都还没有凝固。

    陈飞搬开那颗人头,只见桌子上有个洞,人头的脖子就卡在那个洞上面,很显然,这是活生生的人被特制的桌子卡住脖子,然后被敲开了头盖骨,生食人脑,最后才被吃掉了身子。

    特么的,简直畜生不如,丧心病狂,比传说中吃活吃猴脑还要残忍百倍。

    依照地上的血迹来判断,陈飞可以很准确的断定,这一定是新来的那个队长的晚餐,而且这一定不是第一次,看那地上的鲜血,已经凝结了厚厚的一层。

    看着眼前残忍的景象,陈飞心中无比的悲愤,有一种深深的悲哀!

    人族,已经弱小到这种地步了吗?

    是什么原因让人族再也不能修行的?

    陈飞曾经听李婆婆说过,人族之所以孱弱,沦为妖魔的血食,究其原因就是人族不能修行,没有强者与妖魔对抗,所以无论如何也不是妖魔的对手,只能被奴役!

    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摆脱这种局面,想尽了无数的办法,可也没有任何成效,最终,依然不是妖魔的对手。

    陈飞强忍着心里的悲痛,对着屋子里的尸骨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退出了房间。

    最左边的房间中是什么,陈飞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被抓来还没有来得及被吃掉的人。

    陈飞没有犹豫,冒着惊动队长的危险打开了最左边的房门,同为人族,他不能坐视不管。哪怕到最后也没有能救出他们来,也要尝试一番,否则他不甘心,心里也过意不去。

    看着陈飞进来,房间中的人惊恐的后退,他们被铁笼装着,瑟瑟发抖。

    “嘘!”

    陈飞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声说道:“大家不要怕,也不要出声,我是来救你们的。”

    陈飞很庆幸这些人被吓傻了,要不然在他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就会惊呼出声,到时候一定会惊动队长,甚至惊动其余的狗族。

    铁笼里被关押着五六个人,全部都是年轻人,有的估计才**岁吧,其中还有两个漂亮的女孩子。

    很显然,队长那个家伙不但贪吃,而且还好色!

    铁笼上有一把铁锁,但这难不倒陈飞,很轻易的打开了,轻声对众人说道:“等会儿我去找队长,等我把队长引开之后,你们再悄悄的离开。记住了,远离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也不要跟别人说过我来过这里。”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们?”有人颤抖着问道。

    “我是人王!”陈飞认真的说道。

    说完,也不等众人说话,陈飞一闪身消失在房间里,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人王,他就是人王?人王来救我们了?”

    身后,人们热泪盈眶,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激动和欣喜,还有——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