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个向妖族宣战的人-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五章 第一个向妖族宣战的人

    陈飞的修行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由于是第一次修行,根本就掌控不住节奏,只知道疯狂的吸收一切能够被吸收的能量。

    随着陈飞的疯狂吸收,大地之力,草木精华,天地灵气等,都疯狂的涌来,成为了陈飞炼体的物质。一遍又一遍的洗涤着陈飞的每一寸血肉。

    如果此刻有懂得修行的人在这里看见,一定会为之震惊,普通人,就算是有上好的功法,有名师指导,也不可能在第一次修炼的时候就引发如此大规模的能量潮流。这只能怪人王经实在是太逆天了,乃是人王穷极一生,专门为人族打造的专属修炼功法。

    而且,陈飞的体质也不一般,能够被人王精魂选中,岂能平凡呢?

    在这个世间,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拥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体质,其中就有一种体质被称作人王体。

    人王体,集人族所有的优点于一身,一旦修炼,不止修炼速度奇快,各方面也比同境界的修行者强。可以说,一旦修炼有成,绝对力压同境界的人,而且就算是越级而战,也不是什么难事!

    山洞漆黑如墨,只有一缕光芒从那个通风的小孔里照射进来,陈飞不动如山,如老僧入定,皮肤上流淌着一层朦胧的金色光芒。

    山洞外,无声的刮起了一阵轻风,天地灵气,草木精华,随着轻风穿过了洞口的阻挡物,争先恐后的涌进陈飞的身体里。

    陈飞感觉自己沐浴在一种温暖的液体中,就好像是疲惫之后泡在一个装满了热水的大桶里,这种感觉,令他舒服的几欲呻吟出声。

    然而,就在这时,陈飞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猛的睁开了眼睛,两道精光从他的双眸中一闪即逝。陈飞站了起来,神色凝重的走向了洞口,他感觉到了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

    这是第六感,也叫作精神力,不是只有女人才拥有第六感,其实无论男女,都有第六感,只不过对普通人来说,女人的第六感比较强而已。

    陈飞是人王体,修行了人王经以后,第六感已经不输于普通女人了,甚至更强,哪怕是在修炼当中,他也能感觉得到越来越接近的危险。

    “会是山中的野兽吗?”陈飞自语。

    这是很有可能的,虽然他已经把洞口给封闭了,只留下一个通气的小孔。但是,这片山脉中不乏强大的野兽,而野兽对人类的气息非常的敏感,找到这里来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陈飞小心谨慎,透过那通风的小孔向外观察,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心里的那种危险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

    陈飞犹豫了一下,虽然第六感有时候做不得准,但他宁愿相信这一次是真的。为了安全起见,陈飞推开洞口的封闭物,从山洞中钻了出来,四下打探,然后认准了一个方向,准备重新再选一个地方修炼。

    陈飞心中有忧虑,山中的野兽固然可怕,但是他更担心的还是陈塘关的狗族人。

    他杀狗族人的事情是瞒不过去的,早晚都会被发现,而狗的鼻子实在是太灵了,尤其是修炼成精的狗,一定会随着气味追踪到他。

    如果被那些狗族人追到,陈飞只有死路一条。

    人王经虽然逆天,但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夜之间造就出一个逆天的人王出来。

    然而,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陈飞没有走出去多远,身后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还有愤怒的吆喝声,十几个面目狰狞的狗族人带着十几个人族追来了,并且已经发现了他。

    “臭小子,你果然在这里,给我站住!”狗小山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陈飞,大声的叫道。

    陈飞是被那名狗族人带走的,而那名狗族人现在已经死了,陈飞却还活着,这很明显了,是陈飞杀了那名带走他的狗族人。

    这还了得?

    自古以来,人族只不过是妖魔的奴隶而已,只有妖魔杀人,而没有人杀妖魔的。陈塘关是狗族的天下,在陈塘关,狗族杀人可以,但绝对不能让人族杀狗。

    陈飞大惊失色,尽管他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但还是没有想到这些狗族这么快就找到他了,这可如何是好?

    陈飞知道,他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一旦被抓住,只有死路一条。

    仓促间,陈飞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撒开腿就往丛林深处钻去。好在人王经实在太逆天,短短一个晚上的修炼,不但让他身上的伤势痊愈了,而且体力也增强了不少,陈飞现在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气。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看见陈飞要逃,狗小山大声的咆哮,指挥自己的一众手下就在后面疯狂的追。

    一追一逃,并没有持续多久,丛林,终究还是野兽的天下,以陈飞的脚力,根本就跑不过这些已经成了精的狗族。

    在一座山顶,陈飞被追上了,不远处是一片悬崖,而身后则是一群凶神恶煞的野狗。

    “嘿嘿嘿,小子,你挺能耐啊,从来没有人敢挑衅我们狗族的威严,你还是第一个,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狗小山嘿嘿直笑,盯着陆晨,硕大的狗头不停的摇摆,猩红的舌头不断的舔着嘴唇,眼中凶光大盛。

    陈飞脸色铁青,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退路了,求饶那是不可能的,求饶也是死。

    而且,陈飞绝对不会求饶,他继承了人王的衣钵,心中有身为人族的骄傲,怎么可能会向一条野狗低头求饶呢?就算要死,也要辉煌的战死!

    只可惜,老天爷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如果再给他一段时间,陈飞相信,这些个野狗根本就不能杀他。

    “我不知道什么是后果。”

    山风吹来,陈飞身上破烂的衣服随风飞舞,他的长发,乱糟糟的,遮蔽了他的眼睛,他用手抚了一下,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

    陈飞双目中精光绽放,坚毅无比的眼神,似乎要看穿所有人的内心。

    陈飞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只知道,从今天,也就是从此刻开始,我陈飞,要向你们妖族宣战!”

    坚定无比的话语,就像是一道惊雷般在所有人的脑海里响了起来,让人发晕。

    狗小山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用毛茸茸的爪子指着陈飞,说道:“小子,就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