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会流鲜血的小洞-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五十四章 会流鲜血的小洞

    从另外一扇门进去,依然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而且是往下,通往大地深处。一直走了差不多有两千多米,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

    大地之力弥漫,浓郁的庚金之气扑面而来,整个洞穴都呈现在一种土黄色与淡金色之间,相互交融,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这就是青矿山最深处的矿洞,也是最高级的矿洞,很难想象竟然是在离地面几千米的深处,要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

    陈飞感到欣喜,土生金,浓郁的大地之力孕育出了庞大的庚金之力,对他来说绝对是最佳的修炼场所。

    矿洞很大,人也很多,每个人都带着沉重的镣铐,神色木然的挖矿。

    这里开采出来的青矿石最低级别都是上品,有很多都是极品青矿石,被开采出来后在矿洞中堆砌成了一座小山。不断的有人出现,把那些极品青矿石运往别的地方。

    陈飞被带上了镣铐,也没有休息的时间,到了这里之后,就被督促着挖矿。

    镣铐也是由青矿石提炼出来的青铁炼制而成,普通人带在脚上非常的沉重,行动极为不便。但是,护矿队的人似乎很怕这些矿工们造反,依然给所有人都带上了镣铐。

    在这里没有白天黑夜,所有人轮番睡觉,日夜不停的赶工,真不明白狗族弄那么多青矿石来干什么。又不打仗,需要那么多的兵器吗?

    陈飞渐渐的明白,这里的矿洞依然不止一个,而且出入的通道也不止一处,甚至有许多,其中的一条通道引起了陈飞的注意。

    他发现,在矿洞的一角,有一个隐蔽的洞穴,洞穴的背后就连接着一条通道,但是,却被狗族强者镇守着,根本不知道通道背后究竟有什么。

    “想必厉鬼不会再出现了吧?”陈飞自语,心中忐忑。

    他很忌惮厉鬼,那家伙不但实力超强,而且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来历,这对自己来说是非常的危险的。

    但他却对厉鬼没有办法,厉鬼神出鬼没,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跟着来这最深处的矿洞。

    除了厉鬼,陈飞也在留意大师兄的踪迹,进了这矿山深处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大师兄了,他还活着吗?

    但陈飞猜测,大师兄一定还活着,那么神秘的一个人,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掉。

    在这新的矿洞中,每时每刻都有护矿队的人在守着,陈飞极为不便,只能利用休息的时间去修炼。

    好在人王经真的非常给力,不但可以随时随地的修炼,而且隔绝气息也是超一流的强大,愣是不会让狗族人发现异常。

    如此又是半个月过后,陈飞的实力飞涨,大地拳和碎金拳又有了质的飞跃,几乎大成了。

    而这时,他却听到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他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矿工们在被选入这极品矿洞的时候要经过那所谓的考核了。

    这是无意中听到两个狗族强者谈话时说的。

    人族虽然孱弱,但潜力无限,之所以不能修炼,是苦于没有方法而已。

    没有方法,就不能感受到天地元气的存在,更不能利用天地元气来锤炼己身。

    但凡事都有例外,有些人天赋异禀,受到上天的眷顾,天生就能感受到天地元气,并能够无意识的通过天地元气来锤炼己身,这样的人,一旦真正的觉醒,就有很大的可能成为人族强者,这是所有的妖魔都不愿意看到的。

    而那样的人想要觉醒,首先就少不了特殊的能量,就好比这矿洞深处的浓郁的庚金之气,就有很大的可能使一位体内拥有庚金之力的人觉醒。

    陈飞眼里露出了冰冷的寒光,“这些人简直该死,太狠了!”

    想要觉醒,万中无一,而这些该死的狗族,竟然为了那万分之一的机会就把体内拥有庚金之力的人族残忍的杀死。

    青矿山是这样,那其他地方呢?狗族是这样,那其他种族呢?

    陈飞心里叹息,很无奈,难怪人族会孱弱不堪,所有的希望都被扼杀在萌芽状态了,还怎么能够崛起呢?

    山中无岁月,矿洞中更是不知道白天黑夜,每个人都是麻木的,因为,他们看不到希望,也就不会去计算时间,记了也是白记。

    陈飞也没有记,他是没空,也没有那份心思,他的心思全部都花在修炼上去了。

    体内的金色人王血越来越浓,已经快要取代红色的血液了,等到红色的血液全部被金色血液取代之后,他的修为就会更上一层楼。

    对陈飞来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好景不长,这一天,矿洞中突然出现了意外。

    有一名矿工一锤子下去,砸掉了一块极品青矿石,同时也把山壁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小洞。

    这本来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大地之下地况复杂,不要说只是一个小洞了,就算是挖出来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怪就怪在这个小洞它非常的特别,里面竟然有鲜红的血水流出来,伴随着丝丝黑雾,甚至还能听见铿锵的金戈之声。

    仿佛那个小洞的另外一头连接在一片宏大的战场上,那战场上正在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鲜血汩汩而流,其中一些进入了这个小洞,最后到达了矿洞之中。

    为了避免麻烦,这名矿工用石头和泥土试图堵住那个小洞,可是,却怎么也堵不住了,青矿石放进去,必定会被那汩汩而流的鲜血给冲掉,泥土也是如此。

    鲜红的血流出来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坑,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让人作呕。

    发生了这种事情,是根本就瞒不住的,护矿队的人赶来,查看那个只有拳头大小的小洞,可却也没有什么发现,只能看见鲜血不断的流淌。

    “怎么会这么诡异?”护矿队中有人皱眉,自语道。

    “难道在另一端有一汪血湖不成?”

    有护矿队的狗族强者化成了原形,趴在那里猛嗅,想要找出端倪,可捣鼓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发现。

    最后没有办法,护矿队的人叫来了一些矿工,试图把小洞旁边的那些山壁也跟着凿穿,看能不能有更大的发现。但是,旁边的山壁凿下去很深了,那个小洞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往外冒着鲜红的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