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狐族霸主-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六十章 狐族霸主

    那名神秘的强者,很显然是认识狗族的,两者之间似乎还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甚至是仇恨,现在短暂的清醒过来,所以对这三名狗族展开了无情的杀戮。

    陈飞在远处心惊胆颤,他感觉危险正在降临,因为那个人把目光看向了自己,双目中透露出来的杀机清晰可见。

    他,似乎同样的愤怒!

    陈飞警觉,抽身后退,那个人发狂的时候不但击杀了三名狗族强者,而且也打破了厉鬼气势的封锁。

    只是,陈飞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一些,他刚刚有所行动,一只大手就凭空而来,直接抓起了他的衣领,就好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把自己拎到了眼前。

    陈飞亡魂皆冒,这一刻他感觉死神离自己是那么的近!

    来不及多想什么,也来不及隐藏什么,体内人王血在刹那间疯狂的燃烧起来,金色光芒冲霄,炽盛的拳头毫不犹豫的轰击而出,淡淡的土黄色覆盖了全身上下,就好像是一副甲胄一般包裹着他,散发出淡淡的威严!

    陈飞已经全力以赴,他只有唯一的一次机会!

    “嘭!”

    陈飞的拳头砸在那只手臂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陈飞的拳头都酸麻了,而那只手只是颤了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直接带着他送到了那个人的嘴边。

    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多少年了,没有吃过这么鲜美的人肉了!”

    吃人肉?

    这家伙竟然也吃人肉?

    陈飞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如狗族人猜测的那般是人族,而是一个妖魔,只有妖魔才吃人肉!

    干枯的躯体,瘦小的身躯,但是他的嘴巴张开来却不得了,足足有一米大小,完全可以把陈飞一口给吞下。

    两排长长的,尖尖的,发黄且泛黑的牙齿冰冷而又渗人。陈飞甚至闻到了那血盆大口中散发出来的恶臭!

    “桀桀,可以饱餐一顿了!”

    他似乎很愤怒,也很开心,很复杂的表情。但是,他却不想问清楚陈飞的来历,以及陈飞的姓名等,在他的眼里,陈飞只不过是一堆鲜美可口的佳肴。

    陈飞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感到眼前发晕,这是要被吃掉吗?

    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这个可怕的家伙已经束缚了自己的行动能力,成了待宰的羔羊。

    缓缓的,那只手掌抬起,把陈飞送到了嘴边,就要一点点的吃进去。

    正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厉鬼突然大叫:“慢着!”

    声音是如此的突兀,带着激动,带着颤抖,带着一丝恐惧和兴奋!

    无法形容厉鬼此时的表情,复杂无比,纠结无比,似乎又带着强烈的兴奋,身子都在跟着颤抖。

    “你不能吃他。”厉鬼说道。

    陈飞毛孔一紧,虽然暂时保住了性命,但凭着直觉,他感觉到一种更加可怕的气氛,似乎有比被吃掉更加危险的事情将要发生。

    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事情?

    陈飞不明白,但是他的感觉从来没有出过错。

    “你又是谁?你敢阻止我?”

    冰冷的声音,可怕的眼神,强如厉鬼,也在忍不住后退。

    “前辈,我是您的后人。”厉鬼说道。

    说着,竟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对着那个人叩头,虔诚的说道:“前辈,我是您的后人啊,您沉睡太久了,难道已经不记得了吗?”

    陈飞心中惊讶无比,厉鬼竟然是这个可怕强者的后人,难怪厉鬼一直针对青矿山的狗族,原来是有目的啊。只是,厉鬼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你是我的后人?”

    那个人仔细的盯着厉鬼瞧了瞧,脸上有些犹豫,眼中闪过怀疑之色,又似乎有些迷茫。

    “是,我是您的后人,你的玄孙啊,您难道看不出来吗?”

    干枯的手指点出,一道红色的光芒直接映射在厉鬼的额头上,顿时,虚空中浮现出了一幅奇异的画面。

    茫茫大山,藏在云深不知处,无数的飞禽走兽,都在向着一个方向膜拜。而那里,有一尊无上的强者,睥睨天下,威震八方。

    这片大山,他就是王者,统领各族,各族莫不臣服。

    然而,辉煌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有一天,无数强者从天际降临,对他,以及他的子民展开了无情的大屠杀,尸横遍野,惨嚎声震天动地。

    至强者带领族人拼死抵抗,各色光芒冲霄,无数大山被轰塌了,大地沉陷,血流万里!

    最后,他终于还是不敌,因为敌人实在是太多了,太强了,而且是有备而来,仓促间迎敌,他败了。

    他的族人几乎死伤殆尽,而他自己,也被打成重伤,奄奄一息之际,施展无上禁忌绝学,把自己沉入了大地之下,并用最后的力量引来了大地上的鲜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茧把自己包裹在了其中,从此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前辈,您明白了吗?我就您的后人,一千年了,你沉睡了整整一千年,您知道吗?我们一直都在盼着您归来。”厉鬼说道。

    “唉!”

    一声长长的叹息,明明在耳边响起,却仿佛从远古传来,带着无比沧桑和悲凉的气息。这尊强者,回忆起了一切,露出无比忧伤和缅怀。

    他说道:“是你想办法把我唤醒的?”

    “是,我用狗族和人族的鲜血为引,沟通大地灵脉,花了数十年的功夫,才唤醒祖先您。”

    陈飞听得骇然,同时心中也惊怒无比,这个厉鬼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竟然杀害了无数的生灵。

    “你为什么要把我唤醒?”

    “因为只有您,才能带领我们狐族重现昔日的辉煌!”厉鬼说道,眼中爆发出了惊人的光彩。

    “他果然不是人,而是最最狡猾的狐狸!”陈飞心道。

    狐狸一直以狡猾著称,怪不得青矿山一直流传有厉鬼的传说,却从来没有人见过厉鬼的真实面目,就算是狗族强者几番出手也无法抓住厉鬼,狗的智商,与狐狸想比,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受伤太重,我的躯体,早就在三百年前化成了脓血,你现在看到的,只不过是我的一缕不灭的残魂而已。”

    这尊狐族昔日的强者说道,带着落寞,带着悲凉!

    曾经辉煌一时,如今却只能以残魂存世,苟延残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