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母狗-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六十一章 母狗

    他真的很忧伤,很落寞,不像是做作,而是发自内心,就连陈飞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得到他心里的那种哀伤和无奈。

    可以想象他曾经辉煌的时候,盛极一时,万兽臣服。可如今,辉煌已经不再,如那日落后的夕阳,渐渐的淡去,直到完全湮灭的那个时候。

    这是一位强者的叹息,是一位曾经的无上王者的悲哀!

    就如世间那最绚烂的花,已经凋零!

    “不您永远都是最强的。”

    厉鬼嘶吼着,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是一个干瘦的老人。颧骨突出,眼窝深陷,额头上布满了皱纹。

    厉鬼的双眼中爆发出了惊人的神采,脸上露出了笑容,狰狞可怖。“先祖,您一定要听我说,一千年的修养,我们狐族已经崛起了,只等您老出关,我们就可以杀进陈塘关,报仇雪恨。”

    陈飞心中顿时明了,这才是厉鬼的真正目的。

    “唉!”

    一声叹息,诉说着不甘和无奈,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一千年了,我何尝不想报仇呢?可是,我现在只不过是残魂而已,连这个山洞都出不了,出去就得死,怎么可能带领你们报仇呢?”

    当年他受伤太重,哪怕施展了秘法以无尽的鲜血来滋养,也依然不能复原。反而在不断的恶化。

    三百年前,他的身体就已经坏的不能再坏了,为了活下去,只能舍弃了**,灵魂苟延残喘到今天,已经快要真正的死亡了。

    厉鬼跪在地上,往前爬行了几步,嘶吼道:“不,先祖,您能出去的。您的灵魂之火虽然快要熄灭,但依然无比的强大,只要有一具**能够承载您的力量,您就可以带领我们杀进陈塘关报仇。”

    陈飞不太明白厉鬼在说什么,但是却没来由的感觉到头皮发麻,似乎有危险正在降临。

    狐族先祖盯着厉鬼看了许久,才说道:“你说的不错,可是,谁能承载我灵魂的力量呢?你吗?你不行!”

    他似乎有些失望,眼中更加的落寞。

    厉鬼突然间笑了,很得意的笑,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抓过陈飞,指着陈飞对狐族先祖说道:“我知道我不行,所以我把他给带来了,他行。”

    “他?”

    狐族先祖顿时惊讶,他一直就没有把陈飞放在眼里,毕竟对他来说,陈飞现在实在是太弱小了,比那蝼蚁也强不了多少,顶多就只能算得上一顿鲜美的食物罢了。

    两道炽盛的目光直接连接在陈飞的双眼中,陈飞顿时感觉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全部被这名狐族先祖看了个精光。

    陈飞顿时大骇,人王经的秘密可千万不能被看穿,一旦看穿,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这些妖魔,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而且一定会想法设法得到人王经。

    好在,储存在陈飞脑海深处的人王经一直都被一道朦胧的金光包裹着,掩饰的很好,很难被发现。

    那朦胧的金光,是人王精魂最后的力量所化,没有意识,只有守护人王经的本能,除了陈飞之外,谁也无法窥探人王经半分。

    狐族先祖也不行!

    狐族先祖的确厉害,一双神目竟然已经看到陈飞脑海深处的那守护人王经的金光了,不由惊呼一声:“这个小子有些古怪。”

    “他以人王自居,而且极为不凡,我觉得他能够承载先祖您的灵魂。”厉鬼在这个时候突然说道。

    “这可未必。”狐族先祖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可怕的威压突然间出现,紧接着在这山腹中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容貌极美,但却长了一对狗耳朵。

    看见厉鬼以及狐族先祖,她二话没说,直接就一巴掌拍了过来。

    狂风激荡,飞沙走石,如海浪在汹涌,非常的霸道。

    厉鬼脸色一变,感受到了威胁,匆忙间出手,但被震飞了,吐出了鲜血。

    这让厉鬼脸色大变,暗叹一声:“好强!”

    “谁这么大胆?敢与我狗族作对?”这名女子喝道。

    很显然,这是一名狗族至强者,是接到了之前的那三位狗族求援而来的。果然很厉害,一出手就打伤了强大的厉鬼。

    随即,这名女子的目光就落在了狐族先祖的身上,顿时脸色一变,呵斥道:“你究竟是谁?”

    她没有看陈飞,根本就不屑一顾!

    这让陈飞感到很憋屈,但也没有办法,他连厉鬼都远远不如,又如何能被这位母狗放在眼中呢?

    狐族先祖正在全力探索陈飞脑袋里秘密,闻言脸色略有不快,头也不回,冷冷的说道:“就凭你也配问我的名字?”

    “大胆,你敢小觑我狗族?”女子冷冷的喝道。

    “小觑你又如何?我还敢杀了你呢。”

    狐族先祖也是一个暴脾气,他当年就是被狗族人打下神坛的,他的族人,也是被狗族人杀的。可以说他非常的痛恨狗族,恨不得杀光这世上所有的狗族。

    干枯的手掌,带着可怕的气势,突然间就出现在了女子的身前,一巴掌就把女子扇飞了。

    “噗!”

    女子在空中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落地之后脸色苍白,脚步踉跄,惊恐的看着狐族先祖,喃喃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

    她实在是被惊住了,长这么大,她不是没有败过,但从来没有败的这么惨,这么干脆,只有修为比她高的太多的人才有这种本事。

    这里是狗族人的青矿山,怎么会出现这样一尊无上强者?

    然而,已经容不得女子思考,狐族先祖发怒了,展现了绝代霸主疯狂的一面。

    他仰天咆哮了起来,整座山体都在抖动,狂暴的气势透发而出,乱发飞舞,双目中爆射出来的血光足有数丈之长,带着炽盛的闪电。

    厉鬼倒退,就是他也承受不住这种威压,感觉灵魂都要炸开了。

    陈飞更是难受无比,但狐族先祖似乎还不想伤害他,所以尽管难受无比,但却无性命之忧。

    轰!

    狐族先祖猛然轰出了一拳,干枯的手,看似不大的拳头,轰出去之时却风雷齐动,甚至还有炽盛闪电跟着起舞。

    毁灭的气息蔓延,就好像是九天神雷在轰击大地,要毁灭世间万物。

    “风雷拳?你是狐族强者?”女子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