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他是王,我也是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六十二章 他是王,我也是王

    风雷拳一出,顿时就让那女子大惊失色,整个人都不平静了。

    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拳法,是狐族独有的拳法。出拳之际,风雷齐动,威力巨大,恐怖无边。

    只是,风雷拳不是早在一千年以前就失传了吗?怎么会再现?

    女子也是偶然间在家族的藏书室里看到有这种拳法的。据古书记载,随着狐族至尊的陨落,风雷拳也随之而逝了,这个世上再也没有风雷拳。

    可是,这种失传的拳法,她今日却见到了,而且亲身领会!

    “不这不可能!”

    女子大叫,仓促间迎敌,又被轰飞了。这一次更惨,骨断筋折,两条大腿都被打断了,饱满的胸脯,也凹下去了好大一片。

    身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女子显得很难受,但这并不是让她绝望的。真正让她绝望的是她猜出了这狐族先祖的身份。

    “你你是狐王?”女子惊怒。

    族中古籍记载,当年狐王就是在这片山脉被杀死的。在最后时刻,他把他自己葬进了这片土地。

    青矿山,原本是狐族的栖息之地。陈塘关,也只是狐族的一座城池而已!

    只是随着狐王的陨落,狐族子民被血洗,陈塘关变成了狗族人的天下,青矿山,变成了狗族人谋财的地方。

    但女子却是知道,狗族之所以要在这青矿山挖矿,不止是为了谋财那么简单,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那就是要找出狐王的尸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是,一千年了,一千年的时光,青矿山几乎都被完全挖开了,可却没有见到狐王的半点踪影。狐王就像是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不错,就是我,是不是很意外?”狐王狞笑道。

    他干枯的躯体,此时爆发出了无以伦比的威势,双眼中,露出仇恨的光芒。呼吸间,风云激荡,血气滔天。

    他根本就不像是他说的那样只是残魂,反而像是一尊无上的王者般,威势无匹,震慑天下。

    砰!

    他迈步,山体都在震动。

    他走的很慢,每一步踏出,都好像踏在女子的心脏上面。鲜血,不断的从女子的口中喷出。接着,鼻子里,耳朵里,甚至眼睛里也都在往外冒着鲜血。

    七窍流血,披头散发,绝美的容颜已经变得狰狞可怖,宛如从地狱里走来的厉鬼!

    只是,却是一只悲催的厉鬼!

    狐王冷漠无比,眼中的杀机越来越盛,他与狗族有不共戴天之仇,看见狗族人,他就忍不住想杀戮!

    终于,他来到了女子的身前,一伸手,抓住女子的头发,把女子提了起来,然后用力一扯,鲜血喷溅,一条手臂就这样被扯了下来,被他塞进了嘴巴里,当着女子的面咀嚼了起来。

    咔擦咔擦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内心惊惧!

    陈飞苦笑无比,以前见到过厉鬼撕扯狗族强者的场景,今日见到狐王也是这么做,果然是同宗啊,连习惯都是一样的。

    但陈飞心里没有怜悯,无论是狗族还是狐族,都是人族的敌人,现在他们只不过是在自相残杀而已,没有什么值得怜悯的,最好是双方都死了才好。

    只是,陈飞的这个愿望注定不能在这里实现。

    那个女子或许发出了求援,但她却没有等到援兵到来,就被狐王一点一点的吃进了肚子。

    在临死前,她发出不甘的怒吼声:“狗族的王不会放过你的,你死定了!”

    对此,狐王没有任何表情,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最后依然把目光放在了陈飞的身上。

    “说,你究竟是什么来头?身上为什么会有金色的血液?你灵魂里藏匿的又是什么?”

    狐王严肃无比,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全都涉及到陈飞的秘密。

    如果回答了狐王的这些问题,他将再也没有秘密可言,而且绝对会死的很惨。

    陈飞绝对不会相信狐王会放过一个有可能成为无上人王的人。

    陈飞暗叹一声,缓缓说道:“你问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一点,我受够了你们妖魔的欺侮,所以我要反抗,我要成为无上的人王,带领人族子民,杀尽天下妖魔。”

    陈飞知道自己今天很可能难逃一死,自己的秘密是不能说出来的,但自己的心声,却可以说出来,而且还要大声的说出来。哪怕自己真的死了,将来也许也会有人提起。

    “大胆,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岂能如此无礼?”厉鬼怒喝。

    这是厉鬼第一次对陈飞如此严厉,厉鬼是真的动怒了,眼前这位可是他的先祖,是狐族的无上王者,是他都要去仰望,都要膜拜的存在。

    狐族的王,怎么能让一个凡人亵渎呢?

    “哼!”陈飞冷笑连连,毫不在意,呵斥道:“不就是你们狐族的王吗?他是王,我也是王,我为什么不能说?”

    “就凭你,也敢称王?你是什么东西?”厉鬼呵斥。

    “就凭我是人族。”陈飞冷哼。

    “你”

    论口才,厉鬼还真的不如陈飞,而且厉鬼还要顾及自己的先祖还在一旁,在自己的先祖面前,说话还是要讲分寸的。万一惹怒了先祖,就算自己是狐族,也会遭殃。

    妖魔的世界,弱肉强食,处处都是血腥,同类相残,也并不是什么奇事。

    狐王神色冷漠。眼中出现迷茫,他终究只是残魂,受到狗族的刺激之后短暂的清醒,现在又开始糊涂了。

    可怕的气息,混乱无比,如一股风暴,在山腹间肆虐。

    许多地方的矿山都坍塌了,无数人被乱石淹没,惨嚎声与矿山垮塌时发出的声音混杂,让人心颤,让人恐惧和绝望!

    “嗷”

    狐王似乎很痛苦,双手抱着头颅,陷入了疯狂的境地。突然间,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化成了一道炽盛的红光没入了陈飞的脑海里。

    厉鬼顿时就露出了喜色,双手翻飞,在同一时间打出了重重光幕,有的进入了陈飞的身体,有的覆盖在陈飞的体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茧。

    “啊”

    在狐王进入陈飞脑海里的刹那,陈飞顿时感觉头疼无比,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脑袋里乱爬一般,忍不住痛苦的咆哮了起来。

    “可恶,你要干什么?你赶紧给我滚出来!”

    陈飞怒吼,额头上青筋毕露,一张原本俊逸的脸都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