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人族才是最可怕的-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六十三章 人族才是最可怕的

    “先祖,您”

    厉鬼颤声道,感觉到了一种不寻常的气息,让他心里有些发毛,有一种被野兽盯上了的感觉。

    陈飞眼里闪现出了莫名的红光,冰冷的杀气如潮水般浩荡,可怕的气息,如山岳般沉重,全都压在了厉鬼的身上。‘咔擦’一声响,厉鬼的骨头都断了好几根,整个人也是忍不住伏跪了下来。

    冷汗,刷刷刷的从厉鬼的额头上流了下来,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从容之色,眼里全是惊恐。

    “先祖,您怎么了?我是您的后代啊!”

    “后代?我有后人吗?”陈飞眼中红光闪烁,有些迷茫,痛苦的用手捂着额头,似乎在回想什么。

    只是,越是回想,头就越疼,最后竟然在地上打起滚来。

    “啊”

    陈飞长啸,双手抱头,面容扭曲,气息紊乱,但却更加的可怕了。

    厉鬼感觉大事不妙,使着劲的呼唤:“先祖,您怎么啦?快醒来,快醒来啊!”

    “您赶紧醒来,带领我们狐族杀入陈塘关,屠尽天下狗!”

    厉鬼尽情的呼唤,撕心裂肺,心中焦急不已。

    可是,陈飞依然如故,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双手抱着头颅,在竭力的嘶吼着。

    强大的力量,弥漫出来,地动山摇,越来越炽盛,仿佛整座山脉都要坍塌了。

    “先祖,您快醒来,难道您忘记了您的仇恨了吗?是狗族把你杀死的,是狗族让您跌下了神坛,是狗族让你失去了至尊的宝座。”厉鬼撕心裂肺,声音都要嘶哑了,大声的吼道:“这些您都忘记了吗?赶紧醒来,重现您无上的辉煌!”

    说到仇恨,说到狗族,陈飞似乎清醒了一些,突然间从地上跃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厉鬼的衣领,冷冷的问道:“杀我的野狗在哪里?”

    厉鬼吓了一大跳,急忙说道:“在陈塘关。”

    “陈塘关?”陈飞似乎依然迷茫,痛苦的摇了摇脑袋,猩红的双眼凶光毕露,再次咆哮道:“陈塘关又在哪里?”

    “东方。”厉鬼回答。

    随后厉鬼就悲催了,陈飞一巴掌就拍碎了厉鬼的脑袋,然后大口一张,一口就把厉鬼给吞进了肚子,场面极其震撼。

    厉鬼至死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在陈飞的手中,而且尸骨无存!

    “野狗!”

    陈飞的眼神冷冽,杀机无限,怒啸了一声,然后冲天而起。

    此刻他在青矿山的深处,是在大地之下,头上就是高大无比的山体,全都是由坚硬的青矿石组成,没有个几十年,就算是刀斧也不能凿穿,可是却挡不住此时的陈飞。

    在轰隆声中,山体崩塌了,成为了废墟。陈飞的身影从山体中冲出,直上云霄,闪电般的往陈塘关飞去。

    陈塘关屹立在长江边上,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最开始是狐族的栖息之地,后来狗族入主,到现在已经有一千年。

    在这一千年中,陈塘关已经完全成为了狗族人的天下。在陈塘关,狗族就是王,狗族就是天,法旨所到,各族无不臣服听从。

    此时在陈塘关中最高大的殿宇中,一名身穿金色长袍,满脸威严的老人坐在大殿之上,下方是两排穿着银黑两色衣服的人。

    这位身穿金色长袍的老人就是现任陈塘关的城主,也是陈塘关这一支狗族的族长,名叫狗无敌,意思就是天下无敌!

    而下方的这些人,则是狗族的长老以及执事等,根据职位不同衣服也不同。

    银色长袍乃是代表长老,黑色长袍则是代表执事。

    此时大殿上的气氛很凝重,所有人都是神色肃穆,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就连坐在上面的族长,也是一脸的寒霜。

    突然间,狗无敌开口问道:“青矿山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一名执事上前,回答道:“回族长,青矿山的情况非常严峻,有神秘强者出现,守护青矿山的人不敌,发出了求援信号,我已经派人前去了。”

    “哦,又是那什么厉鬼吗?”族长问道。

    “是。”

    “那厉鬼的来历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似乎是狐族余孽。”

    这话说出,大殿中顿时骚乱起来,人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看样子都很震惊。

    有人不相信的说道:“这怎么可能?狐族不是已经被灭族了吗?怎么还会有余孽在世?会不会是搞错了?”

    “不会错的。”那名执事回答道:“我已经请出了还原镜,清楚的看到了厉鬼的本体,就是一只狐狸。”

    “还原镜?那就不会有错了。”

    人们动容,很显然很相信那还原镜。

    一名身穿银色服饰的长老上前,说道:“族长,我恳请亲自出手,去灭了那狐族余孽。”

    族长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道:“狐族余孽不可怕,要灭他随时都可以,人王的事情查清楚了吗?”

    “没有。”那名执事道。

    有人不解,问道:“族长,人族天生孱弱,根本就不能修行。而且根据调查,那所谓的人王,也只不过是炼体或者化血境的修为而已,族长为何如此在意?”

    这也是其他人关心的问题,在他们看来,一个只有炼体或者化血境的人王根本就不足为惧,他们这里的这些人随便哪一个出手都能用一根手指头碾死,族长大人为何要如此慎重呢?

    对他们来说,狐族余孽才是更让人担忧的,狐族余孽一日不除,不止青矿山不能安宁,就算是陈塘关的族人也不会安心。

    毕竟,当年可是狗族灭了狐族满门,这个仇可是不死不休,永远都无法解开的。

    “你们懂什么?”

    族长叹息,目光深邃,脸上竟然露出了忧虑之色,道:“狐族中除了当年的狐王以外,其余人皆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族。”

    说到这里,狗无敌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眼中竟然露出恐惧之色,喃喃说道:“如果这世上真的出现了一位无上的人王,乾坤都要跟着震动,天地大局都要跟着改变!到时候不止我们狗族,就是其余的妖族也要跟着遭殃!”

    人们不解,一头的雾水,完全不懂他们的族长在说什么。

    在他们看来,人族如此孱弱,不但沦为苦力,更是所有妖魔最美味的食物,何惧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