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无情-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六十五章 无情

    但是,他们族长大人的话又由不得他们不信,在他们的心中,族长的话绝对是不会有错的,既然族长坚持认定了人族才是最可怕,那就一定是人族最可怕。

    但究竟可怕在什么地方,那就不得而知了,只有族长一个人心里才清楚。

    突然间,一名执事脸色一变,惊呼出声:“糟了!”

    “在族长面前大呼小叫的干什么?懂不懂规矩?”一名穿着银色服饰的长老呵斥道。

    “是,是我失态了,请族长和各位长老恕罪。”执事急忙跪了下来,赶紧认错。

    在妖族中,等级是极为森严的,一旦冒犯了等级较高的存在,惹得不高兴了,下场绝对会很惨,死亡都是最轻的惩罚,就怕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狗无敌摆摆手,如果是往常,他一定会亲手宰了这个不懂规矩的执事,但是现在他没有心情为这种小事情操心。

    摆摆手,狗无敌说道:“说吧,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失态?”

    身为执事,不但地位极高,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一般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他失态。只有突然间发生了让他无法想象,甚至极为震惊的事情才能如此。

    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一名强大的执事如此呢?

    狗无敌的心中产生了好奇,同时也生出了一种忧虑!

    那名执事说道:“五号死了!”

    “五号?就是你手下的五大追魂使之一?”一名长老问道。

    “对。”

    “据我所知,你手下的五大追魂使各个都实力不弱,是什么人能够杀她?”

    “不知道,五号是死在青矿山。”执事回答:“我怀疑是狐族余孽下的手。”

    “什么?又是青矿山?”

    大殿中的一群人都很震惊,现在陈塘关一切安定,到处都是狗族人的天下,唯一不稳定的就是青矿山了,那个地方总是会出事。现在更是连追魂使都死在了那里,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执事说道:“五号在临死前传回了信息,让我们小心。”

    所有人又是一愣,五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觉得有人能够威胁陈塘关吗?这怎么可能?

    陈塘关是狗族的天下,强者无数,谁敢在陈塘关撒野?

    只有狗无敌露出了沉思之色,问道:“五号还说了什么?”

    “没有了,五号只传回了这么一句话。”

    “难道”狗无敌眉头紧皱,不知怎么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间,有人闯入了大殿,只来得及说一句话:“有人闯入陈塘关。”然后就倒地而死。

    轰

    这个人的话就像是一道惊雷般在人们的耳朵边上响起,每个人都感觉很不可思议,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怎么可能?

    陈塘关是狗族人的天下,一千年了,一千年的时间里,除了最开始的那几十年还有人来陈塘关作乱以外,往后的九百多年里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敢来陈塘关撒野。

    方圆百万里,谁都知道陈塘关是绝对不可招惹的,有盖世强者坐镇!

    来犯者,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敢来找死,嫌命长了吗?

    狗无敌也是一脸的阴沉,无论是谁,这么做都等于是在打他的脸。怒喝一声:“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出去看看。”

    陈塘关上空,陈飞昂然而立,双眼血红,胸膛剧烈的起伏,呼吸非常的急促。

    他很迷茫,但气势却越来越强大,宛如一头史前的凶兽一般,狂暴的气息让陈塘关上空的天宇都变色了。

    乌云压顶,毁灭般的气息在酝酿,整个陈塘关都陷入了一种恐慌当中。

    在陈塘关的中心,有一个巨大的坑洞,坑洞中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仔细看,那哪里是一块石头?分明就是一座小山,被人从天空中突兀的扔了下来,最后矗立在了那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埋在了里面。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陈塘关?”

    有人大喝,从陈塘关中冲了起来,向着陈飞飞去。这样的人不止一个,全部都是狗族强者。

    看见陈飞,他们眼中露出了浓浓的不屑,用手点指,呵斥道:“不管你是谁,赶紧跪下来求饶,否则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狂妄至极的话语,似乎他们真的是无敌的王者一般,在俯视他们的子民,颐气指使!

    回答他们的是陈飞冰冷而又充满杀气的话:“这里是陈塘关?你们是野狗?”

    “你好大胆,敢侮辱我们伟大的狗族,拿命来吧!”

    有人怒喝,向着陈飞就冲了过去,手中的武器熠熠生辉!

    只可惜,他去的快,回来的时候更快。

    陈飞只是一挥手,就像赶苍蝇一样,他就飞出去了,在空中就化成了碎屑。

    血光弥漫,以陈飞为中心,他就像是一个盖世妖魔一般,从虚空中缓缓而来,一步一步的往陈塘关降落。

    陈塘关是狗族人的大本营,当然不缺乏高手。许多人从陈塘关冲上云霄,试图阻止陈飞的脚步。

    但是,迎接他们的只是陈飞无情的巴掌。

    陈飞的手,轻轻的拍出,在空中无限放大,威力无匹。

    但凡是被他的巴掌给不小心拍到的人,全都死了,化成了烂泥以及血雾。

    “杀……”

    陈飞神智迷糊,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有一个字,却充满了无限的杀机。

    “你到底是谁?”有人大喝,终于不再那么高傲,有些恐惧了。

    这是一尊无敌的盖世强者,不可得罪,不可力敌,必须要认真对待。

    “我是谁?”

    陈飞发出了轻语,让人忍不住一愣,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他为什么还要来陈塘关撒野?难道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里是陈塘关,我是来报仇的。”

    陈飞的气息越发浓烈,双眸开阖间电闪雷鸣。他一步就从空中迈入了陈塘关。一巴掌拍出,前面的建筑物顿时就倒下了一大片。

    惨叫声此起彼伏,但陈飞恍如未闻,继续迈动着他的脚步,他走过的地方,大地都在沉陷,在不停的龟裂。

    狂暴而可怕的气息弥漫,血雾滔天,包裹着他的身躯,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渗人了。

    他就像是一尊盖世无敌的魔王一般,行走在陈塘关所在的大地之上,展开了无情的杀戮。

    “轰轰轰……”

    陈飞不断的挥掌,前方的建筑物倒塌了,前方的人也被拍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