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埋葬在长江深处-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六十八章 埋葬在长江深处

    这是一口石棺,巨大无比,黑洞洞的,仿佛是一头从远古走来现世的凶兽,弥漫出可怕的气息。乌光浓浓,直接就把陈飞的身体给吸进去了,然后棺盖在突然之间就合拢,没有一丝缝隙!

    乒乒乓乓!

    石棺在剧烈的震动,很显然是陈飞在石棺中挣扎,但是,这是无用的,任凭陈飞有多么厉害,也无法挣脱石棺的束缚,气息越来越微弱。

    石棺中,黑暗无边,有一种可怕的力量在腐蚀着陈飞的血肉,让他不得不施展出强大的力量来对抗。可怕的是,石棺中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不止能够腐蚀陈飞的血肉,更是连他的力量也跟着被腐蚀!

    乌光一闪,石棺在空中缩小,最后落到了狗无敌的手中。

    轻抚石棺,狗无敌冷笑道:“一个残魂也想和我斗,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至此,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人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崇拜的看着狗无敌,高呼无敌之名!

    暗中的窥探者们,此时也收回了目光,隐匿了。隐隐约约间还能听见人们复杂的叹息声!

    一名银色长袍的长老走了过来,敬畏的看了一眼狗无敌手中的石棺,恭敬的问道:“族长,他死了吗?”

    “还没有,不过也活不了多久了。”狗无敌自信的说道。

    轻轻的摇了摇,石棺中传来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晃动,甚至还能听见沉闷的嘶吼声。

    狗无敌把手里的石棺递给了那位长老,很随意的吩咐道:“他死定了,终归是一代强者,这口棺材就送给他吧。找个地方去把他葬了。”

    “是。”长老小心翼翼的接过石棺,躬身后退。

    “等等。”狗无敌又说道:“就把他葬在长江之底吧,让他随着长江水滚滚东去,下辈子再也不要回来了。”

    “好的,族长!”长老领命。

    万里长江,浪花滔滔,咆哮着滚滚东去。一条帆船,在长江上行驶,沉重无比,岸边上,数十人组成的纤夫嘴里呐喊着,在使着劲的拉。汗水顺着他们的额头滴落下来,打湿了脚下的土地。

    偶尔有狗族人挥舞着手中带刺的长鞭,狠狠的抽打在纤夫们的身上,惨叫声,得意的狞笑声,回荡在天地间。鲜血染红了大地,染红了滚滚长江水。

    一道人影从陈塘关踏空而来,面容枯槁,银色长袍猎猎,宛如一头可怕的凶兽。

    “长老,是长老驾临了!”狗族人们惊呼,同时跪了下去,激动的高呼。

    长老的地位是很高的,仅次于族长,平日间难得一见,没曾想今日见到了其中的一位。只是,长老来做什么?

    有些人身体簌簌发抖,心中惊惧,但凡长老出现,伴随着的都是血光,因为若无大事,长老是不会亲自出山的。

    果然,那名长老还在空中,甚至很远,就探出了一只大手,也不算是手,是一只巨大的狗爪子,一把就抓起了其中的一名纤夫,然后一把塞进了嘴巴里面就像在吃零食一般,咯嘣咯嘣的咀嚼起来,血腥而恐怖!

    纤夫们一片惊叫,眼中惊惶,脸色苍白,一名同伴就这么死了,很干脆,但也很凄惨。下一个会轮到他们吗?

    每个人的心中都是很害怕的,很恐惧,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可是,他们怎么逃得掉呢?

    长老意犹未尽,再度探出一只狗爪子抓起了两名纤夫,同时塞进嘴巴里,真不明白他那干枯瘦小的身躯是怎么装下三个人类的?

    “长老饶命啊!”有人长嚎,可是不管用,换来的只是长老冷冷的一瞥。

    就是这么一瞥,那个长嚎的人就当场爆碎了,化成了一片血雾。

    人们不敢吭声了,屏住了呼吸,忐忑不安的等待死神的降临!

    但是,长老却没有再理会他们,甚至看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手里托着一口黑色的石棺,迈步来到长江的最中心,然后缓缓沉了下去。

    长江水流湍急,河中更是暗流汹涌,更是有无数可怕的旋涡,一旦被卷进去,就会跟着旋涡进入长江底下的暗河中,到时候会被冲到哪里去可就难说了。

    长老的身体发光,沉到了几千米深的长江底部,在长江底部行走,寻找到一处巨大的地下洞穴,把手上的石棺狠狠的抛了进去。

    水浪涌来,巨大的旋涡出现,很快就把石棺给吞没了。

    长老冷漠的开口道:“就让你的灵魂在这暗无天日的长江深处安息吧,永世不得翻身!”

    似乎还不怎么放心,长老又打出了重重光幕,施展出了强大的封印,覆盖了那个洞口,但并未阻止河水的注入。似乎希望那口棺材被水冲的越远越好。

    棺材中,陈飞的身体依然在挣扎着,但渐渐无力,被一层可怕的液体渐渐的腐蚀。

    血光弥漫,狐族至尊的力量要阻止那带有腐蚀性液体的入侵,但却无济于事,越来越微弱。

    而在陈飞的脑海里,狐族至尊的力量已经越来越虚弱了,甚至可以听到若有若无的喘息声。

    “我不甘心!”

    这是狐族至尊的声音,生命的最后关头,他似乎清醒了过来,发出咆哮,控制着陈飞的身体施展最后的力量,想要轰开那镇压他的石棺。

    但是,任凭他如何用力,石棺都纹丝不动。

    最后,他只能无奈的放弃,因为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狐王在陈飞的脑海里凝聚出了身体,看着依然躲在角落里的陈飞的灵魂,叹了口气,神情落寞,一代强者,此时充满了无尽的悲凉。

    “我要死了。”狐王说道,仿佛在自语,又好像是在对陈飞说话,“在我临死之前,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你看如何?”

    金光弥漫,在金光的背后,陈飞的灵魂在颤抖,最后传出了微弱的声音,“什么交易?”

    陈飞的灵魂其实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因为狐王的灵魂太强大了,而且在之前的战斗中波动剧烈,让陈飞的灵魂也跟着受到了震荡,现在还晕乎乎的呢,估计得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回过神来。

    “你的身体现在被封印了,而我现在只是残魂,而且受损严重,实力不足当初的一层,就算驾驭你的身体,也根本无法打破这口石棺。”

    “然后呢?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吧!”陈飞的声音很微弱,但也很冷漠。

    他对这个狐王绝对没有半点好感,但是他也知道狐王说的是真的。狐王虽然掌控了他的身体,但外面发生的事情陈飞还是知道的。不止狐王,就是自己,也没有办法打开石棺。

    石棺中那神秘的液体正在腐蚀自己的躯体,如果再不加以阻止的话,恐怕躯体都将不复存在。到时候他和狐王两人都会死。

    陈飞知道,不要说现在狐王还占据着自己的身体,就算狐王退出自己的身体,自己也无法打开这口棺材,狐王都做不到的事情,陈飞不认为现在的自己就能做到。

    为今之计,也只能看狐王会怎么做了。曾经的狐族至尊,想必也不会一点办法也没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