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杨辰捡回来的宝贝-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七十二章 杨辰捡回来的宝贝

    杨辰已经看的呆了,不知所措。那满天的乌云压落,那满天的雷电,还有狂风暴雨,竟然同时出现,很诡异的场景,天上的月亮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漆黑的一片。

    但是他还是能清楚的看见那黑水潭中缓缓冒出来的棺材,因为在那太极神图的中心有光芒闪耀,有些是太极神图本身的光芒,有些是雷电的光芒。

    终于,那口棺材全部冒出来了,两米多长,一米多宽,黑乎乎的,横贯在空中,风云随它而动,雷电因它而鸣。

    轰隆隆!

    上天似乎不希望这口棺材出世,降下可怕的天罚,意图毁灭这口棺材。或许是棺材中有了不得的存在,让上天都在忌惮。

    而那口棺材本身,也在爆发无穷的金光,对抗雷霆,对抗来自上天的威压。

    可怕的威压浩荡,风起云涌,黑水潭沸腾了,被雷电与金色的光芒笼罩,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景象,但能够听到里面传来的轰鸣声。

    杨辰双手捂住了耳朵,否则他很怀疑自己会不会被那巨大声音把耳膜给震裂?

    他很想离去,但鬼使神差的他又留了下来,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好奇心作祟?

    不管怎么样,他终归是留下来了,有幸见证了这神奇而可怕的一幕。

    过了有半个时辰,终于,满天的雷电消失了,神秘太极图也消失了,空中只有那口黑色的棺材。

    ‘噗通’一声,黑色的棺材坠落到了黑水潭中,浮浮沉沉,漂流到了岸边。

    棺材漆黑,散发着一种神秘的光泽,但尽管如此,在同样漆黑的夜晚中却依然是那么的刺眼。

    杨辰很想离去,可双脚怎么也挪动不了,而且他心里也有一种渴望,渴望知道那棺材中究竟是什么玩意,人?或者妖魔?

    如果是魔鬼,杨辰觉得自己应该赶紧回去通知人们离开这个地方,因为,妖魔代表的就是死亡!

    棺材在黑水潭的边缘漂浮着,许久没有动静,杨辰一直等待,过了很久,他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壮着胆子接近那口棺材。

    夜,依然黑洞洞的。风吹来,带着凉意,远处有莫名的动物在嘶吼,宛如鬼魅,更给黑夜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

    杨辰用手轻抚棺材,冷冰冰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却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气息。

    想到之前恐怖的景象,杨辰猜测,棺材中的或许并不是尸体,尸体怎么会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壮着胆子把耳朵贴在棺材上聆听,杨辰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听见了心跳声!

    很缓慢的心跳声,但却非常的有力,如雷鸣般。

    “他还没死,怎么办?”杨辰心里很纠结。

    按理说他应该打开棺材来看看,万一里面是一个人呢?如果没死,自己是不是应该救一救?但如果是妖魔,自己应该怎么办?

    踌躇了许久,杨辰还是决定打开棺材来看一看。

    棺盖很重,杨辰用了许多的方法,好不容易才把棺盖掀开,顿时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立马就吐了起来。

    这种腥味,像极了血腥味,但比血腥味还要浓得多。

    这时,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尽,明亮的月光又出现了,借着月光,杨辰看清楚了棺材中的景象。

    棺材里到处都是黑色的泥泞,腥臭味就是那些黑色的泥泞散发出来的。

    在黑色的泥泞中,躺着一个人,一个浑身漆黑,看不清年龄,也看不清模样的人。他紧闭着双眼,胸口的位置微微的起伏,有心跳。

    “他是人,还活着!”杨辰说道。

    既然是人,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杨辰忍着那让人作呕的腥臭味,把那个人从棺材里抱了出来,用黑水潭中的水把他清洗了一遍。

    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任何动作,就像是陷入了最深沉的沉睡。

    这是一个年轻人,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似乎受过伤,身上有好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身上的衣服,更是全部都腐烂了。

    杨辰试图唤醒他,可努力了许久也无果。杨辰无奈,最后只能背起了他,往家里走去。

    这是一个小山村,百十来户人家,民风淳朴,靠种地为生。

    在一座茅草屋前,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张望,嘴里嘀咕着:“这个臭小子,还不回来,看我等会不打断他的腿才怪。”

    他叫杨刚,是杨辰的哥哥,是他一手把杨辰拉扯大,兄弟两人关系很好。

    村子里一直都有一个传说,说是在黑水潭中不时会出现宝贝,可以改变命运。三年前,杨辰知道了这个传说,于是就动心了,从九岁开始,每天傍晚干完农活后都会跑去黑水潭边守着,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宝贝,改变兄弟两人的命运,最重要的是能够让自己的哥哥娶上媳妇。

    杨刚已经三十多岁了,可还是单身一人,他不急,杨辰急啊,因为杨辰知道,这都是因为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刚已经不耐烦了,正想操起棍子去黑水潭边把自己的宝贝弟弟给弄回来。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出现了杨辰的身影。

    十二岁的杨辰很瘦小,背着陈飞还是很吃力的,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看见自己的哥哥,急忙叫道:“哥,快来帮忙啊!”

    他不喊还好,这一喊,更是把杨刚给气的,这就是你捡回来的宝贝吗?你这是要害死我啊!

    看见陈飞的刹那,杨刚就知道陈飞的来历蹊跷,因为陈飞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显眼了,有刀伤,还有野兽的爪痕。

    在这个年代,人族孱弱,几乎不会互相攻伐,只有一个可能,陈飞身上的伤都是妖魔给弄得。你说你闲的没事干,整这么一个人回来不是找死吗?万一这人是妖魔的通缉犯呢?

    “从哪里弄来的?赶紧把他弄走。”杨刚说道。

    他不是见死不救,而是不敢救啊,为了自己,为了兄弟,为了全村的人。

    “大哥,不能啊,他还活着,如果我们不救他,他就死定了!”杨辰叫道。

    “你懂个屁!”杨刚呵斥。他很清楚妖魔的可怕,一旦招惹,那就是死路一条,不止他和弟弟,全村的人都要跟着遭殃啊。

    可是,杨辰很坚持,他不能见死不救!

    最后,杨刚还是没有拗过自己的弟弟,无奈的帮着自己的弟弟把陈飞弄到了房间里。

    陈飞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破旧的床上,身上盖着破旧的被子,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破旧的,似乎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很破旧。

    他没有在意,反而感到欣喜,这个年代,只有人族才会住这种破旧的地方,只有人族才会有这些破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