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谁该死?谁该活?-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七十三章 谁该死?谁该活?

    陈飞躺在床上稍微清醒了那么一会儿,逐渐理清楚了脑海中混乱的思绪。自己又一次大难不死,而且还因祸得福,修为又突破了。

    当然,这一次之所以突破,还得感谢狐王,要不是狐王最后用他的灵魂来了那么一下,自己不可能这么快就突破。

    “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吧,要不是你心怀叵测,可能也不会死那么快,魂飞魄散!”

    陈飞自语,心有感触,一代至尊如此落幕,显得有些悲凉!

    就如远古人王一般,哪怕曾经无敌于天下,一旦逝去,就如昨日黄昏一般,只能短暂的停留在人们的心头。曾经无比的辉煌,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散。

    “这世上,难道就没有永恒的强者吗?”

    陈飞叹息,如果有,或许不是一件坏事。

    人族,实在是太需要一名无上强者了。

    过了好一会儿,陈飞从床上坐了起来,仔细体会突破后带来的变化。

    身体里的血液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隐约间可以看见金色血液中散发出来的电闪雷鸣,还有那迫人的气息。这就是金色人王血,千万年的时光中都不一定会出现一次的金色人王血。

    人王血汩汩而流,伴随着雷鸣般的声音,威压浩荡,乃是万血之祖,在人王血的面前,世间所有非凡的血脉都要黯然失色。

    人王血滋润着陈飞身体里的每一寸肌肤,甚至每一根毛发,让他的体表发光,甚都带着淡淡的金色。不过,这种金色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只有修为高过陈飞许多,专门针对陈飞探视,才能发现端倪。

    金色人王血,这还不是突破轮回后最大的好处。最大的好处是灵魂发生了变化。

    轮回,就好像是重生,从根本上来了一次大逆转,灵魂也能修炼了,而且还能发出简单的攻击,这是极具意义的,灵魂是生命的根本,灵魂强,才是真正的强。

    两个时辰后,陈飞终于弄清楚了突破轮回后身体的变化,从床上跳了下来,推开门走出屋子,四下打量了一番。

    这是一片丘陵,在山间零零散散的有几十户人家,全都很简陋,是用那种石头和泥土堆砌出来的房屋,上面用茅草铺盖着。

    更远处的山间,有一些农作物,可奇怪的是,此时又不是饭点,却一个人也没有看见,寂静的可怕。

    “难道这里只是一个无人的荒村?”

    陈飞自语,不过随即就否认了,如果是无人的荒村,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要知道之前自己可是一直躺在那口棺材里的,虽然棺材的封印已经被破了,但若无人帮助,自己也不可能爬到人家的床上来。

    而且,如果是无人的荒村,远处的那些农作物又怎么解释?

    不过,这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救自己的人又是谁呢?

    陈飞沿着山间小路行走,不多时,他来到一户人家门前,敲了敲门,却无一人应答。无奈,他又转往下一家,半个时辰不到,他几乎走遍了所有眼睛看到的房屋,可是,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陈飞感到不安。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村子的宁静,陈飞一愣,随即脸色大变,快速奔跑起来,向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他还不能飞行,但奔跑起来速度也是很快,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影迹。

    此时在一处山坳中,这里有被人为开发出来的平坦之地,此时聚集了许多人,其中一些人站在外围,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武器,什么钢刀啊,长枪什么的。

    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人,却是一些穿着朴素,面容憨厚的村民。

    在这片开阔地的最中间,有一根巨大的树桩,树桩上满是血迹,有的已经干涸了,颜色发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而有一些,却很新鲜,还在汩汩而流,触目惊心。

    树桩旁,滚落着一颗头颅,还有一具被人踩着后背的无头尸体。

    一个彪形大汉手持钢刀,脚踩着那具无头尸体,满脸横肉的脸上全是凶悍之色,眼中爆发出嗜血的光芒,环视一群身子簌簌发抖的村民,冷冷的说道:“这就是不服从的下场。”

    说完,他转头看向一位手握折扇的年轻人,问道:“军师,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军师,穿着月白色的长袍,面容清秀,手握折扇,看起来儒雅而高贵,只是他的双眼似乎有些妖异,眸子开阖间发出一种勾魂夺魄的光芒。

    刷!

    军师打开折扇,一脸的微笑,虽然看起来是男人,但笑起来却比绝色美女还要迷人。他轻轻的说道:“杀!”

    只是一个字,却让所有村民们都变色了。眼中惊恐,身子发抖,互相搀扶着,站立不稳。

    有两个手持钢刀的人上前,抓住了两个村民,其中一个还是只有几岁的孩童,直接就像拎鸡仔一样给扔到了彪形大汉的脚下。

    寒光一闪,彪形大汉手起刀落,伴随着两声凄厉的惨叫,两颗人头滚落,地上又多了一具无头尸体。

    “要么服从,要么死!”

    军师轻柔的声音,很好听,什么黄莺出谷等,都无法形容他声音的美妙,但是,落在村民们的耳朵里,却显得是那么的可怕,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这么做让我们怎么活?”有人说道。

    这是一位老人,看起来有七八十岁了,但真实年龄究竟如何就没有人知道了,在这个混乱的年代,人族都老的快。

    “不就是让你们交出所有的粮食吗?很为难吗?”彪形大汉说道,同时给出了理由:“你们不交粮食,我们怎么活?”

    这话看似没毛病,很简单,也很直接的理由,你们不交粮食我们怎么活?要么你们死,要么我们死,二选一,谁特么也不会选择自己死吧?

    军师说道,依然很温柔,很平静,道:“既然他们觉得我们的条件太苛刻了,那就给他们减轻一下负担吧,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增加十个名额。”

    “好咧!”彪形大汉说道,脸上露出了狞笑。

    “军师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吗?你们看,军师对你们多好,知道你们日子困难,所以又帮你们减轻了负担。”彪形大汉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