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丧尽天良的土匪-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七十四章 丧尽天良的土匪

    他说的轻松,可是村民们听在耳朵里却好比晴天霹雳,所有人都脸色苍白,眼中有愤怒,身子簌簌发抖。

    所谓的名额,就是在他们这些人中挑选奴隶,而且是女士优先,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几乎无法逃得过这些人的魔爪,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强盗,是土匪,是魔鬼。

    这是一伙土匪,是一百里之外的青云山上的土匪,祸害周边的村落,无恶不作,丧尽天良!

    每一年他们都会到各个村落来抢粮食,一年来两次甚至三次,抢走的不止是粮食,还有人。女人和男人。

    男的做苦力,女的,自然就是做压寨夫人了。

    但是,山大王只有区区两三个,抢走了那么多的女人,真正能做压寨夫人的又有几个呢?多数女人都是被山大王给祸害了以后赏给了山上其余的土匪。运气好的成为了土匪的老婆,运气不好的,干脆直接成为了奴隶,在土匪之间轮转,过着生不如死,惨不忍睹的生活。

    村里的光棍很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女人都被抢去了,哪里还能娶上媳妇呢?

    这个村子总共几十户人家,男女老少加起来也就两百人左右,刚才这些土匪已经点名了这次要带走五十人,其中三十个女人,二十个男人。

    三十个女人,要么很小,要么很老。实在是每年都来抢,哪里有那么多人被他们抢呢?就算是想现做现生,那也根本来不及啊,怀胎都还要十个月呢!

    二十个男人倒是年轻力壮,可那都是村里的主要劳动力,一旦被抓走,村子基本上也就快完了,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能够做什么呢?

    就算勉强能够劳动,种点庄稼出来,收成的时候恐怕还不够这些土匪抢的。

    而且这一次这些土匪实在是太过分,不但要村民们交出所有的粮食,而且还杀了人。带走五十个人不说,现在还要增加十个名额,这明显就是不让人活啊!

    军师,这个面容很清秀的年轻人,看起来很阳光,但是杀起人来那也是毫不手软。当然,他杀人也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一声令下,彪形大汉手起刀落,也就给他办妥了。

    地上已经躺了好几具尸体,全部都是无头的,鲜血染红了大地,那根古老的树桩,也饮足了鲜血。

    “去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为了你们的生命,赶紧派人回去把你们家里的粮食都搬到这里来吧,一粒米也不要剩,否则上天降罪,你们全部都要死!”

    年轻人手摇折扇,一副悲天悯人之色,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让人寒心,还有恐惧!

    人群中,杨刚的双手死死的按着杨辰的肩膀,这个家伙,要去拼命!

    杨辰幸运的躲过了这一劫,名单中并没有他的名字。可是,与他相依为命的哥哥却在名单之中。这怎么可以?两兄弟相依为命,没有哥哥的家那还叫做家吗?

    杨辰的双眼血红,他很想呐喊,可是,哥哥不断的对他使眼色,让他心里纠结无比,心有不甘,可是却也知道只要自己喊出声来,就死定了!

    杨刚何尝不想出去拼命?可是他知道就算自己去拼命也是无用的,他甚至杀不了这些土匪中的其中一人。

    自己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不是凶悍的土匪。更何况这些土匪的手里都有武器,而自己只有一双拳头,偏偏他的拳头还不够硬。

    但是,杨刚的拳头不够硬,却有人的拳头足够硬!

    陈飞循着声音从远处奔来,风驰电掣,终于赶到了。

    他放缓了脚步,一步一步的走来,身上的气势在不断的攀升,双眸中太极神图旋转,黑白两色光芒交融,形成了一道混沌之光,直接就把手持钢刀的彪形大汉给轰成了粉末。

    之所以选择手持钢刀的那名彪形大汉,实在是远远的陈飞就看见彪形大汉的脚下匍匐着几具无头尸体,而彪形大汉手里的钢刀还在滴血。

    鲜血已经染红了他脚下的土地,不用说,那些无头尸体,都是那个家伙的杰作,这样的人不杀,那杀谁?

    陈飞以人王自居,在陈飞的眼里,只要是残害无辜人族之人,皆是坏人。无论是谁,是什么身份,哪怕他是人族,只要十恶不赦,那也该杀,该无情的镇压!

    这个彪形大汉就是属于后种,同为人族,却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这样的人比妖魔还要可恶,死一万次都不足以洗刷他犯下的错误。

    看着一个大活人在两道眸光下化成粉末,所有人都愣住了,张大了嘴巴,惊恐的看着陈飞,说不出话来。

    杨辰的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目光,惊呼:“是他!”

    这个人,竟然就是被自己从棺材里扒出来的那个人,他已经昏迷了五天五夜了,现在醒了,竟然就开始杀人?

    不过,他杀人的姿势好帅,干脆利落,好让人崇拜!

    杨刚也是惊讶,他当然认识陈飞,陈飞在他的家里躺了五天五夜,不说化成灰也认得,最起码现在不会认错。

    对于这个被他弟弟捡回来的人杀人,杨刚心里没有半点不满,反而很高兴,因为这个人做了自己想做却又没有本事做的事情。

    “你是谁?”

    唯一保持冷静的就只有军师了,他看似年轻,其实已经是一个老怪物,什么场面没有见过?眼前的人虽然让他感到有几分惊讶,但还远远没有到那种害怕的地步。

    眼神杀人,军师认为自己也能做到!毕竟那被杀的人在他们这种层次的人眼中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不要说眼神杀人了,就是吹口气,动动手指,也能灭了他。

    “你又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陈飞同样冷漠的问道。

    “一群蝼蚁而已,我想怎样便怎样,还需要理由吗?”军师说道。

    军师手中的折扇一摇,顿时所有的土匪都包围过来了,把陈飞围在了中间,虎视眈眈,只等军师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把陈飞剁成肉酱!

    村民们都惊恐的看着,没有人堵住他们的嘴巴,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因为一旦说话,意味着就会死亡。这些土匪丧尽天良,凶残无比,这是规矩,历来如此,没有经过他们同意私自说话,那就是犯了规矩,是要被当场处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