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我为人王-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七十八章 我为人王

    人们都纷纷露出惊骇之色,什么人能够把陈飞打成重伤?在人们的心里,陈飞是那么的厉害,不但能杀土匪,而且连妖魔都能干掉,简直可以说是无敌的了,怎么还会有人比陈飞还要厉害呢?

    这似乎不太可能?可人们又认为陈飞不可能说谎来欺骗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杨辰问道:“飞哥,是什么人那么厉害?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吗?”

    陈飞道:“是陈塘关的狗族。”

    “陈塘关?陈塘关是什么地方?”杨辰问道。

    杨刚在一旁惊讶的问道:“小飞你是从陈塘关来的?”

    “大哥,你知道陈塘关?”杨辰好奇的问道。

    “听说过,传闻中那是狗族人的天下,在那里,人族是没有自由的,全部都是奴隶,和他们的生活比起来,我们简直就算是天堂了!”

    杨刚叹息,三十几岁的男人看起来有许多的沧桑,世道不公,人族孱弱,妖魔横行,而人族却无力回天!

    陈飞在村子里留了下来,这个村子叫做黑水村,因为黑水河与黑水潭而得名,处在长江的下游,距离陈塘关很远。但究竟有多远却没有人知道,因为并没有人去过。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地方已经不是陈塘关的范围了,而是被几股土匪统治着。土匪和妖族一样的可恶!

    “你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反抗土匪呢?”陈飞问道。

    杨刚说道:“有人想过这个方法,甚至组织人们反抗过,但是你知道,土匪都很凶悍,而且背后还有神秘的势力,很强,我们根本就不是其对手。”

    杨刚的眼神有些空洞,遥望天际,苦涩的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们都已经打到土匪的老窝里去了,眼看着就能够消灭一股土匪,可是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出现了一个可怕的人。”

    杨刚的眼神里出现恐惧,声音都有几分颤抖,说道:“那个人太厉害了,只是出现,随手一挥,风起云涌,所有人都飞起来了,全部在空中就死于非命,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去攻打土匪了。”

    陈飞叹息,有那么大本事的人不用想也是妖魔,看来在土匪的背后有妖魔在作祟啊。归根结底还是人族太弱了。

    陈飞了解到,在黑水村的周围八百里的地域,总共有三股土匪,分别是赤练,银狐,落草!

    三股土匪,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没有人知道其跟脚,但无疑都非常的强大,统治着这八百里左右的区域,土匪所至,莫敢不从。

    短暂的惊喜过后,人们就开始忧虑,这一次土匪在黑水村折腰,还损失了一名军师,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早晚都会卷土重来,到时候怎么办?

    最后,由村民们选出了代表,聚集在杨刚的家里,商量对策!

    逃是逃不掉的,在这乱世中,能逃到哪里去?

    可是如果不逃,那又怎么办呢?引颈就戮吗?乖乖的坐在家里等待着凶悍的土匪上门?那更不可能,还不如现在就自杀了,还会少受点折磨和痛苦。

    杨辰说道:“大家有什么好怕的,有飞哥在这里,任何土匪来了都得被干掉!”

    “可是”

    人们也知道陈飞的强大,但土匪的强大更是深入人心,那种对土匪的恐惧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到来就会消失,除非有一天这个世上没有土匪了,天下太平!

    但这几乎不可能,土匪就像是韭菜,生命力顽强,而是割了一茬又一茬,无穷无尽!

    陈飞安慰,道;“大家不要害怕,我会想办法的,只要有我在,我绝不允许土匪伤害我们任何一位百姓。”

    当晚,陈飞就独自一个人离去了,只有杨刚和杨辰兄弟两人知道。

    离黑水村三百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土匪窝,名为赤练,是三大土匪窝之一。

    夜黑风高,陈飞的速度很快,在月光下化成了一道残影,不断的在丘陵之间跳跃,三百里的距离,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两个时辰的功夫而已。

    前方是一片平坦地带,好大的一片建筑,虽然是深夜,但依然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断,同时也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和哭声。

    不时,还能看见巨大的兽影在建筑物间徘徊,很显然这里不止有凶悍的土匪,更有可怕的妖魔存在。

    也就是说,所谓的土匪窝,其实只不过是妖魔的一个据点而已,和狗族的陈塘关是一个道理,只是规模远远没有那么大罢了。

    而这些妖魔,陈飞已经猜到,肯定就是狐族!

    巨大的建筑群,人声鼎沸,有人欢乐有人哭泣。陈飞来了,踏着夜月而行,在明月下展开了凌厉的杀伐!

    “我为人王,当守护万民,镇压一切敌!”

    这是陈飞的信念,他现在还没有横扫诸多强敌的本事,还没有无敌天上地下的实力,但他的信念永远都不会变,守护人族,那就从最基本的开始吧!

    土匪,也是祸乱之源!

    陈飞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形,直接走向了巨大的建筑群。他的目光很冷,脸色却很平静,心中毫无半点波澜!

    很快就有人发现陈飞了,顿时大喝:“喂,站住,干什么的?找死啊?”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只冰冷的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咔嚓’一声就给扭断了。

    这是一名人族,却成为了土匪,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已经为虎作伥,而且态度极其嚣张,从他说的话来看就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没有半点悔改之意,这样的人,陈飞无法去一个个的救赎,只能结束他们的生命,以免为祸世间,伤害更多的人族。

    不过,因为他是人族,陈飞也就给了他足够的尊重,让他死的舒服一些,体面一些!

    灯火通明,许多人在走动,拿着火把,配着武器,神色凶悍。

    但是,陈飞来了,踏着沉重的脚步来到了这个土匪窝,来到了大门前,上面有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赤狐两字,甚至刻画了一只巨大的赤狐。

    赤狐,乃是狐狸的一种,狡诈,强大而神秘!

    “喂,你什么人?”又有人喝道。

    但陈飞没有理会,而是一拳轰了出去,把那块牌匾给轰成了碎片,然后落在了他的脚下,他就这么踩着那些碎片而行,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走去。